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七章 表演,开始!
    

    其实你对一件事物的期待程度不但取决于你自己,还取决于你所处的环境。

    秦平在之前还对这个表演持可有可无的状态,那么面对夏露莉雅的他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期待着表演的开始。

    所以敲门声响起的时候,秦平浑身一个激灵,他感觉是“大师兄”回来救落入“盘丝洞”的他了。

    手忙脚乱的跑去开门,看着门外的小胖子,秦平一愣。

    怎么会是“二师兄”?

    秦平很惊讶,屋外的“二师兄”也吓了一跳,他老爹叫他来叫人,可没说过拉德莱德这个家伙也在。

    紧张之下,“二师兄”的鼻子中垂下了一绺鼻涕,然后呲溜一声又吸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哥,是父亲大人叫你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门被打开了,夏露莉雅恢复了往常优雅的姿态,被打扰的她也不恼怒,反正时机还多的是,慢慢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走到秦平身边,体贴地介绍道:“拉德莱德大哥,你应该也忘记他了吧,这是我的哥哥查尔罗斯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夏露莉雅。”查尔罗斯悄悄退后两步,也没考虑为什么自己的妹妹和拉德莱德会在一个房间内,他现在只想把父亲要求他传递的消息尽快通知完毕:“表演已经准备好了,马上就会开始,父亲大人让我来叫你,叫你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查尔罗斯在关键时刻还是将本来的你改成了你们,胖胖的脸蛋向上拉开了一个嘴角,对着拉德莱德讨好地一笑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的一家子。

    秦平又不是傻子,查尔罗斯对他的惧怕他还是看得出来的,在对比罗兹瓦德与夏露莉雅对他的态度,这关系确实是有够混乱的。

    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,秦平真的很好奇当初的拉德莱德到底是怎么和这一家子交往的。

    “拉德莱德大哥,那我们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夏露莉雅还想再继续挽住秦平的手,自从有了查尔罗斯出现在一旁做对比之后,她发现眼前的拉德莱德更加地帅气了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平一个箭步躲过了夏露莉雅伸过来的手,冲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普鲁斯看着自家少爷远去,行了一个礼后立刻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留下夏露莉雅在原地不悦地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没进场地以前还只是看着像打黑拳的地方,那么进去了之后,秦平就能肯定接下来的表演就算不是格斗,肯定也差不了多远。

    由普鲁斯带着进了一间包厢,秦平走到了落地窗前看着下方的场景。

    如果以秦平所站的位置算作地面的话,那么将要进行表演的场地就属于地下,在红土大陆之中,高度差大概有20米左右。

    整个场所设计的形状类似于漏斗形,最上方的一圈则是一个个独立的包厢,和秦平现在所站的地方是完全一样的。观赏者都是呆在包厢中也只能在包厢中观看。

    最下方表演的场地是一块正方形,地面上雕刻着复杂而又诡异的花纹,在灯光的聚焦下夺人眼球。秦平眼尖的在那些纹路中看到了一段一段的黑色痕迹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表演应该是格斗之类的,不会错了。

    秦平心中了然,上辈子就听说过越是衣着光鲜靓丽的人,对释放内心阴暗面的需求也就越大,这一类的产业也就尤其受到他们的喜爱。

    知道是格斗之类的表演之后,秦平的期待再次多了几分。这种事情以前只能在电视上看看,没想到现在他也有了亲临现场的机会。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他也走在了这条路上,虽然只是初学者,但观摩观摩说不定也能学到点东西。

    视线上移,秦平能看到不少的天龙人都站在了落地窗前,打量着外面的情况,有些和他对视的天龙人还友好的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一个招呼。

    秦平坐回包厢之中的沙发上,顺手打开暗格,从中取出一瓶红酒,然后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我为什么会知道这里有酒?

    秦平任由普鲁斯接过自己手中的红酒,陷入了疑惑。

    暗格在打开之前,从外面是看不出一丝痕迹的,也代表着不清楚构造的人是绝对不会知道酒是被放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事情好像有点麻烦了。

    秦平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。”

    夏露莉雅和查尔罗斯打开房门,走进包厢。

    罗兹瓦德遗憾地点了点头,他没看到秦平的身影,随后继续与眼前的人开始交谈:“堂吉诃德家的那位准备的怎么样了?马福斯。”

    “穆斯加鲁德·圣大人已经带来了他的三名奴隶,都在等候区了。”马福斯恭敬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罗兹瓦德点点头:“那就好,我的奴隶也早已准备好了,没问题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马福斯向着罗兹瓦德一家行礼之后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随着大门关闭,罗兹瓦德看着夏露莉雅,询问:“拉德莱德怎么没有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来得及邀请他就已经跑了。”夏露莉雅无奈地解释。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你明明知道拉德莱德那个家伙在房间里,你为什么还要派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查尔罗斯埋怨着自己的父亲,他的父亲明明应该知道他与拉德莱德之间是有冲突的,他还为此吃过不少的亏。

    “哼,难道我还能害你不成。”罗兹瓦德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耐着心解释:“正是因为你们之前有矛盾,我才想着让你过去搞好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现在的拉德莱德已经失忆了,以前的事情全都记不得了,你们之间为了争夺奴隶发生的冲突自然也是如此。所以,只要吃亏的你能放下架子,还愁搞不好你们的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可我为什么要与那个可恶的家伙搞好关系。”查尔罗斯不解地询问。

    真是蠢笨的家伙。

    夏露莉雅在一旁无奈地摇了摇头,样貌、家世、智商、能力,哪一样都比不过别人却不自知。将来如果她的哥哥执掌了家族,夏露莉雅已经预感到了家族的没落。

    想到这,夏露莉雅的脑海中又出现了那个身影,她还是要靠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罗兹瓦德生气地举起了手,看着自己儿子迷茫地脸,又心软地放下了,他也担忧自己儿子的未来。虽然衣食无忧绝对是不成问题的,但他还是要为自己的一双儿女铺好路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不需要向你解释这些东西,如果你还想从我这里借那些奴隶的话,就照我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这一次的赌注是什么?”夏露莉雅好奇地询问。

    罗兹瓦德的手指在扶手上叩击,平静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15亿贝利外加一艘航船。”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