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章 禀明身份为震慑
    像他们这种员外一般都会养一两个武功高强的护卫,轻易不会出动他们,但此时自己的儿子都在她们手上,钟员外也不会藏私了。

    王员外双眸微微明亮,他们四个员外家里都养有护卫,钟员外的护卫武功是最高的,正好借他之手给她们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白芍觉得这些官兵太弱了,都不够她出手的,她们就静静的等着,等着他们的后招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楼下传来了杀气,对方一出现就用杀气除了壮势也是为了震慑对手。姒鸾悄无声息的出现,站在梧月桐旁边。来者不善,她站在梧月桐旁边能及时保护她。

    凰黎书摆摆手:“不用那么紧张,看我的。”说完他就站在了楼梯口,叉腰等着人上来。

    林时上来之后看到一个小孩,不由得皱紧眉头。钟员外说对方有很厉害的高手,怎么还有小孩子?

    “站住!”凰黎书伸出小手指,“你再往前迈一步,你就和他们一样要飞着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时挑眉:“你就是他们说的高手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凰黎书昂起下巴,“那些人都是我打飞出去的!”

    “荒谬!”林时上前一步,“我看你如何能……”话未尽,林时就觉得自己飘起来了,等落在地上砸毁了一张桌子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一掌打飞了。出手的人武功级高,绝不是一个小孩能拥有的内力。

    的确不是凰黎书出手的,是森屿突然出现给了林时一掌,就是为了起到震慑作用。

    这下子钟员外心都凉了,林先生都被对方一出手都打成这样,更何况他们,看来只能以权势逼他们放手了。

    良久,等林时都被人带走了,靖州太守才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赵鑫了解了来龙去脉,不着痕迹的看了王员外一眼,淡淡道:“本官并没有收到任何大人家眷途径靖州的消息,她们要么是微服出巡,要么是地位低下并不引人注意。”

    钟员外有些迟疑:“应该不会是前者吧,不是说查过朝廷没有姓黄的高官吗?”

    “黄?”赵鑫冷笑,“当今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姓……凰……这不可能!”王员外失声,“如果她们是皇后和太子,怎么可能这么低调!”要真的是皇后和太子,那他真的别想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“是后者更好,是前者你们就自求多福吧。”赵鑫整理了一下着装,“你们两个,跟我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钟员外和王员外对视了一眼,整理了一下衣服,跟着赵鑫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上楼,钟宇看到自己父亲,激动的眼泪汪汪。可是他身子被绑住,嘴巴被塞着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钟员外心疼的看了一下自己儿子,看向赵鑫。其实赵鑫上楼之后看到几人的架势,心里就沉了几分了。因为他此时穿着官府,若是普通官员家眷肯定会起身行礼的。

    梧月桐一只蒙着面纱,看不清容貌。但听说皇后娘娘是诛凰第一美人,皇上也是俊俏出众,那两人的结合太子殿下一定长得颇为不凡。赵鑫的目光直接看向暮词和凰黎书,最后定在凰黎书身上。按年龄,太子殿下正好三岁。

    凰黎书眨眨眼睛,看着赵鑫微笑:“阁下可是靖州太守,赵鑫赵大人?”

    赵鑫一惊,这小孩子一开口就好大的官威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,不知小公子是哪家公子?”

    “孤的身份,你还没有猜出来吗?”凰黎书话一出口,赵鑫就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下官参见太子殿下!”赵鑫跪着挪了一下位置,“参见皇后娘娘!”

    王员外和钟员外也跟着跪下,冷汗直冒。天知道李诺怎么会找到这样大的帮手,皇后和太子,如同皇上亲临好么!

    梧月桐也没有让他们起来,将茶盏放下,淡笑:“若不是经过靖州,本宫还不知晓,靖州的风气如此特殊。”

    赵鑫跪着抹了一下额头冷汗:“下官惶恐,皇后娘娘是否有些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这么多官兵围着酒楼,还是误会?”

    赵鑫尴尬一笑:“这得罪娘娘的这个傻小子是我那不争气的表侄,下官表妹爱子心切,求了我这来……这个,是下官疏忽,差点得罪皇后娘娘。还妄娘娘大人不计小人过,给他们一个赎罪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赵鑫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,做足了态度。

    梧月桐拿起茶盏不再开口,赵鑫暗自皱眉,皇后这是故意晾着他呢。

    凰黎书突然开口:“赵大人,这个王员外和丞相大人有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王员外心里一咯噔,听说当今太子殿下聪慧异常,今日被带回去只怕是故意装傻套他们话呢。

    赵鑫一脸懵:“这个,下官不太清楚,王员外,太子殿下问你话呢,还不快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王员外脸色苍白,心里暗骂,赵鑫这是把他卖了啊。他此时只能跪着上前,干笑道:“太子殿下是否听错了,草民怎么有资格与丞相大人扯上关系呢?”现在他只能死不承认,然后赖太子听错了,毕竟他只是个小孩子,听错也是有可能的不是么。

    凰黎书甩着小脚:“不会啊,孤明明听到你夫人说,再大也没有丞相大人大,我听得很清楚呢。对了母后,父皇的官还没有丞相大人大么?”

    王员外脸都青了,太子这是在偷换概念啊,要是被皇上知道丞相觉得自己的官比皇上还大,那是要造反的节奏啊。正要说点什么挽回一下,梧月桐就开口了:“噢?是吗?这些事我会找机会告诉你父皇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饶命啊,草民真的没有说过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慌什么,你不是与丞相毫无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员外犹豫了一下,“若是让丞相知道草民污蔑于他,那草民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丞相如果如此跋扈,那他也不用坐这个位置了。”梧月桐一副认真的样子,堵得王员外哑口无言,难道真的这次要载了?

    钟员外咬牙,出口为王员外解围:“这个,皇后娘娘,不知犬子何处得罪了娘娘,娘娘要把他绑起来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