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章 震惊
    

    当一个浑身是伤,惨得不能再惨的人见到你的瞬间,跪在了你面前,你会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别人怎样不知道,但秦平却有点惶恐不安,他知道世界贵族的名头很大,但都受这么重的伤了,咱别在乎这种虚礼了行不行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秦平上前关心地询问,手在丹尼尔的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然而丹尼尔的耳朵中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,自从见到秦平的那一刻,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了恐惧,随着秦平的动作,他的意识渐渐地模糊。

    天龙人过来了,我完了!

    这是丹尼尔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喂,喂,振作点啊大叔。”

    秦平吓了一跳,咋还说晕就晕了呢,刚刚不还走得好好的嘛,想要讹人是不是。

    想归想,但秦平不能看着一个重伤患者就这么摔倒在地,连忙上前扶住向后倒的丹尼尔,洁白的衣服伤顿时染上了灰尘和血迹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跟随秦平的众人表情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普鲁斯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,白优雅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手套,迪恩的手指轻轻在刀鞘上扣动,赫鲁斯崇拜的看着自家少爷。

    而四周的空气却再一次凝固,所有关注的人看着秦平的目光中充满着迷茫,这个剧本好像不太对啊。

    你的枪呢?你的傲慢呢?

    捂着嘴的女士都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眼泪,结果现在是落还是不落?谁能来告诉她们。

    扶着丹尼尔的秦平如芒在背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啊。

    他不清楚四周的人都在想什么,但他却能感受到无双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这一刻他成为了绝对的中心。

    秦平咬咬牙,向着四周大声地呼喊:“大家都看到了啊,这个人可不是我打的,他昏迷前我都没有碰过他,和我没关系啊!我只是一个好心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认识他,赶紧来帮忙啊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普鲁斯无奈地遮住了自己的脸,自家少爷现在好是好,可就是感觉有点丢人啊。

    少爷就是解释都这么帅气。赫鲁斯的内心称赞。

    秦平环顾四周,他能看到周围有不少的人都在关注这里,但却没有一个选择上前帮助,无奈地小声嘀咕:“这个地方的人还真是冷漠啊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们有人懂治伤吗?帮他处理一下吧,我看他的情况很不妙啊。”

    既然别人都不来帮忙,只能他插手了,秦平看向了身后的一群人,目光一一扫视,普鲁斯,赫鲁斯直接跳过,然后是迪恩,白。

    真的是很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迪恩心中微微一叹,他站了出来:“大人,我懂一些这方面的知识,让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久病成医这句话还是有不少道理的,在他闯荡大海的时候,并不是每次受伤都能好运的找到医生,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草草的处理一下,久而久之也算是有了一点心得。

    秦平点点头催促迪恩:“赶紧地,别墨迹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允许的迪恩先是捧起了丹尼尔的右手,神色凝重,他刚刚看到过丹尼尔走路的姿势,就猜测丹尼尔的手臂可能是被人打断了,现在一看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还真是残忍啊,迪恩叹了一口气,等到检查完丹尼尔的全身,他心中有了初步的判断:“大人,他最严重的伤势就是右手臂,被人打断了,需要马上救治,不然以后可能会变得残疾。”

    “他满脸是血啊,没关系吗?”

    秦平担心地问道,手臂断了虽然严重,却不会危及生命,而丹尼尔的脸上满是鲜血才是最吓人的。

    迪恩却是摇了摇头:“不是的,头上的血迹是因为出现了伤口导致的。”说着伸手拨开了丹尼尔的头发,“你看就在这里,虽然看起来有点凄惨,但其实没那么严重,修养一下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会昏迷?”

    秦平只是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伤口就移开了视线,狐疑地看着迪恩,到底靠不靠谱啊。

    还不是因为被你吓得。

    当然这句话迪恩没有选择说出口,停顿了一下,选择了保守:“大人,只要口、鼻没有出血基本上大脑就不会有大问题,不过具体的情况我也查看不出来,所以我建议还是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。”秦平转身吩咐普鲁斯:“普鲁斯,你应该知道附近的医院在哪儿吧,赶紧带人把他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,赶紧过去把他抬起来。”普鲁斯点点头,招呼了一声自家的儿子,以前他会提醒自家少爷这样做有**份。但现在,只要是少爷决定的就一定是对的,他无条件拥护。

    为了救人,秦平一行人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尽头,然而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还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慢慢的,人们从房屋中走出。

    随后,街道从寂静中苏醒,巨大的喧哗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人们震惊地讨论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喂,艾玛,你说丹尼尔到底会不会有事,那个天龙人不会把他带走抓做奴隶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位妇女问道,她和艾玛的店紧邻,算是老朋友了。

    只是艾玛却没有回答,她呆呆的看着地上的血迹,眼中闪过一丝愧疚,眼中闪过挣扎,艾玛开口道:“帮我看一下店,我有事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……”妇女想要招手,但艾玛的身影已消失在了拐角处,只能小声嘀咕:“不会是去找野男人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酒馆之中的情形与街上相差不大,客人们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坐在吧台的玛丽睁大着眼睛,修长的睫毛微微颤抖,她的内心和表情一样十分的不平静,那是世界观崩塌的感觉。酥胸微微隆起,玛丽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开口道:“喂,你应该都看到了吧,那个男孩真的是天龙人吗?”

    依玛祖娜一口喝光了杯中剩余的红酒:“到底是不是,我想你的心中应该有自己的答案。虽然我也不是很相信会有这样的天龙人,但还不至于有人敢在这种地方冒充他们。”

    重新为自己倒了一杯酒,依玛祖娜轻轻摇晃着酒杯:“不过再怎么样,那也只是一个人而已,对我们的计划也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。所以,还是继续做好你的工作吧,玛丽,那些猎狗可还没有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在计划成功之后处理那些人渣。”

    玛丽咬紧牙关,要不是那些家伙,她今天也不至于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。”依玛祖娜面无表情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