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四章 菲尔迪亚
    

    秦平上辈子不喜欢与人交际,也不善与人交际,但偶尔还是会出去钓鱼,倒也能和一些钓友聊上几句。这辈子倒好,除了在船上的几天还接触了别人,来到玛丽乔亚之后他直接就当了一个月的宅男。

    这一次要不是应罗兹瓦德的邀请去看表演,秦平甚至不知道普鲁斯口中的神之竞技场并不在居住区中,它的位置其实已经相当靠近悬崖边缘了。

    行走在路上,秦平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天龙人向着相同的方向而去,目的和他一样。

    也许这个表演还不错?

    见此情形,秦平倒是开始对即将到来的表演会有了一些期待,贵族们的活动到底是什么样的呢?既然能受到这么多天龙人的喜爱,想必也差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休米尔斯家的儿子吗,你叫拉德莱德对吧。”

    一位手持拐杖的天龙人老者见到秦平停下了脚步,推了推自己的眼镜,微笑着主动打招呼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秦平已见到过不少的人,但说实话,论气质,还是要数他父亲休米尔斯以及眼前这位老者了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我,不过因为我失忆了,所以……十分抱歉。”秦平歉意地微笑,身为长者主动与他打招呼,自己却叫不出来对方的称呼,实在有点不礼貌。

    见到了自家少爷的窘迫,一旁的普鲁斯看准时机行礼:“尊敬的菲尔迪亚·圣大人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这也算是变相的替秦平介绍了来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菲尔迪亚哈哈一笑,摇了摇手,示意秦平不需为此感到抱歉:“我听说了你的事,你能平安归来实在是太好了。不过,那些胆敢对天龙人动手的家伙都该被抄家灭族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菲尔迪亚的拐杖在地上狠狠地敲击,露出了非凡的气势,随后,菲尔迪亚再次恢复慈眉善目的样子,微笑着:“既然你不认识我,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好了,我叫菲尔迪亚·圣,与你逝去的祖父曾是要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普鲁斯眼观鼻,口观心,并没有表现异议。

    秦平一拍脑袋,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这样,早上好,菲尔迪亚爷爷。”

    老而不死是为贼,尤其是那些与权力相关的人,能安安稳稳活到老的就没有一盏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所以在菲尔迪亚面前,秦平选择嘴甜一点,吃点亏就吃点亏,常言道吃亏是福,表现的更像是他这般年纪的模样,对他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是要去神之竞技场,参加罗兹瓦德与堂吉诃德两家举办的表演会吧,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走,怎么样?”菲尔迪亚微笑着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,提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秦平同意,普鲁斯悄悄变换了位置,退到了最后,一言不发地跟在两人身后。

    其实,但凡年纪轻的大多不愿意和年纪大的待在一起,如果是感情好的至亲那还可能例外。又或者是某些心智开的特别早的,懂得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道理,才会乐意和老人待在一起,学一些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就是因为年老的身上总会有一股暮气,坐立行走都透露着一股慢劲,和年轻人身上的朝气相冲。老人可能没觉得什么,但年轻人可就难受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秦平也是这样,虽说他上辈子也是20多岁的人了,但却一直被评价为心性未定,说得难听点就是小孩子脾气,来去随心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秦平性格是跳脱,但理智还是属于成年人的,不至于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你永远不能指望一个手持拐杖的人能走的多快,不管那拐杖是功能性的还是装饰性的,所以他只能亦步亦趋的跟在菲尔迪亚身后,压抑着自己烦躁的内心。

    倒是菲尔迪亚显然心情非常不错,脸上一直都是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“早饭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了,是和我父亲一起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他估计可没什么功夫陪你吃早餐了。”菲尔迪亚点点头:“你最近在干什么,听你父亲说你可是已经回来一个月了,可没怎么看到过你,总不会是你父亲把你禁足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,只是我这一个月都呆在家里看,因为有些东西忘记了,所以想尽快回忆起来。”

    谈话间,秦平隐去了自己学习剑道的事,因为普鲁斯曾经提到过,整个天龙人族群中,崇尚武力的基本没有。

    “恩,看很不错,看来这一次你成长了许多啊。要知道你父亲可是被称为最有希望接近那个房间的人之一了,你确实要像他好好学习才对。”

    菲尔迪亚赞许的点头,随后神情和蔼:“不过,想要恢复记忆可不能老是待在家里,还是要多出来走走。再说了,有些记忆丢了也就丢了,有不认识的人再重新认识一下就好了,我想大家也应该都会体谅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秦平点点头,菲尔迪亚的话确实很有道理,但事实是他最近在学习剑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,神之竞技场也越来越近。只是本来只需要十分钟左右的路程,硬是走了一倍有余。

    “有空了可以去我家坐坐。”

    哪怕年纪大了,菲尔迪亚的眼力也没有减退多少,秦平自以为掩藏得很好,但不自觉的情绪流露还是被他看在眼里。他觉得今天的交流已经差不多了,再下去就过犹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秦平随口答应着,反正答应又不要钱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菲尔迪亚在路口处停下了脚步:“很感谢你能陪老头子我走这么一段路,我还有点事,就不陪你过去了,我们在这里分别吧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应该是我很荣幸才对。只是前面就是竞技场了,菲尔迪亚爷爷你不进去看吗?”秦平奇怪的指着不远处的竞技场,这都到了,好歹也该进去坐会儿吧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的年纪大了,对那些东西的抵抗力也差了。”

    菲尔迪亚摇了摇头,他今天出来本就只是想找几个人聊聊。他不但不喜欢那样的场面,也不太看得起那些热衷于此物的天龙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五大家的后人可没几个喜欢这方面的,只是当着秦平的面他不会把这些东西说出来,于是微笑着:“你玩得高兴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菲尔迪亚爷爷你慢走。”

    秦平当然不会再劝,目送着菲尔迪亚离去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场景需要抵抗力?

    算了,不管是什么,进去看看就是了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