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五章 战斗(3)
    

    “要输了啊,穆斯加鲁德。”

    包厢之中一片愁云惨淡,两名压了不少钱的天龙人现在有点后悔,他们感觉这些钱已经离他们远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没看到鱼人1号又站起来了吗?他一定会赢的。”

    穆斯加鲁德此刻也是烦躁不已,一上来就见到鱼人1号取得优势他还很高兴,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,场上的形式就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的奴隶1号一直在挨揍啊。”

    一名天龙人伸手指了指下方,话音刚落,费舍尔·泰格再次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说了,现在只要静静的看着就好了,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。”

    场上。

    再一次从地上爬起的费舍尔·泰格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弗兰迪从墙上抽出了锯齿刀,留下了一个缺口,看着费舍尔·泰格露出了嘲讽的笑容:“现在局势应该已经很明朗了吧,不过我可不会再给你认输的机会,我一定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局势明朗?”费舍尔·泰格挤出了一个笑容:“我可是一直对自己充满了信心,因为我内心的守护要比你沉重的多。”

    弗兰迪哈哈大笑:“所以说,鱼人都是一群没有脑子的家伙,你现在根本近不了我的身,又没有武器,你如何赢我。”

    “近身?我觉得我并不需要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说着,在弗兰迪疑惑的目光中,右手成掌,微微下切,一滴水珠开始在掌心凝结,悬而不坠。

    “鱼人空手道。”费舍尔·泰格缓缓蓄力,大喊一声:“击水。”

    咻!

    水滴已超越音速的速度飞行,在这么短的距离下弗兰迪完全反应不过来,等他听到声音的时候就已经中招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石块飞溅,烟尘四起。

    弗兰迪单膝跪地,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腹部,惊恐的看着费舍尔·泰格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家伙,竟然只凭一滴水……”

    弗兰迪不敢置信,刚才那一滴水的威力竟然如此惊人,哪怕穿透他身体之后轰击在墙面上,余威也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(马福斯:“我们看到了什么?一滴水!鱼人1号竟然打破了僵局,只凭着一滴水就重创了弗兰迪,他找到克制弗兰迪的办法了。局势再次出现逆转。”)

    “鱼人空手道!”费舍尔·泰格再次蓄力,喝道:“击水。”

    当。

    弗兰迪的身体在地面上犁行,后怕的看了一眼锯齿刀上的深坑,恼怒不已:“你这个家伙,打得我真的好痛啊。”

    起身,冲了过去,他不能再拉开距离给费舍尔·泰格有放击水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鱼人空手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我一刀。”看着费舍尔·泰格又要再次释放击水,弗兰迪直接甩出了手中的锯齿刀,可怜一把大刀完全被用来当作了“明”器。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只好放弃了这一次机会,虽然他还是能放出来击水,但绝对会被随后飞到的锯齿刀击中,这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再抬头,弗兰迪已经赶到,神情狰狞地挥舞着铁锤,腹部已是一片血红,被击水打出的伤口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弗兰迪大意之下已是吃了一个大亏,才明白他刚才的话是多么可笑。

    “鱼人空手道,一千枚瓦正拳。”

    躲过一锤,费舍尔·泰格递出一拳,弗兰迪只能用自己空出的左手相迎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往后滑行了两米才止住了退势,反观弗兰迪也并不好受,连退了好几步,沉重的脚步声带来了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刚一站稳身体,双方再次对冲了过去,在方寸之间激烈的搏斗着。

    (马福斯:“比赛终于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,角斗的双方都放弃了远距离的攻击方式,选择了拳拳到肉的搏斗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是只要鱼人1号被弗兰迪打到一锤基本就宣告了失败,可他灵活的身躯却一直让弗兰迪在做无用功。

    反观弗兰迪庞大的身躯却一直受到鱼人1号的打击,不过暂时还没有多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究竟最后的胜者是谁,我想马上就会有答案了。”)

    这激烈的搏斗牵动着每一位观战者的神经,自信如罗兹瓦德和穆斯加鲁德也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气定神闲,看着焦灼的战局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

    另一旁的秦平也是,说好了不看结果熬不住马福斯在那里生动的解说,想着光听声音也能大致想象出画面,就像第二场那样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看呢,况且第三场的角斗确实是旗鼓相当,那一波三折的优劣翻转,看得人热血沸腾,过瘾至极。

    尤其是此时此刻鱼人1号那“瘦小”的身影在弗兰迪的打击下闪展腾挪,时不时的用拳头反击,偶尔更是与弗兰迪对上一拳,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这一切犹如在刀尖上跳舞,一个不渗绝对是身死当场的下场,秦平的心都揪紧了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人总是会同情弱者,这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秦平知道那个“小巨人”弗兰迪是罗兹瓦德奴隶,但他还是更希望费舍尔·泰格能够获胜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想再看到有人凄惨地死在这个角斗场上了。

    要是迪恩在这里就好了。

    秦平后悔地想着,他很想知道下面这两人到底是谁会赢,这种把心提起来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如果是迪恩应该可以做出一点预测,但现在在他身旁的只有普鲁斯,这个称职的管家做事还可以,对战斗却是一点不懂。

    所以要知道结果,只能等两人分出胜负了。

    再次把视角移回到场上。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与弗兰迪已是气喘如牛,两个人短暂地分了开来,保持着一个既能随时进攻,又有时间进行防守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鱼人,今天和你战斗不但浪费了我很多的睡眠时间,还害我受了这么重的伤,都不知道要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得回来。”

    弗兰迪不断地往右手上缠绕着铁链,几次的对拳之中别看是势均力敌,但他知道自己还是吃了亏得。

    每一次撞击他都会感觉自己的手上会有震动感,然后蔓延至全身,每一次他都会难受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,不过思考后的他觉得或许在手上包一层铁链会好很多。

    看着弗兰迪的动作,费舍尔·泰格没有言语,在战斗中不单要躲避铁锤、注意不被铁链缠到,还要小心弗兰迪的拳头。

    紧绷的神经一直不敢松懈,这不但耗费了他大量的体力,此时的精神也已经十分疲惫。

    不能再拖了。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想着,有了铁链包裹的弗兰迪还是占据着优势。

    或许我应该再疯狂一点,

    为了族人。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