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章 海军
    

    这下应该是安全了。

    从睡梦中醒来的秦平呆呆的看着木质天花板,身下是柔软的床垫,身上是暖和的被子,床头还放着一套崭新的衣服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在用完了所有的照明弹后,终于有一艘船只靠近了他的小岛,他被救了。

    “系统。”

    秦平默念,只是一瞬间,他的意识就再次出现在了那片浩瀚的星空之中。

    “属性面板。”

    姓名:秦平

    性别:男

    年龄:12

    力量:0.8

    敏捷:0.9

    体质:3.3

    精神力:4(9.2)

    魅力值:3+5(隐藏属性)

    被动天赋:万众宠儿——帅气的你总是容易得到别人的优待。

    综合评定:e

    天赋评定:c

    秦平看着属性面板上多出的两个栏目,心痛的无法呼吸,悲伤如同流水绵延不绝。

    明明那里应该是头脑风暴或者力量狂暴才对,现在倒好,白白多出了一个吃属性点的家伙。

    所以说这个被动到底有什么用?难道就让我以后靠脸吃饭?

    秦平郁闷的不行,然而一切都已成定局,还是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“退出。”

    在秦平穿戴好衣服的同时,房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来的刚刚好,本来还以为又要把食物放在桌子上,休息的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库赞推开门,高大的身影遮住了整个门口,手里拿着一盘食物。

    咕~

    “休息的很不错,就是肚子饿了。”

    当看到食物的那一刻,秦平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拿去,快趁热吃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秦平窘迫的样子,库赞递出了手中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秦平也顾不得客气,他实在是饿的狠了,接过就吃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吗?哪怕只是任何一点关于袭击者的信息?”

    库赞拉过一把椅子,毫无形象的躺了上去。

    秦平的手一顿,摇了摇头:“虽然我也很想回忆起来,但是很抱歉,还是没有任何线索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个问题,其实昨晚已经有过简单的交流,但秦平自然不可能知道,也只能用失忆来掩盖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吗,那还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库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对方会出现失忆的情况完全在他们预料之外。而且甚至到了连自己是谁,叫什么都不知道的地步。

    当然,也并不是没有任何好处,至少对方在相处起来就没那么难受了,不然他还真不一定会走这一趟。

    “请问,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秦平抬起头,好奇的大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,对方实在高的吓人,只是粗略的一看,估计就不下3m,尤其是那两条腿,就好像两根柱子立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我叫库赞,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库赞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秦平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,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些片段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的名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?”

    库赞仔细的看着秦平的表情,似乎想要从中找出一些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好像想起了点东西,但实在太少了。”秦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发现确实没有更多的讯息只能作罢:“对了,库赞大哥,你应该清楚我的身份吧,能和我说说吗?”

    秦平想要从对方口里套出一点可用的消息来。

    库赞大哥?

    库赞失笑地摇了摇头,自己怎么说也是名震伟大航路,令海贼闻风丧胆的人物,竟然还有一天会被人叫做大哥。

    然而,库赞却摇了摇头:“抱歉,你的身份有点特殊,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告诉你,但那个人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身份是不能明说的?”

    秦平有点呆,莫非自己的身份见不得人?

    “我还有点事,你慢慢吃吧,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提。”

    库赞起身,他不是一个善于交谈的人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秦平点了点头,小心地问道:“库赞大哥,我可以出去走走吗,就在甲板上?”

    拉开房门,库赞点了点头,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当然可以,除了少数的几个房间之外,其他的地方你都可以去。那,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目送着库赞离开,秦平皱起了眉头,吃饭的速度也慢了起来,他开始梳理起自己脑海中的讯息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本空白的上突然多了一些图片和文字,刚才的他知道有,但不知道内容。

    海军,世界政府之下的军事组织,职责保护世界政府的盟约国和打击海贼。

    以及……一条狗?

    如果脑海中的讯息没错的话,这个海军的实力可是相当大啊。

    然而,这么大的军事组织竟然被评价为一条狗,是不是过分了一点。

    秦平无意识的咬着筷子,这些信息应该都是来自于身体的原主人,只是好像有点不靠谱啊。

    而且关键点还模糊不清,像刚才的库赞大哥,只知道对方是海军中比较有天赋的人,其他的一点不知道。

    估计应该只是听到过,没被原主人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所以原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一点很关键,但是很可惜,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库赞并没有打算告诉他。

    秦平很无奈,就好像某人要告诉你一个秘密,但说到一半就停了,那种感觉谁试过谁知道。所以又到了发挥他高超智慧的时候了啊,要知道在以前,他可是被称作夏洛克·福尔摩平。

    身份不凡应该是肯定的,要不然库赞应该不会对他这么优待,能随意在一艘军舰上走动。

    不方便说的原因要么是担心他是假的,毕竟面对一个失忆的人这种可能性不低,所以要谨慎,然而秦平既是假的又是真的。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不方便说,比如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某位高官的私生子?”

    秦平的眼睛亮了起来,他实在是佩服自己的智商,还是那么的出众,还是那么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他确信这个猜测不会错,各项条件都符合。只有这样他才会听到过库赞,而且不放在心上,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库赞为什么不好在他的面前明说。

    感情库赞是怕他回去说漏嘴了,影响在领导心中的形象啊,毕竟没有哪位领导喜欢嘴大的下属。

    所以我这就是官二代了?

    秦平心里美滋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库赞走到了船头,果然看到了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鬼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卡普没有回头,任然关注着自己的鱼竿。

    “他恢复的还不错,然而记忆还是那样。”

    库赞依靠在船舷上,眺望着远处的海面。

    “这样吗,那也没办法,毕竟记忆方面我们也实在是无能为力。”卡普点了点头,手一扬,一条鲜活的海鱼在空中做着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伸手摘下,抛入桶中,装饵,抛竿,一气呵成,十分娴熟。

    “卡普先生,你觉得一个失忆了的人,会完全改变吗?像性格上方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啊,我可没有碰到过失忆的情况。”卡普毫无形象地扣了扣自己的鼻子:“怎么了,和那个小鬼相处的不融洽吗?别介意,你又不是不清楚那些家伙的德性。”

    库赞摇了摇头:“要是那样我倒放心了,但情况完全相反,他表现出来的性格完全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而已。我以前见过他,所以实在无法相信会是同一个人,但那张脸又是他,不会错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了,到了香波地群岛自然会有人去验证他的身份,我们现在只要把他安全送到就行了。”卡普劝解。

    库赞点了点头,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是真的还是假的?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