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八章 表演,开始!(2)
    

    当普鲁斯将一杯红酒放在秦平面前时,窗外的灯光突然之间暗了下来,只剩下两束聚光灯照亮了一小块地方。

    “各位尊贵的天龙人大人们,在下马福斯。”盛装出席的马福斯手拿播音电话虫,站在聚光灯下。

    “很荣幸能为大人们主持今天的奴隶表演,今天角斗的双方是罗兹瓦德·圣大人与堂吉诃德·穆斯加鲁德·圣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每一位大人们都对具体的流程十分熟悉,但请容我继续在这里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角斗共分为三场,各位大人可以选择分开买每一场的胜负,也可以选择买三场总胜负,或者竞猜比分。”

    马福斯详细地介绍着今天的流程,还有最受这些贵族们喜爱的博彩。角斗这种东西从出现的那一刻就离不开博彩,前者为后者提供了生存的土壤,后者反过来促进了前者的繁荣,两者相辅相成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各位大人们可以随时选择下注,我们会将倍率时时传达给各位。”马福斯举起了自己的手,宣布道:“10分钟后,角斗将会正式开始!”

    每一间包厢的左上角都有一只小小的扩音器,将马福斯的话语清晰地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喂,普鲁斯,是什么公司敢在这种地方做博彩行业。”

    秦平好奇地看着一旁的普鲁斯,没有一定的实力就与天龙人们打交道是一件愚蠢的事情,这代表着你的财产随时都会离你而去,运气差的甚至连性命都不保。

    “少爷这博彩不是公司控制的,而是家族的产业。”普鲁斯解释着:“只不过具体是谁却不得而知,许多人猜测是五大家之一,但他们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。”

    秦平继续询问:“是不知道,还是不能说?”

    普鲁斯摇了摇头:“确实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平点点头,沉思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普鲁斯不可能瞒他,那么看来掌控着博彩的主人很不简单,或许他的父亲休米尔斯知道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少爷,要下注吗?”普鲁斯小声地询问。

    秦平回过神来,自哂一笑,他考虑这些东西干嘛,只要不作死到处树敌,他还怕什么,毕竟有个好爹吗。

    回到当下,秦平好奇地看向普鲁斯:“这要怎么个下注法?”

    博彩这东西上辈子他也只是玩过足球彩票,其他的倒也从来没碰过,谈不上喜欢,但现在有机会买一点也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普鲁斯指了指放在桌上的电话虫:“想要购买的都是通过电话虫下注,这里的电话虫都被设置好了,直接连通专员,要下注的话只要报出姓名,下注的金额和选项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给钱吗?那就不怕那些输了的人赖账?”

    秦平刚说完心里就暗骂自己蠢,都深不可测的还会怕赖账?在普鲁斯回答前改口说道:“那就给我下一万贝利,就买罗兹瓦德家赢吧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他还是与罗兹瓦德一家亲近点,自然要支持他们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货币以贝利为单位,购买力与上辈子的岛国货币相当,一万贝利换算下来怎么也有好几百呢。

    然而,普鲁斯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,面有难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平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少爷,最低下注金额1000万贝利。”普鲁斯尴尬地解释,还好这里没有别人,不然自家少爷可就要被其他的世界贵族们给笑话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家族有多穷呢。

    “1000万!”秦平情不自禁提高了声音,那可是60多万块呢,都可以买一个大一点的厕所了,然后现在就用来下个注?

    1000万贝利很多吗?当然多,这钱很多平民一辈子也不可能赚到,但对自家少爷来说好像不是这样吧。

    普鲁斯摸不着头脑,只能继续解释:“少爷你可以随意调用10亿贝利以下的金额。”

    10亿?

    秦平用眼神询问。

    普鲁斯肯定地点点头,这一对主仆在这一瞬间有着无与伦比的默契。

    “少爷还买吗?”

    眼看着10分钟就要过去,普鲁斯只好提醒自家还在发呆的少爷。

    “等等,让我再缓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提包厢之中的秦平现在有多震惊,10分钟很快就过去了,角斗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“各位尊贵的大人们,角斗正式开始。”

    在灯光变换中,雄浑激昂的声音传来,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带上第一场角斗的双方,他们分别是罗兹瓦德·圣大人的奴隶9号以及穆斯加鲁德·圣大人的奴隶8号。”

    随后灯光一转,两个奴隶已经站在了出口处,彼此看到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罗兹瓦德·圣大人的奴隶9号是曾经的大刀海贼团船长,悬赏金3000万贝利,未曾出战。”

    大刀9号手中握的武器并不是常见的武士刀类型,反而是一把宽面的大刀,脸上的一道刀疤诉说着他的凶狠。

    “穆斯加鲁德·圣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了鱼人奴隶,鱼人8号同样未曾出战过,但众所周知鱼人这个种族在体质上强于我们,所以这一定是一场激烈异常的战斗。”

    鱼人8号泛着一双死鱼眼,赤手空拳,但结实的身体却给人许多压力。

    两名奴隶走上了角斗场的中心,互相望着对方。

    他们在此之前从未见到过彼此,更别说有仇恨这种事情,但现在他们将要拼尽全力进行厮杀。

    一但成为失败者不是当场被杀就是在事后被恼怒的天龙人处死,只有胜者才有活下去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角斗现在开始!”

    在气氛最紧张的时刻,马福斯一声令下,对峙的双方立刻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刀9号充分发挥了武器的优势,在鱼人8号接近之前当头一刀砍下,大刀划破空气,发出了淡淡的哨音。

    鱼人8号不闪不避,仍是直面而上,弯腰,低身,然后一拳:“鱼人空手道,50枚瓦正拳。”

    “哦!鱼人8号的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大刀9号的身上,大刀9号后退了,他好像受伤不轻。”马福斯激情地解说着。

    捂着自己的肚子,大刀9号看向眼前鱼人的目光中充满着愤怒:“你这个该死的家伙,给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说完再次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“哦!奴隶9号就要砍中了,哎呀,真可惜,又被躲了过去。鱼人8号反击,这一下很严重,奴隶9号摔倒在地,口吐鲜血,看来要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台上的马福斯对于解说战斗十分的有经验,一双嘴巴快速而又清晰地解说着场上的比赛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类都该死。”

    鱼人8号来到打到9号的面前,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一拳打下。

    “奴隶9号的脑袋被打碎了,鱼人8号获胜!比赛十分的迅速,鱼人8号一直以巨大的优势领导着战局。”

    在马福斯回顾战局的时候,一个包厢中酒杯被摔碎了,一个包厢中传来了欢呼声,一个包厢中却传来了呕吐声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