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章 第一个夜晚
    

    扔下最后一只钳子,秦平意犹未尽的咋了咋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有点淡啊。

    作为来自天朝的吃货,秦平对自己的这一顿晚饭实在不满意,估计在很多人的眼里,淡吃大龙虾实在是一件暴殄天物的做法。

    好在食材本身质的出众,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一些缺点,更被说一个饿了一天的人了,这只龙虾秦平吃的干干净净,狗来了估计都得饿死。

    肚子的问题解决了,秦平这才有功夫细细思考现在的处境。

    这这里绝对不是那颗蔚蓝色的星球。

    秦平仰天看着星空,这一点他差不多是可以确定了。

    曼达·夏莉的出现以及那从未见到过的巨大怪鱼,都证明了这一点,更别说现在的他回想起来,还发现了一个重大的证据。

    语言。

    没错,秦平和曼达·夏莉之间的交流,用的完全是他没有听到过的语种,但神奇的是他不但能听懂,说起来也是没有任何的障碍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这具身体主人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生而知之对秦平来说是不可能的,所以应该就是他融合了这具身体残留的意识才会有这种能力。

    想到这,秦平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有了语言这一先例在前,他想试试自己还能不能回忆起其他的一些消息,这会对他产生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比如说身体主人的身份,为什么会落入海中,这个世界到底又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如果能知道这些消息的话,他的心里就有了底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就像考试时的冥思苦想,明明很想从记忆中获得些什么,但从来没有如愿过。

    一无所获的同时,秦平还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没有就没有吧,要是真有了也挺伤脑筋的,他可不想面对庄周梦蝶这种史诗级的哲学问题。

    今天倒是凑活着过了,但是明天怎么办呢?到底会不会有救援人员呢?

    秦平有点伤脑筋,人家鲁滨逊漂流到荒岛上还有一船的工具、种子,但他什么都没有,想学做原始人都没机会。

    想下海找食物却差点成了食物,这海他是不敢再下去了,谁知道那条怪鱼有没有死心。

    话说,曼达?夏莉的速度还真是快啊,怪鱼连她的尾巴都看不到,难怪她能在这么危险的海里自在的活着。人鱼都是这样吗?

    不知道明天她还会来吗?要是能带点吃的就好了。

    疲惫不堪的秦平,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鱼人岛。

    曼达·夏莉魂不守舍的往家中游去,她还在苦恼着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挡在了曼达·夏莉的面前。

    被打断思路的曼达·夏莉吓了一跳,抬头看着自己的哥哥,支支吾吾:“我那里也没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八可是和我说了,他今天看到你往岸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阿龙的神色有点不善,自己乖巧的妹妹竟然还会对他撒谎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哥哥。”

    曼达·夏莉小声的道着歉,但犹豫许久,她还是没有把秦平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年幼的妹妹,阿龙的嘴角动了动,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严重的话来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曼达·夏莉一定是因为对天空的向往,才会偷溜到海面上去的,事实上,向往天空的又何止他妹妹一个人呢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的族人都是如此,就是想念人类世界的都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又何尝不是呢。

    只是儿时的幻想早已经被**裸的现实击的粉碎。

    “下次去海面,最好找小八他们一起去,人类是一个下贱而卑鄙的种族,他们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奈,阿龙终于还是服软了,他和曼达·夏莉都是孤儿,从小生长在鱼人街,艰苦的童年让他早早的明白只有同伴和亲人才是最可靠的。

    “是,哥哥。”

    曼达·夏莉惊奇的看着自己的哥哥,本来以为会受到训斥,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好了,快回家去吧,我要去值班了。”

    阿龙拿起了自己的武器,朝着龙宫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要是大哥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阿龙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想念,如果那个男人在,或许他们就能在海上抢到一块陆地,族人们也就有了自己的乐园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不应该是人类施舍给他们。

    阿龙咬牙切齿,他要去阻止那个错误的做法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哥哥远去,曼达·夏莉松了一口气,神色愧疚:“对不起哥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宽阔的大海之上,一艘巨大的船只航行其上,白色的船帆上,印有一个巨大的海鸥标志,四周的船舷中布满了火炮,士兵们在甲板上穿梭。

    布鲁布鲁布鲁布鲁,布鲁布鲁布鲁布鲁

    房间内,电话虫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一位正在睡午觉的军官,无奈地推了推自己的眼罩,拉过话筒,有气无力地回到:“喂,这里是库赞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库赞啊,卡普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听到电话虫那边传来的声音,库赞立马坐了起来,神色恭敬地回道:“卡普中将应该在甲板上钓鱼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那个家伙总是这么一副悠闲的样子,明明这个任务很紧急,知道我们承受了多少压力吗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了咬牙切齿的声音,随后语气一转:“那好,告诉我,那个人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在附近搜寻一天了,失事的船只碎片也找到了。”库赞顿了一顿:“但是很遗憾,没有找到生存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一阵沉默,失望的语气响起:“我知道了,你们继续搜寻吧,有什么情况赶紧汇报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寻常,不像是简单的船只失事。”

    库赞犹豫了一下,说出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听好了库赞,我们的任务只是找人,别的自然会有人去做。”电话那头的语气严肃,告诫道:“千万不要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沉默许久,库赞无奈地点点头,心中刚燃起的一点火苗也消失了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记得告诉卡普,让他好好考虑一下那件事,你也多劝劝他。”随后电话就被挂断了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电话虫,库赞脸上闪过一丝无奈,这么高难度的工作自己怎么可能做到啊。

    往后一趟,库赞惬意地闭上了眼,果然还是睡觉适合我啊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