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六章 胜负
    

    下定决心的费舍尔·泰格调整着呼吸,他打算和弗兰迪在几招之内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再缓缓吐出,胸口处的疼痛在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,费舍尔·泰格说道:“你的铁链缠绕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真是狂妄。”

    弗兰迪嗤笑一声,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羞耻,反而觉得眼前的这名鱼人愚不可及。放着有武器不用也就算了,看到他在这里缠绕铁链竟然也没有上来阻挠。

    等到整个小臂也都被铁链包裹,弗兰迪露出了残忍的微笑:“现在,就让我来告诉你,武器对于战斗有多么的重要。”

    他喜欢武器,哪怕不会用刀,但也要在手上拿一把,为的就是可以多一样武器。

    双方之间的距离极短,几乎算得上刚一有动作,两人就已经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,该死的鱼人。”

    “鱼人空手道,3000枚瓦正拳。”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眼神坚定,出拳,出拳,再出拳,只要拳头够坚定、速度够快,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。

    (马福斯:“什么情况!在弗兰迪这凶猛地一锤之下,鱼人1号竟然没有选择闪避,他是疯了吗?”)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巨大的气旋围绕着战斗的两人产生,随后炸开。

    咔擦。

    一道裂痕在拳头和锤子的相交点出现,然后蔓延至整个锤声。

    随后,在砰的一声轻响中,弗兰奇的锤子碎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恐惧地后退了一步,看着眼前的这个鱼人,弗兰迪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:“你就是一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弗兰迪对费舍尔·泰格产生了一丝恐惧,用拳头对铁锤这种事竟然也有人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,引起了角斗场的短暂寂静,在包厢中的秦平也张大了嘴巴,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幕发生。

    “这个鱼人真的是生物吗?”

    秦平用颤抖的声音询问一旁的普鲁斯,对于这一点他十分的怀疑,怎么可能有人用血肉之躯就做到这一点的,那可是大如电脑的实心铁锤啊。

    在一旁的普鲁斯也被吓得不轻,只是他想的却是另外的层面。

    少爷现在也在学习剑道,也许他未来就会与这样的敌人做对手,这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犹豫地看着秦平,普鲁斯觉得自己有必要上去劝一劝,可是转念一想,还是决定把这件事交给自家老爷去做。

    只能叫赫鲁斯那个臭小子以后多用功了。

    普鲁斯想着,然后回答道:“少爷,那个鱼人肯定是生物啊,你看他的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右手已经没有知觉了……费舍尔·泰格看了一眼已经血肉模糊的右手,他毕竟是血肉之躯,哪怕打碎了弗兰迪的锤子,但他也付出了一只右手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蠢货,蠢货,哈哈,你就是一个蠢货,就算是疯子你也还是蠢货。”

    短暂的恐惧过后,弗兰迪看出了费舍尔·泰格的右手也已经废了的事实,突然开始轻松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那个鱼人右手已经不能用了,他还怕什么,索性扔掉了手中的把手,大步向着费舍尔·泰格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你的拳头很有力量,要是打在我的身上我已经输了,但是你竟然愚蠢的选择和我的锤子去硬拼,现在我看你还怎么挥出拳头。”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左手在前,右手在后,换了一个起手式,沉声道:“我还有一只手,足够打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把你另一只手也打废。”

    弗兰迪眼神凶狠,厉声说道,随后挥舞着铁拳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铁拳,包裹了铁链的这一拳就算没有锤子那般威力,但如果被打到,凭弗兰迪的力气,费舍尔·泰格也绝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本事,那你就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一喝:“鱼人空手道,千枚瓦正拳连击。”

    一拳又一拳,费舍尔·泰格仿佛是真的陷入了疯狂,锲而不舍地和弗兰迪对着拳。

    终于,在第8拳之后,弗兰迪拳头上的铁链也碎了开来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。

    一段又一段的铁链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捂着不断颤抖的右手,弗兰迪脸上却扬起了胜利的微笑:“吃吃吃,我承认你是一个强大的对手,可是今天的胜利是我的了,因为你已经再也打不出拳了。”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痛苦地喘息着,他的双手无力地垂落,鲜血从血肉模糊的伤口处不断低落,他的两只手都已经废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难道你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吗?”

    弗兰迪好整以暇地看着费舍尔·泰格,他没有急着上去解决对手,他享受与失败者言语交流的成就感,这种感觉令他陶醉。

    “我打过无数次角斗,你还是令我花费了最多时间的一个,也是让我受伤最重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摸了摸仍然在流血的腹部,弗兰迪心有余悸,那样威力的水滴如果再多挨几下,也许先倒下的人就会是他了。

    可是费舍尔·泰格任然沉默不语,弗兰迪开始烦躁起来,对手不接他的话,就好像一拳打在空气上,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于是,弗兰迪缓步向前,一边走,一边给费舍尔·泰格施加着压力:“许多对手在被我打到之后,都跪倒在地,祈求我饶他们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类,也有鱼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们最后还是被我锤烂了脑袋,因为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记得有个鱼人苦苦哀求着说他还有孩子,他想回去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愚蠢之极,身为奴隶,又走上了角斗场竟然还想活着回去,我毫不犹豫地杀了他,一刀把他砍成了两段,我觉得他应该感谢我才对,是我帮他解决了痛苦。”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呼吸一滞,他想起了霍迪·毕波,那个善良的鱼人族男子,那名已经再也回不去的鱼人。

    抬起头,看着聚光灯,费舍尔·泰格的眼眶中蓄起了泪水。

    灯光真的好刺眼啊。

    “是该好好看看聚光灯了,因为这是你能看到的最后光明了。”

    弗兰迪停下了脚步,巨大的身影笼罩了费舍尔·泰格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黑影,费舍尔·泰格低声自语:“对于人体而言,大腿的力量一般是手臂的三倍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弗兰迪疑惑道,他刚才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如果进行严格的训练,可以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,但差距其实一直都在。”

    看着神情不对的费舍尔·泰格,弗兰迪开始有点不安,怒骂道:“都要死了还在那里喋喋不休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在鱼人空手道中用腿的招式普遍要比用拳的招式威力大一倍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不再犹豫,弗兰迪一拳捶下,他要敲碎这个鱼人的脑袋,就像以前他杀死过的那些对手一样。

    “鱼人空手道,6000枚瓦回旋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凌空跃起,在弗兰迪惊恐的眼神中一脚踢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弗兰迪巨大的身躯飞了出去,撞在墙上,巨大的撞击力度引起了上方包厢的一阵颤动。

    等到尘埃落定,弗兰迪已经无力地躺在了地上,满嘴鲜血,嘴中没剩下几颗好牙,已经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过度依赖武器的你,连这些基本常识都已经遗忘了吗。”

    费舍尔·泰格缓缓吐出一口气,他赢了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