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九章 寂静
    

    不单单是依玛祖娜感觉到了曼隆的不甘心,身为这一次冲突的主角,丹尼尔更加清楚曼隆的为人,不安地喝了一口水,丹尼尔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他不敢在曼隆面前还嘴,他希望忍受能使曼隆收敛。他甚至不敢在曼隆吃瘪的时候抬头,他清楚那样只会激怒对方,有些人的自尊心可比他的本事大的多。

    丹尼尔再次喝了一口水,眼睛扫视着窗外,没有看到曼隆三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或许,曼隆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丹尼尔抱着侥幸,他不可能永远呆在酒馆中,他还需要去工作,他还要买回松软的面包和香喷喷的肉。想起肉,丹尼尔舔了一下嘴唇,上次吃肉还是三天前了吧。

    “远处又有大船靠近了。”

    窗外的一声大喊打断了丹尼尔美好的回忆,他以为是曼隆他们的诡计,但当看到远处有一个黑点出现在海平面上,曼隆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大船就代表着大客户,丹尼尔曾看到一个大船的主人足足买光了四个销售员的货物,那天,兴奋的四个家伙在酒馆从中午喝到了深夜。

    捏了捏拳,丹尼尔扔下了100贝利,夺门而出,他想要尝试一把,只要跑到港口就会有守卫,而曼隆他们是不敢在守卫面前动手的。

    冲出门外,丹尼尔并没有看到曼隆他们的身影,而远处的大船却越来越清晰,他能赶得上,在那船只靠岸前。

    然而有些距离却是无论如何也跨越不过去的,人生是这样,此刻的丹尼尔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全力奔跑的丹尼尔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绊倒,然后远远地飞了出去,狼狈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终于等到你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曼隆手中拿着一根棍子,狞笑着走向了倒在地上的丹尼尔。

    明明只差了两个街道。丹尼尔的心中充满了绝望,他跑不掉了,曼隆一伙人已经把他包围了。

    “看到我的手没有。”

    曼隆蹲下身,在丹尼尔面前露出了自己的右手腕,上面有着清晰的一个手印,只不过是紫黑色的:“这都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在酒馆中丢脸的样子,曼隆再难忍耐,狠狠一棍打在了丹尼尔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丹尼尔抱住了自己的右手痛苦的在地上打滚,张大嘴想要大喊,却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“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曼隆凶狠地环顾四周,四周的居民脸上露出害怕的神情,纷纷躲避,没有一个人打算出手帮助。

    “这些混账东西。”

    酒馆内的玛丽看到了曼隆几人的恶行,恼怒的折断了手中的烟,就要走出门去,却被依玛祖娜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死的,难道你看不到吗?”玛丽大声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你还是不能去。”依玛祖娜任然不选择让开道路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玛丽深吸一口气,她不知道依玛祖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但是她的耐心快要耗尽了。

    “冷静点,玛丽。”依玛祖娜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提醒道:“街道上的猎狗已经多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猎狗这个词语,玛丽的眼神瞬间警觉起来,隐秘的扫寻着街道的四周,果然看到了依玛祖娜提到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玛丽瞬间收拢了所有的情绪,重新为自己点上一支烟,以一个妩媚的姿势吐出烟圈:“傻站在门口干嘛,还不赶快回去工作,要是客人不满意了,我扣你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她插在口袋中的右手紧紧握住了金属打火机。

    正在行凶的曼隆几人当然不清楚自己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,现在的他们正享受着带给别人痛苦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大哥,那艘是天龙人的船,他们已经下船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小弟从港口处慌张的跑来,向曼隆等人宣布了这个不好的消息。他挤在最前面,准备第一时间推销自己的产,不过当眼尖的他看清站在甲板上的那个人时,顿时打消了想法,连忙跑来报信。

    “可恶,害我白高兴一场。”

    曼隆狠狠地一脚揣在装死的丹尼尔身上,他和丹尼尔一样,听到有大客户到来欣喜万分,要知道他可是笼络了不少的手下,都聚集在港口,准备大赚一笔,谁知道来得却是天龙人。

    如果要说那个地方最能体会到天龙人的权势,毫无疑问就是位于玛丽乔亚下方的红土港口了,在这里天龙人就是神一样的存在。而能在丹尼尔身上耀武扬威的他却连天龙人养的狗都不如。

    虽然天龙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一批人,但他们却从来不是做生意的对象。能被他们看上眼的东西只有两样,奴隶和恶魔果实。

    与其冒着成为奴隶的风险去做生意,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等待下一次机会,这些都是血与泪的教训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曼隆已经没有了继续收拾丹尼尔的兴致,他得马上走了,要是一不小心冲撞了那些傲慢的家伙,所有人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曼隆已经带着小弟们撤退了,躺在地上的丹尼尔挣扎着想要起身,天龙人要来的消息他也听到了,他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走,快走。”有居民不安地大喊。

    “妈妈,那个叔叔受伤了。”一个小女孩抱着手中的娃娃,指着在地上挣扎的丹尼尔。

    “妈妈也看到了,我们先回家去拿药再来帮他好吗。”年轻的母亲带着自己的女儿快速地离开了,谁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来,也许会,也许不会。

    渐渐地,四周的人群不断地消失,本是人来人往的街道慢慢地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艰难起身的丹尼尔,无力的垂着自己的右手,浑浑噩噩地挪动着脚步,他感觉自己的额头有液体流下来,伸手一摸却看到了满手的鲜血。

    原来流血了啊,我需要找个地方处理一下伤势,不然特蕾莎和蒙特会被吓到的。

    幸好前面就是艾玛大婶的店,她应该会收留我的。奇怪,为什么艾玛大婶的眼中满是惊恐,是被我吓到了吗,果然我这个样子实在太狼狈了。

    丹尼尔想要向街边靠拢,突然,他听到了背后有大量的脚步声响起,然后停下。

    是有人来帮我了吗?不行的,不能拖累别人,会被曼隆看到的,他可不是一个讲理的人。

    丹尼尔想要回头阻止,然后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无数的眼睛透过各个缝隙关注着街道上的情况,胆小的人更是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酒馆中,玛丽低垂着眼眸,火红的烟头是那样的刺眼。

    依玛祖娜不知什么时候端了一杯红酒在手中,此刻浅浅的喝了一口,脸上的表情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世界都好像安静了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