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八章 红土大陆
    

    玛丽乔亚位于红土大陆的顶端,是世界贵族的居住地,同时也是世界政府的大本营,然而事实上秦平却看不到玛丽乔亚的影子。

    一行人站在甲板上,就连上船之后未曾见到过的白也现身了。

    秦平站在船头,安静地看着眼前的红土大陆,他终于还是向普鲁斯屈服了,穿上了宽大的“宇航服”,头发也被梳成了一个搞笑的冲天发髻。

    红土大陆的信息他也在上看到过,然而只有当上的文字化为现实出现在你的面前,你才能知道它到底有多震撼人心。眼前的红土大陆其实更像一条绵延无际的巨大山脉,魁拔的山峰笔直插入云霄,不见其顶。而玛丽乔亚还在那些云层之上。

    会不会缺氧?

    秦平很担心这个问题,到了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他们世界贵族都要穿上保温的“宇航服”,因为冷的。他也搞明白了为什么这身体的肺活量会那么好,空气稀薄啊。

    秦平在发呆,而普鲁斯在一旁喋喋不休。考虑到自家少爷失忆的情况,他主动的介绍着玛丽乔亚上方的事情,家族、权势、格局,一切的一切,只要他知道,都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赫鲁斯站在第三位,作为秦平的追随者,他有资格站在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红土大陆不断接近,赫鲁斯的脸上很纠结,整张脸都快皱成一张苦瓜脸了。

    犹豫许久,赫鲁斯鼓起勇气打断了自己父亲说话:“少爷,到了玛丽乔亚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是没有资格拜托少爷为你办事的。”普鲁斯生气的直瞪眼。

    秦平正好听得头昏脑涨,乐意就此脱身,欣然笑道:“没关系的普鲁斯,别人我不敢说,但是你们只要有事就可以拜托我,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会帮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普鲁斯感激得热泪盈眶,正要说一些忠心的话,谁知一旁的赫鲁斯如释重负,毫不留情的再次打断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想让你帮我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要人?”秦平仰天一叹,这是不是有点不合适?他都还没来得及实施这个伟大的理想呢。

    “没错,她叫克尔拉。”

    赫鲁斯一说出这个名字,一旁的普鲁斯却勃然大怒:“混账东西,说了不准和那个奴隶来往,你竟然还敢不听,现在竟敢因为这件事情麻烦少爷。”

    气愤至极的普鲁斯强忍住了动手的冲动,在少爷面前咆哮已经失礼至极,再动手成何体统,只能等回去就好好收拾收拾这个无法无天的臭小子。

    “等等,奴隶?”秦平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:“普鲁斯,你先别急着生气,攒一攒,这事好好和我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丹尼尔坐在酒吧的角落之中,这里是他最喜欢的位置,因为这里能看到港口的情况。相比于别人,他的面前只放着一杯白水,此刻他眉头紧锁,看向窗外的眼中充满着焦虑。

    他是红土港口的销售员,向来往的船只推销货物就是他这一类人的生存方式。作为通往连接新世界的重要港口,这里的船流量一直都很密集,货物的吞吐量也十分巨大,干他这一行的其实都还过得不错,除了他。

    今天的他还是没有做成一笔生意,想起家中妻子和孩子期盼的眼神,丹尼尔烦躁地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要是有大船来该有多好,他想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来看啊,这里竟然有一个穷光蛋在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没有看错吧,竟然有人在酒吧里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喂,小玛丽,这种人会影响你生意的,还不赶紧把他轰走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的哄笑声,打断了丹尼尔的思考,只是一眼,他却再次低下了自己的脑袋。做销售员的不只是他一个,眼前的这三个也是,作为竞争对手,丹尼尔没少受对方的欺负。

    嘲笑声没有引来丹尼尔的反抗,曼隆感觉自己就像是小丑,只能恨恨地咒骂道:“真不知道,安妮为什么看上你这种窝囊废。”

    他和丹尼尔曾经是情敌,然而他却出人意料的输了,明明他每天能卖出很多货物,明明他的手下有一帮子人,但他还是输了。想起那个曼妙的女子,曼隆眼中闪过厉色。

    如果丹尼尔就在这死了……想到这曼隆顺手抄起一旁的酒瓶就要砸下去,谁料右手却突然被人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敢坏我好事。”曼隆恼怒的回头,这么好的机会却被人破坏了。

    谁料刚一转头,就被一口白烟吐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的酒吧可不允许你惹是生非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曼隆的身旁,嘴上叼着一根香烟,脑后是一条长长的马尾,纤细白嫩的左手本该受到呵护,此刻却牢牢压制住了曼隆。

    “老大。”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曼隆身旁的两个小弟十分担心,但却不敢上前动手。他们可是知道玛丽的厉害的,以前还有不长眼的敢动手动脚,但无一例外都是飞着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玛丽,我只是和丹尼尔开个玩笑,怎么可能在你这里动手呢。”

    咳嗽过后,曼隆看清来人,嚣张的气焰瞬间消失,强忍着疼痛,赔上了一个笑脸,有些人不是他能惹的。

    “希望是这样。”烈焰般的红唇中再次吐出一个烟圈,玛丽松开了手,毫不客气:“听好了,只要在我的店中,哪怕只点了一杯水,那也是我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获得自由的曼隆连连点头,再也不敢多待一秒,捂着自己的手腕连忙离开。

    “大哥,等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两位小弟小心翼翼的绕开玛丽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自始至终没有抬过头的丹尼尔,玛丽也没有多说什么,回到了吧台后面。

    “他出去还是会被收拾,那些人下手可能会更狠。”在吧台后面擦拭酒杯的酒保用平淡的语气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玛丽手托香腮,出神的望着门口,在这里的日子可不怎么有趣:“所以你是不是又想提醒我不该出手?”

    “没有错。”酒保推了推自己的双色眼镜:“你应该知道的,我们的身份不允许暴露,一但被那些鼻子灵敏的猎狗找到,将会会有很多同伴遭殃的。”

    “依玛祖娜,赶紧来杯鸡尾酒。”远处有客人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请稍后。”

    依玛祖娜大声回应,结束了这一次短暂的交流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