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9章 自是白衣卿相(26)
    听到门声,她微微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这次狩猎,摄政王一定会有所行动,我觉得他会在这里埋伏你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看到少年丞相缓步走来,雪色长衣请动,他敛袖垂眸,脚步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走到桌前,喻楚把地图指给他看,“你看,他有没有可能就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只手轻轻牵住她的袖子,少年倾身过来,唇瓣便覆在她的唇上,喻楚没来得及推他,腰就被人揽住。

    丞相身上淡香诱人,修长手指挑起她的下巴,轻轻咬了口她的唇瓣,才微笑推开,眸子深墨清冷,“是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喻楚眨了眨眼,才明白他是在回答她刚刚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别动手动脚,我说正经事呢。”她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容弦坐在桌前,眸色不明地看了她一眼,缓声道:“我不正经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单看他光风霁月的模样,一双清润深墨的眸子静静看过来,无波无澜的模样,何止正经,简直禁欲又冷漠。

    喻楚瞪他一眼,手又被他垂眸拉下来,轻轻牵住。

    丞相的目光这才落在地图上,看了一会儿,微微挑起眉,有些意外:“这些地方,确实是他可能埋伏的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“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喻楚眨眨眼,“只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丞相静静看着地图上的批注,平缓道:“陛下的字,实在丑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喻楚扔下笔,“我还不能有缺点了?”

    白衣丞相浅浅一笑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有这个本事,不管多生气,他这样微微笑起来,一贯清冷的模样微融,形成另一种暖意的绝美。

    喻楚的脾气就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郁闷地又拿起笔,刚准备继续圈圈画画,少年丞相却抬眸看了一眼外面的夜幕,“时辰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打扰我,忙着呢。”喻楚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容弦静静坐着,也不催促,安静地看她圈圈画画了几分钟,直到她揉了揉眼,他才清润微笑:“歇息吧,你困了。”

    喻楚听他这么说,以为自己逃过一劫,连忙丢下笔站起来,往寝宫里走。

    雪衣少年垂眸,不紧不慢地跟上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喻楚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容弦静静看着她,“只陪你睡,不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喻楚愣了下,容弦却已经移开视线,慢慢走到床前,修长手指搭在自己腰带,神色清冷,垂眸解开盘扣。

    他微微侧过脸,雪白的外衣脱下,少年穿着洁白中衣,修长的身形立在灯光中,清润深墨的眸子静静看着她,朝她伸出一只指节漂亮的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喻楚见他好像确实不打算做什么,才听话地走过去,被少年轻轻揽住,他修长的手指掀开被子,平静地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喻楚躺在床上闭上眼睛,心里默默想,外面的李总管怕是要担心一夜了。

    大乐朝尊贵清冷的丞相,和小皇帝同住一个寝宫,一张床。

    啧啧。

    想了想李总管会怎么惊吓,喻楚心安理得地抱着丞相睡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