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一章 世界贵族
    

    本来以为能当个官二代就是烧了高香了,谁知道一转眼就成了世界贵族。

    普鲁斯只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,而就是这样一个人能丝毫不给白面子,仅仅只是因为他是世界贵族的管家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贵族的含金量有点高啊。”秦平小声地嘀咕,他突然之间对这个身份有些惶恐,贵族啊,一听就是很麻烦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啊少爷。”普鲁斯的耳朵可比秦平想的要好用的多,提起世界贵族,他的脸上充满了神圣的光辉:“要知道你们可是造物主的后裔啊,八百年前的世界国家林立,局势十分的混乱。正是因为你们的先祖,20个强大的王国国王,决定联合起来,成立了世界政府,所以你们天生就……”

    来历确实有点大啊,秦平无意识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世界政府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行政机构,有点像是各种科幻小说的联邦政府,下属有最大的军事组织海军,一个集合了绝对政治和绝对武力的组织,其影响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相对应的,世界贵族到底有多大的权利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只是秦平关心的可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“有领地吗?”

    “恩?”正滔滔不绝的普鲁斯有点懵,领地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“我说我有领地吗?”秦平一脸的理所当然,别看普鲁斯说的那么厉害,那可是年前了,皇朝都换了两个了,沧海桑田,这世上可没有永恒的权力,谁知道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少爷你是世界贵族啊。”普鲁斯小声的辩解,都是世界贵族了,他不明白少爷还要领地干什么?

    不是吧,好歹还有点权势,总不可能连一块像样点的领地都没有把,不至于没落至此吧。

    秦平有点摸不着头脑,贵族吗,不就是可以有一大块领地,然后混吃等死的吗。再舒坦一点,还可以调戏调戏领地内的大姑娘小闺女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普鲁斯有点无奈,自己的少爷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,明明整个世界都可以横着,现在竟然还纠结于一块领地。一定是失忆惹的祸,那些该死的行凶者,普鲁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秦平叹了一口气,算了,没有就没有吧。他刚刚也只是突发奇想而已,看来这个世界的贵族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水不是一般的深啊,权力的背后永远都是黑暗的。

    秦平没有盲目的沉浸在获得这个身份的喜悦中,他清楚记得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,那位尊贵的世界贵族可是落水死了啊,结合周围人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,很明显是被人袭击的,凶手至今逍遥法外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有这么一股力量在黑针对着世界贵族,再悲观一点,这股力量或许是单单针对他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然而糟糕的是,秦平无法从拉德莱德·圣的记忆中提取任何有关刺客的信息,这已经成为了悬案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让我帮你报仇的话,就把凶手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虽然秦平很诚挚的请求,然而没有任何的意外出现。

    想到总有来自黑暗中的窥视,秦平不寒而栗,只能寄希望于记忆偶尔能够起作用。

    时间就在秦平的胡思乱想中过去,好在白的验证速度很快,等到白再次恭敬地站在秦平的面前,一切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拉德莱德·圣大人,需要启程返回玛丽乔亚吗?”白提议。

    “少爷,他说的没错,你这几天受苦了,老爷还在家里牵挂你,我们马上返回圣地吧。”普鲁斯任然没有给白好脸色看,但此刻却大度的赞同了白,要说安全的地方也只剩下圣地玛丽乔亚了。

    玛丽乔亚?

    圣地?

    是什么样的地方能配得上圣地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秦平环顾四周,然而除了普鲁斯的脸上带着期盼,其他所有人的脸上都看不出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秦平点了点头:“是继续坐海军的船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少爷,那种船可没有任何的舒适性可言。”普鲁斯回答道:“我们的船只早已经在码头停了很久了,就等着你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但在离开之前,我还有些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,秦平的嘴角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些人一坐就可以是一下午,而卡普就是这种类型。一个人坐在休息室内吃着仙贝,喝着茶水。

    “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卡普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虽然只是三天,但他已经和习惯了和那个臭小子打闹。当没有人和他争抢的时候,往常最喜欢的仙贝吃起来也没有多少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吱~

    休息室的大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啊,库赞。”

    卡普不用回头就可以知道是谁来了:“事情进展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有出现差错,他就是拉德莱德·圣”库赞盘膝坐下,无力的靠在墙上:“现在应该已经登上返回玛丽乔亚的船只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,这个臭小子一走,也就没有人和我抢仙贝吃了。”卡普的脸上涌现出笑意,只是渐渐地却笑不动了。

    咔嚓,卡普咬了一口仙贝。

    “你在担心吗?库赞。”

    库赞双眼无神,一句反问:“应该和你一样吧,卡普先生,如果他的记忆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两个还真的想到一块儿去了。”卡普嘿嘿一笑,想到了那个臭小子的样子:“没想到那个失忆的家伙竟然这么受欢迎吗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些都只能靠他自己,我们在这里担心是没有用的。”卡普放下手中的茶杯,看着库赞:“只能希望那个小子千万不要因为身份而变化的太大,这可是老头子我第一次碰到不讨厌的天龙人。”

    休息室内短暂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个臭小鬼在临走之前就没说什么了吗?关于你和我的。”

    卡普好奇的看着库赞,一那家伙的性格来看不会走得这么悄无声息才对。

    “库赞大哥,小弟我可是世界贵族啊,我会罩着你的,以后你受欺负了,就报我名号。”

    库赞的脑袋无力的一歪,翻了一个白眼:“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卡普一愣,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库赞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前摇后摆的卡普:“这件事有那么好笑吗?”

    “当,当然了,你可是和萨卡斯基,波鲁萨利诺一起被称为海军未来的家伙啊。”卡普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手肘悄悄的捅了捅库赞:“那你有打算去投靠你的小弟吗?”

    “卡普先生,我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库赞你这个家伙,我的下午茶啊,你冰住了让我怎么喝啊。”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