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五章 剑士迪恩
    

    “剑道和格斗,两者有什么区别?”秦平的脸上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,期待着迪恩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人,学习剑道和学习格斗虽然在前期有些类似,但越往后,两者的区别就越大。在前期,剑道在训练力量的同时还要兼顾手腕的灵活度,才能保证使出复杂多变的剑招。到了后期,剑道和心灵修行两者密不可分,只有心灵越强大,剑道才越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而学习格斗就简单多了,最强的力量和最快的速度就是最终的目的,所有练习格斗的人都走在这条路上。”迪恩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两者的不同点,等着秦平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秦平点了点头,心灵修行这东西很玄妙,也就是俗称的悟性,懂就是一瞬间的突破,不懂就可能是一辈子的事,所以怨念啊。

    突然眼尖看道为了迪恩腰间佩戴的一把刀,秦平询问道:“迪恩你应该是个剑士吧。”

    顺着秦平的目光,看向自己的佩剑,迪恩落寞地摇了摇头:“或许曾经是吧,但现在的我已经配不上这个称呼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难怪迪恩会对剑道修行这么了解,看来是一位有故事的人啊,秦平尝试着挖掘:“不介意的话就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可惜现在手头没有酒,要知道故事和酒才是真正的绝配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不方便的,这些都已经过去了。”迪恩没有犹豫,娓娓道来:“每一个走上剑道的人都怀揣着一颗成为剑豪的心,曾经的我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为了这个梦想,我自幼学习剑道,跟随名师10年,才学有所成。当我师傅告诉我已经教不了更多的东西之后,我出海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过去,迪恩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:“广阔的大海是每一个男人必须的征程,出海不到一年,我就闯下了偌大的名头,提起心猿一刀流迪恩,当时应该很多人都认识。在旅途中,我还结识了伙伴、爱人,那一段日子可以说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很快,迪恩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绝望:“直到那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海贼,一个有着鹰一样眼睛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鹰一样的眼睛?”秦平想象这样一双眼睛镶嵌在人脸上会是什么样的容貌。

    “没错,他叫乔拉可尔·米霍克,现任王下七武海之一,是一位大剑豪,不对,或许现在已经成为了世界最强剑豪也说不定。”想起那个男人的眼神,迪恩还是忍不住一哆嗦,面对那样的眼神,即便是再强的战士也难免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王下七武海这个词秦平有印象,他在上看到过,是世界政府为了稳定日益疯狂的大海的一个举措,通过给予有名的大海贼一个合法身份来获得他们的效忠,也就是俗称的招安。当然具体有没有作用那就有待商榷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王下七武海本身就是实力的代名词,是站在世界顶尖的那一部分人,要不然世界政府也不会考虑招安他们,只是没想到迪恩竟然在年轻的时候就碰到了其中的一位。

    “那时的乔拉可尔·米霍克还没有像现在这般大的名气,我是一个赏金猎人,他是海贼,所以我就出手了。”想到当日的场景,迪恩握紧了自己的拳头,颤抖着声音:“然而只是一刀,他就把我的一切全都粉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真正的剑道天才。”

    迪恩至今忘不了那一刀的风姿,巨大的山脉被干净利落地削成了两段,掉落的山峰震撼着大地,他完全不是米霍克的对手,他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对方看到了他的剑心奔溃,不屑于出手。

    剑道这条路比格斗难走的太多太多了,不但要看个人的天赋,还要忍受着天才们的压迫,看着他们一骑绝尘而心生绝望。迪恩就是这么一位可怜的家伙,在最骄傲、最璀璨的年纪碰到了一辈子难以超越的人,他的剑道之心被摧毁的点滴不剩,再难寸进。

    迪恩沉浸在过去无法自拔,失落、懊悔、恐惧等等表情不一而足,突然秦平出声。

    “那一刀一定很帅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迪恩疑惑的眼神,秦平再次补充:“我看你什么情绪都有,却唯独没有对那个有鹰眼的家伙的嫉妒和怨恨,所以我想那一刀一定很帅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迪恩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,他一直以为自己会怨恨乔拉可尔·米霍克,毕竟正是因为他,自己才会彻底告别剑道之路。

    我真的没有怨恨他吗?

    迪恩从来没有仔细地看过自己的内心,因为每当想起那个场面,他就会止不住的心颤,沮丧和绝望就占据了他的脑海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不知道为什么,迪恩想好好的看一看,哪怕再次经历那种绝望。

    渐渐地,迪恩的双眼越来越清晰,神情越来越平静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说的没有错,那一刀真的很帅,我做梦都想挥出那样一刀。”迪恩嘴角上扬,眼中只剩下了钦佩:“乔拉可尔·米霍克是一位真正的大剑豪,他仅凭一个人便可媲美其他的大海贼们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纵横整个大海,真是好期待啊。

    秦平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,他决定了,相比于野蛮的格斗,还是用帅气的剑道才比较符合他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我要学剑,恩,不对,我要学剑道。”

    秦平连忙改正自己的说法,不然总觉得怪怪的,虽然意思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迪恩点了点头,眼中闪过一丝庄重:“大人,虽然我的本事不强,但我一定会倾尽所有帮助大人打好基础。”

    咚,咚,咚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训练室的大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秦平刚脱下衣服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门被打开,普鲁斯领着一个小男孩进来了。

    小男孩穿着洁白的衣服,但这却是仆役所穿的款式,脸上充满着好奇和崇拜,随着普鲁斯的指示,二话不说就跪在了秦平的面前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听着地板传来的巨大声响,秦平牙疼的不行,这傻小子跪的真实诚。

    “普鲁斯,你这是在做什么?他不会就是你的儿子吧。”

    秦平好奇的看着小男孩,他样子和普鲁斯有七分相似,尤其是头发,一样的红,一样的卷。

    普鲁斯也跪在了秦平的面前,头埋在地上请求。

    “少爷请允许让赫鲁斯追随与你。”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