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章 助兴表演
    

    秦平从来没有这样痛恨过一个叫身临其境的词语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场角斗的前车之鉴,第二场的整个过程中秦平确实做到了一眼也没有过去看,然而马福斯的解说仍然从喇叭中源源不断地传进来。

    通过那些话语,秦平感觉自己的想象力都被催发了出来,脑海中勾勒着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直到听到马福斯描述鱼人30号死亡的样子,然后,大刀9号的鲜血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呕,恶心的感觉又犯了。

    好在估计是刚才都吐完了,干呕了两声没有更多的东西出来,秦平成功压制住了这股冲动。

    心中倒是对马福斯有了一丝敬佩,他绝对算是这方面的人才了,就这本事放到他那个世界绝对能做到红透半边天的主持人。

    不过也只有这样的家伙,才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在天龙人的面前游刃有余吧,当然或许也与他背后的老板有一定关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兹瓦德包厢中,查尔罗斯正缠着他父亲讨要刚才的奴隶7号。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能不能把奴隶7号借给我。”

    查尔罗斯请求着,他看不出奴隶7号到底有多厉害,但是他知道这个奴隶赏金高,角斗又赢得干脆利落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对于自家儿子的请求,罗兹瓦德没有急着答应下来,他觉得可以在这个时候提一些条件:“那我刚才说的话你都记住了?”

    查尔罗斯皱了皱眉,愁的鼻涕都快要落到地上了,最终还是对奴隶的渴求战胜了他的虚荣心:“我记住了,我一定会与拉德莱德那个家伙搞好关系,不再和他起冲突。”

    搞好关系只要我去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夏露莉雅心中想着,对于自己的哥哥她实在是信心不大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罗兹瓦德点点头,他对查尔罗斯的信心其实也不大,但这份心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“等结束后你自己去奴隶囚室要人吧,我会吩咐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父亲同意了,查尔罗斯开心地坐回座椅,吃起了零食,他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坐在奴隶7号宽阔的背脊上的威风场面了。

    应付完自己儿子的罗兹瓦德看着下方毫无动静的角斗场,眉头一皱,心中闪过一丝狐疑,为什么突然没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比起第一场的大刀9号,鱼人30号死的也算体面,所以这一次不需要去清理角斗场的地面。

    只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宣布第三场开始的消息却迟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就在包厢中的天龙人们纷纷起疑之后,马福斯再次出现在了角斗场中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让各位大人们久等了,因为在下突然收到了一个最新的通知。”

    马福斯面带歉意地冲着各个包厢鞠躬,随后开始解释原委。

    “因为前两场比赛的时间都特别短,所以在第三场比赛开始前,我们决定临时增加一个环节,那就是久违的赛间助兴表演!”

    赛间助兴表演?

    秦平紧皱的眉头突然松了开来,疑惑的看着一旁的普鲁斯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普鲁斯仔细想了一下,回答道:“这些奴隶角斗表演说穿了其实是天龙人与天龙人之间的斗争,所以很多时候角斗的奴隶们实力并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会差距比较大,有时却十分相近。这就导致了决斗时间也同样会出现很大的变数,过长活过短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为方便秦平理解,普鲁斯就举了一个例子。

    “就像今天这样,两场比赛加起来的时间也不过是十几分钟而已,再加上中间的间隔时间,也就堪堪半小时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过长还好,天龙人们可以看的更加尽兴,但过短却容易引起天龙人们的不满。”

    “每当这个时候,就会出现助兴表演来添补时间,算是提供给天龙人们一个额外的娱乐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那具体内容是什么?”秦平点点头,这有点类似与以前的拉拉队中场表演,但不完全相同。总不至于还是什么血腥残忍的东西吧,说不定他还可以看看。

    普鲁斯仔细回想了一下,说道:“并不是每一次的表演会都会有这个节目,节目内容很多时候都是临时决定的,我记得上一次是邀请了一名在玛丽乔亚做客的著名音乐家前来演出。”

    就在主仆两人对这个助兴表演进行交流的时候,角斗场中出现了新的动静。

    在聚光灯的照射下,两名守卫一左一右的从两个出口出现,走向角斗场中央。

    一个守卫推着一个箱子,上面被黑布包裹起来,勉强能看到被遮住的物体外形。

    另一个守卫则是牵着一名满脸污渍的女奴。

    这名女奴满脸污渍,看不清面孔,头发散乱的披在肩上,衣服破旧,双手被一根铁链缚在身后,另一头择握在护卫手中。随着护卫的拉扯,踉踉跄跄。

    从听到是助兴节目,好奇的秦平就来到落地窗前。

    此刻看到这一幕场景,他皱了皱眉,之前好歹都是五大三粗的男***隶,要么是鱼人,要么就是海贼。

    但现在却出现了女性,看到她,秦平就想起了赫鲁斯口中的克尔拉,这一次他来这个竞技场的目标之一。

    “普鲁斯,你见到过赫鲁斯说的那个克尔拉吗?你看看,下面那个是不是。”秦平伸手指了指下面,示意普鲁斯。

    普鲁斯却是挠了挠头:“少爷,说来惭愧,我从没见到过那个奴隶,只知道她是在这个竞技场干活的,赫鲁斯那个臭小子也是在这里和她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好像年纪没有那么大。”普鲁斯思考许久,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什么叫好像!秦平无奈地摇了摇头,算了,还是结束后再去找吧。

    当把东西运到角斗场中央之后,两名守卫就退到了一旁的黑暗之中,将舞台留给了马福斯。

    “各位大人,我十分感谢你们的耐心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马福斯走到箱子旁,面带自信的微笑,他相信这一次的节目一定会让那些天龙人们感到满意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。”

    马福斯的手抓住了红布的一角。

    “就让我为大家揭露这个节目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手一扬,红布飘扬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,恶魔果实种类猜测!”

    红布轻轻地飘落在一旁女奴的身后,

    一颗红色的奇怪果实出现在了众人面前!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