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章 CP0
    

    疯子之所以叫疯子,就是因为常人难以度之,他们的世界观是扭曲的,他们的情绪又是变幻莫测,或许有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而现在,处于焦点之中的小丑男就是这么一个人,他的情绪开始失控。

    “该死,该死,该死。”

    正在抚平衣服的小丑男速度越来越慢,然后低下了脑袋,用沙哑低沉的声音呢喃:“果然,我这个人还是受不了别人威胁啊!”

    猛然抬头,充满血丝的双眼中满是疯狂:“自然系恶魔果实能力者又怎么样?只不过是一些幸运儿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冰之莲华。!”

    库赞眼神一凝,一声大喝,咆哮的小丑男瞬间变成了一座冰雕,那疯狂的双眼也被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!”

    秦平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不一样的色彩,这就是恶魔果实能力者吗?库赞在船上就是这样将那条海王类冻成了冰雕,这一次他近距离观赏了库赞的战斗状态,心中为之折服,实在是太帅了。

    或许有一天我也可以这样?

    秦平第一次觉得这个危险的世界也不是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“干得漂亮,库赞中将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太强大了,库赞中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只要库赞中将出手就没有搞不定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海军士兵们交头接耳,大声地喝彩,强者永远是受到崇拜的,而在这个危险的世界更加如此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被小丑男抓着的海军士兵无力的坐在地上,他没有事,库赞出色的控制能力保证了他的安全,只是单纯的有点腿软。

    “你赶快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库赞缓缓地吐出了一口寒气,半边身体任然保持着元素化,没有解除,现在可不是放松的时候:“为什么在那里装死,我可不认为就这样能干掉你。”

    喀嚓,喀嚓。

    海军士兵前脚刚离开,小丑男的冰雕就出现了一条裂缝,不断的蔓延。

    然后,炸开。

    小丑男沐浴在漫天的冰片之中,看向库赞的眼神更加地疯狂了!

    “青雉,今天就来好好的打一场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我所愿。”

    秦平忍不住退后了一步,他讨厌疯子,有实力的疯子就更加讨厌,只是他相信他的便宜大哥输不了。

    “够了,这一场闹剧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,17号。”

    平凡的房屋中再次走出了一个人,身披一件巨大的白色大衣,头上带有一顶白色礼帽,脸上戴着一张纯白面具,浑身上下看不到除白色外的其它颜色。

    就是他开口阻止这一次的打斗。

    被训斥的17号眼中的气焰顿时消失,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讲,低头站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cp0,白。”看到了来人,库赞的脸上出现了忌惮的神色。

    剑拔弩张的气氛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却是古怪。

    “尊贵的大人,我替无知的下属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。”

    白径直走到了秦平的面前,恭敬的行礼:“希望你没有受到惊吓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真的受惊吓了,那位17号会被怎么样吗?”

    秦平眯了眯眼,意有所指,然而他看不到白的神情,或许这就是他们戴面具的原因之一了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秦平立马露出了一个纯真的笑容,改口道:“不过并没有,我相信两位只是进行简单的切磋,而且凭他们的实力是不会误伤到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的仁慈。”

    嘴上称赞着秦平,但白的眼神却没有任何的改变,秦平的态度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但还在能接受范围之内,同时这倒是证实了海军传来的消息,他确实是失去了记忆,或者根本就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或许这个世界的人都有着主角病,总是喜欢一个一个的出来,只是这次出来的那个人秦平却是看着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“你是普鲁斯?”

    秦平有点犹豫,身体的主人对眼前的这位应该是相当熟悉才对,只是见面,秦平的脑海中就多出了一点记忆。

    “是我啊,少爷,见到你安然无恙真是太好了。”普鲁斯一把跪了下来,双手牢牢的抱住了秦平的膝盖,泪如雨下:“听闻你被袭击了,老爷和我都担心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秦平有点尴尬,普鲁斯的年纪做他的父亲都绰绰有余,此时却这么没有形象的跪在他面前,有点消受不起啊。

    “快起来吧普鲁斯,我没有事情,是海军们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秦平轻轻的拍着普鲁斯的肩膀,声音轻柔,或许是因为原主人的影响,他对这个管家有着天然的好感:“只是以前的记忆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少爷,你想要知道的都可以问我。”普鲁斯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泪,忠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尊贵的大人,我需要采集一滴你的血液来验证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白手中拿着一只针筒,打断了主仆二人的温馨场景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家伙,眼前这位绝对是我的少爷,高贵的拉德莱德·圣大人,你竟敢对他提出质疑?”

    普鲁斯像一只炸毛的猫,立马跳了起来,冲着白不断的咆哮。“我要去禀告休米尔斯·圣大人,让他治你的不敬之罪。”

    原来你叫拉德莱德·圣啊,秦平在心里默念,而对方就是那个死去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算了普鲁斯,我想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我失忆的原因吧。”秦平越过了普鲁斯,只是抽血而已,他上辈子难道还抽的少了?

    “少爷,这是对你的亵渎。”普鲁斯还是有点不甘心,但良好的素养和长期的习惯,让他对秦平的决定无条件拥护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来到白的面前,秦平伸出了自己的手:“需要抽取哪里的血液?”

    “只要手指就好。”白的动作很快速,刺破秦平的手指之后立马就用针筒吸取了少量的血液,拿着样回到了房内。

    白一离开,17号的情绪又有失控的趋势,但估计他十分惧怕17号,这一次却是没有任何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普鲁斯,能不能和我说说cp0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秦平忌惮的看了一眼黑漆漆的门口,直觉告诉他里面决不是一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少爷。”普鲁斯深得变脸技术的精髓,对着秦平的神态永远是完美的,刚才还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cp0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谍报机关,他的麾下有cp1至cp9这些间谍组织,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或许整体的实力比不上海军,但是他们也不容小觑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瞄了一眼一旁的库赞,继续说道:“最终要的一点就是,cp0虽然属于政府官员,但他们却是直接隶属于世界贵族的,专门处理关于世界贵族的事件,所以少爷,你刚才完全没必要对他们客气。”

    他还在为取血的事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