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章 员外儿子傻乎乎
    梧月桐的猜测并非没有道理,但要弄清四个员外身后之人,还得与他们正式对上。

    吃完饭白芍就出去溜达,逛完衣服就逛首饰,逛完首饰就逛吃的,一副随意的模样。终于在一个巷口被堵住了,白芍松了一口气,那些人早就跟着她了,但一直不敢出来。还是白芍忍不住了,找机会让他们出来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几个陌生男人,一般情况下一个弱女子是会大惊失色的。但白芍实在做不来这个表情,所以她警惕的看了几人一眼,缓缓后退:“你们,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果然是京城里出来的人,气质和容貌都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冷笑道:“做什么?你自己不长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就该做好这样的准备!”

    几人一哄而上,白芍停下来,淡淡的看着他们。就在白芍考虑怎么用最快的速度将他们所有人拿下的时候,突然出现另一群打手,两伙人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只手趁白芍不备将她拉出了包围圈,本来还想拉着她跑远一点,但被白芍轻易挣脱了。拉着白芍的人是一个年轻男子,一袭公子装扮。

    男子对白芍一躬,道:“是在下唐突了,实在是情非得已,在下钟宇,见不得那些人仗势欺人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钟宇?白芍挑眉,一开始他们的计划是引王员外的人出手,然后将那些人抓起来。可现在,白芍有了新的计划。

    白芍微微一笑,朝钟宇曲膝行礼:“多谢公子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钟宇腼腆一笑:“姑娘客气了,对了,那些是王家的打手,怎么会对姑娘出手?”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钟宇一脸懵。

    白芍有些诧异,这个钟宇敢惹王家,应该就是钟员外的儿子。钟员外那个瘦小的样子有这样白面书生的儿子已经很令人惊讶了,没想到他还对自己父亲做的事毫不知情么?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今日在盛意楼得罪了王员外,所以他想给我一个教训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”钟宇皱眉,“姑娘你住哪?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

    “姑娘别误会,我是怕王员外的人又找你麻烦。你不知道,他那种人,做事不达不目的不择手段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白芍的笑容让钟宇有些飘飘然,虽然觉得这笑容有些奇怪,但他还是很贴心的送白芍回家,之后……

    凰黎书围着这个傻大个转了一圈,摸摸下巴:“芍姨,你去哪找的傻小子啊?”被白芍傻乎乎的带回去,暮词从后面一棒子给敲晕了。

    “钟员外的儿子,说不定我们可以从他这里下手。”

    梧月桐坐在一旁喝茶,闻言挑眉:“绑起来,弄醒。”

    钟宇被泼了一脸茶水,醒来之后一脸懵。因为面前坐着几个人,就白芍是熟面孔。钟宇摇摇头,觉得后脑勺有点痛。同时,他也后知后觉的发现,自己被绑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,姑娘,你这是干嘛啊?”

    李诺忍不住扶额,钟员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养出这个单纯的儿子也是难得。

    白芍微微一笑:“别怕,我们想问你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啊?”钟宇挣扎了一下,发现挣扎不开,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被绑架了,所以他脸上的表情有失望也有难过,“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你是不是想绑架我然后向我爹敲诈勒索?”

    梧月桐被他逗笑了,开口道:“被你猜对了,你觉得我该向你爹要多少赎金比较合适?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哼,大丈夫能屈能伸,你们别想从我身上捞到一份好处!”

    “哟~还挺有骨气。”梧月桐给自家儿子使了个眼色,凰黎书便屁颠屁颠的去取来纸笔。

    “娘,你说要多少赎金比较合适?”

    “看他傻乎乎的,估计不受宠,要不要少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钟宇一听急了,扯着脖子道:“我是我爹唯一的儿子!怎么可能不受宠,你们别乱说!”

    母子两对视一眼,继续道:

    “原来是唯一的儿子啊,那咱们要多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听说钟员外很抠门啊,万一他不肯给赎金,决定不要这个儿子了再生一个咋办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那我们还是要少点。”

    钟宇又不乐意了:“不可能!我爹要是敢不赎我,我娘不会放过他的,我娘是太守的表妹!太守是我表舅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诺忍笑忍得辛苦,皇后和太子殿下真的是人才,一唱一和将钟宇的话都给诈出来了,有这样的傻儿子真是苦恼。不过……李诺皱眉,钟员外的妻子居然是如今太守的表妹,怪不得官官相护。

    白芍本来在静静的听着,此时站起来,面无表情:“主子,酒楼被包围了。”

    官兵包围了酒楼,速度之快倒是出乎梧月桐意料,不过也可以理解,毕竟白芍将钟宇带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避开人群。

    对面酒楼上,王员外和钟员外正在喝茶,大开的窗户可以看清外面所有景象。

    钟员外看着被官兵包围的酒楼,微微皱眉:“你查清楚了?朝廷真的没有姓黄的大官?”

    王员外点头:“有姓黄的官员,不过他已经五十多岁了,不可能有那么年轻的夫人和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把太守拉下水了,你可别耍我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”王员外看了他一眼,“我们四个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我还会害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官兵将酒楼围住之后,另一队人就进去抓人。王员外和钟员外脸上的笑容都没来得及浮现,二楼窗户就飞出来几个人。而且破掉的窗户正对着王员外他们,钟员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儿子被绑在柱子上,一脸惊恐的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之前冲上去的官兵都被从二楼扔了出来,他们知道里面有了一个身手很厉害的姑娘,他们根本无法靠近,来一个踢出去一个。

    二楼的食客跑得干干净净,掌柜的和伙计都躲在跪台后面不敢露头,气氛一下变得很诡异。

    “武功不错……”钟员外面无表情,转身吩咐小厮,“去将林先生请过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