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章 :当是药引子?
    “砰!”给安然准备用来做设计的书房被一个猛力推开,门板和房屋梁架之间发出巨大的声音,进来的是阴气沉沉的殷离。

    安然早就猜到,不管安心和这位王爷第一晚相处得愉不愉快,第二天他都会来找他的,所以他早就在这里等他了。

    殷离看到安然如此淡定的坐在椅子上,就知道他一直在等他,把下人叫了出去,殷离才走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安儿是何之症?”殷离开门见山,他早上从安心的房里离开之后,回到安然的屋子里要穿衣裳,看到了安然留在枕头下的信,里面写着安心身子有恙,需要他帮忙。

    可是具体是什么病症他没有说清楚,经过昨晚两人感情有了进一步的提升,殷离放心不下,便找了个借口进城质问安然。既然需要他的帮忙,那他总得知道安心到底得了什么病吧。

    “不孕症”,安然说的很是淡定,可是听的人却是一脸的复杂表情。

    不孕症乃是女人家最不可启齿的病症,也是对一个女人来说最为痛苦的事情,这个病对人身体来说无病无痛,不影响生死,可偏偏就是和别的女人不一样,这对有不孕症的女人来说,是最痛苦的事情,也是最为致命的问题。

    安心年纪轻轻怎么会有那样的病症,安然不是神医吗?为什么他不能将安心治好?需要他帮忙,他又能帮什么忙?

    种种疑问在殷离的脑中散开来,知道安心有不孕症的那一刻,说实话他的心情有些复杂,他是想要孩子的,而且,只想要他和安心的孩子。

    安然看出殷离的想法,开口慢慢的跟他解释,他什么会留下那一封信。

    “我和安心不是亲姐弟,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俩到底谁比较大,因为我们被抛弃的时候,年纪还很小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是安心从小自立自强将这个家撑起,所以才有了姐弟之分”,安然给殷离说着小时候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安心和我,我们都是靠捡垃圾、吃剩菜长大的,好多年的时间里,我们吃不饱穿不暖,流浪在城市里的各个街头”。

    “安心为了这个家,为了能让我读书,她一直在拿命拼,什么活儿她都干过,就因为这样,她落下了这个病症”。

    安然低头喃喃的说,语气不缓不慢,就像是在给殷离读故事一样,他知道身体机能这种科学殷离可能听不懂,所以没有跟他说。

    只是说安心在少女时代经历了许多,每天都是耗尽最后的力气才回到家,工作环境时冷时热,对身体冲击太大,导致身体某些部位成长不良。

    听着安然说他们小时候的事情,殷离简直无法想象两人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,可他们现在确实熬了过来,而且能力比常人更加强,就知道安心一定吃了不少苦。

    “你说需要本王配合安心的治疗,意思是说安儿的病还有希望?”

    “是,安心不是先天性不孕症,只是发育得比较慢,不过还是要尽快帮助她恢复身体,过了身体成长最旺盛的这几年,安心怕是再也没希望了”。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