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五章 要“吃人”的夏露莉雅
    

    神之竞技场,光听名字还以为这是类似于古罗马竞技场那样的地方。直到秦平进去了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,外面虽然看起来差不多,但里面更像是地下打黑拳的地方。

    整个竞技场被一道巨大的石墙分割成了两大块区域,一左一右。

    右边又被分割成了十几个房间,有着良好的采光,房屋设施一看就很奢华,墙上雕刻的猛兽也是栩栩如生,咆哮欲出。反观左边则是完全相反的情况,黑暗、破旧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秦平就皱起了眉头,这种感觉就和自动步道一样,来的莫名其妙但却清晰异常。

    “哈哈,拉德莱德你总算是来了,我可是等了你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秦平在张望的同时,罗兹瓦德一眼就发现了他,微笑着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罗兹瓦德常年带着一副墨镜,也不知道是眼睛有问题还是怎么样,再加两撇上翘的胡子辨认度十分的高,秦平一眼就认出了他,连忙挤出一个笑容:“很高兴能受到你的邀请,罗兹瓦德叔叔。”

    秦平的礼貌让罗兹瓦德很高兴,那一声叔叔更是喊得他骨头都飘了起来,来到秦平身旁,拉着他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当初知道你出事的时候我可是担心坏了,还有我家的夏露莉雅,她一直在关心你的情况,现在见到你没事,她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感谢罗兹瓦德叔叔的关心了。”

    秦平尴尬地笑着,在走廊上交谈的天龙人们看到这一幕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罗兹瓦德这个家伙又在搞什么名堂?”有看不懂这一幕的天龙人好奇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休米尔斯的儿子。”另一个天龙人提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听说他被袭击了,连船只碎片都没能找到,他到是命大的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也幸好他没事,不然休米尔斯可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罗兹瓦德带着秦平渐渐远离,来到一个房间之外。

    “夏露莉雅,快看看是谁来了。”打开门,罗兹瓦德高兴地大喊。

    “是谁啊,父亲大人。”

    一个和秦平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疑惑地探出头来,与罗兹瓦德一样,俏丽的脸庞上戴着一副茶色的墨镜。

    随后目光停留在了秦平身上,眼睛瞪圆,神色惊喜:“原来是拉德莱德大哥来了啊,我还一直在担心你呢,现在见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!”

    罗兹瓦德刚一松手,夏露莉雅顺势接上,父女俩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看着自家女儿的表现,罗兹瓦德满意地点了点头,不枉他在家里孜孜不倦地教诲。

    罗兹瓦德很满意,秦平只能笑笑,浑身不自在,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女孩亲热地挽着他的手,为什么心里好慌。好在天龙人专属衣物很宽大,没碰到不该碰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罗兹瓦德竟然是个拉皮条的。

    “皮条罗”轻轻一咳:“我还要出去招待其他的客人,夏露莉雅你好好陪着拉德莱德,交流一下感情。表演开始前我会让人来叫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不给秦平拒绝的机会,立马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房间内瞬间安静了下来,秦平想要喊出口的话也只得继续咽回肚子里去。

    普鲁斯就站在门外,看着远去的罗兹瓦德偷偷撇了撇嘴,对方就像是偷到了鸡的黄鼠狼,两条胡子都快翘上天了。只是他才不担心,不管怎么说自家少爷都是不会吃亏的。

    房间中有一张名贵的沙发,夏露莉雅坐在一边,秦平离她隔了两个身位。

    看着巧笑嫣然的夏露莉雅,秦平尴尬地一笑,心中开始止不住的紧张,他感觉自己好像羊入虎口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夏露莉雅倒也是一个好看的女孩子,关键是他们完全不认识啊,一时之间秦平找不到任何的话题。

    秦平在尴尬的同时,夏露莉雅也在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孩。

    女孩子总是早熟一点的,像她这样的也就不例外。虽说本就是世界贵族了,但还是分为三六九等的,像她家也只能算排在中下游的水平。

    与现在的拉德莱德家尚且无法相比,跟别说以后了,只要休米尔斯不出意外,未来的强大已是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夏露莉雅信奉人的**是没有止境的这句话,为了更好的生活,她也不介意为之努力。

    所以当她父亲和她商量时,她并没有拒绝。而眼下,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,

    拉德莱德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夏露莉雅在短短地接触中就确定了,想起父亲说过眼前这个男孩失忆的话,夏露莉雅心中也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“拉德莱德大哥,你怎么会和我这么生分呢?”夏露莉雅装作伤心,泫然欲泣。

    所以说,女人这种生物真的很难懂啊。

    秦平顿时头大如斗,一个大写的懵逼贴在脸上。

    生分?我怎么可能不和你生分,我tm又不认识你。还有好端端的你能不能别哭啊,这来人还怎么解释?

    不对,就“皮条罗”的样子来看,应该是解释了对方也不会听才对,反而会高兴地送上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算了,让我好好想想,你和那个拉德莱德到底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秦平皱眉想了半天,脑海中却没有出现新的记忆碎片,他只能尴尬地挤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:“有吗?其实我失忆了,很多情况都想不起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遍解释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夏露莉雅狐疑的看着秦平。

    秦平点点头,真诚地说道:“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,我并没有骗你。”

    夏露莉雅立即露出了一个笑容,靠近了秦平:“太好了,我还以为拉德莱德大哥你讨厌我了呢。”

    秦平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,他总算是明白唐僧进盘丝洞的感觉是什么样了,不知不觉中,冷汗都下来了:“怎么会,我当然不讨厌你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我也不喜欢你啊,秦平心中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躲我呢?”夏露莉雅再次靠近。

    秦平嘿嘿一笑,再次后退:“天太热了。”

    这tm造的什么孽啊,那个该死的拉德莱德到底留了什么乱摊子给他。这表演要是还不开始,我就要**了啊。

    秦平压力很大啊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