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七章 结束
    

    最后的胜负来得让人猝不及防,却又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那一下的震动,秦平不相信只有他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估计现在很多人还是处于懵逼状态,哪怕有人猜到了结果,但这曲折的过程是绝对不可能猜到的。

    寂静,震惊的情绪正在发酵着。

    输得人都准备庆祝了,结果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去了,赢得人本已开始抱怨,结果同样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,峰回路转得太快,他们都闪到腰了。

    最后,打破这诡异气氛的还是马福斯。

    “我们看到了什么,真是不可思议!没想到在最后关头,鱼人1号以一个精彩的回旋踢绝地翻盘,直接打败了连胜三场的弗兰迪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弗兰迪一定没想到鱼人1号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招式,他当时的表情可是轻松至极,以为自己胜券在握,可结果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失败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今天三场角斗已经全部结束,最后的胜者就是堂吉诃德·穆斯加鲁德·圣大人。让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马福斯还在外面滔滔不绝,但罗兹瓦德却没有了任何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奴隶,这回看我不好好教训他。”罗兹瓦德恼怒不已,想着自己一直夸下的海口,他就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尽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起了杀了那个奴隶的想法,但马上就放弃了,至少在获得实力更加强大的奴隶前,他是不会这么做的。不过,他却不会让弗兰迪好过就是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说我一定会赢的,看到了吗,你们两个家伙。”穆斯加鲁德放声大笑,他从没有觉得像现在这般扬眉吐气过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刚才谁骂得最凶。

    两名天龙人在心中腹诽着,刚才鱼人1号打碎弗兰迪锤子的时候,穆斯加鲁德可是跳脚大骂,各种恶毒的话是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两个也没有好多少,既然现在都赢了,那么权当无事发生过,随即高兴地应和:“真是多亏了你啊,穆斯加鲁德,今天我们可是大赚了一笔啊。”

    “穆斯加鲁德,今天晚上就去我那儿,我们可得好好的庆祝一下。”一名天龙人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”穆斯加鲁德眼中闪过一丝兴奋,嘴角挂起一丝微笑:“可不能让罗兹瓦德那个家伙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想他现在一定不好受吧,哈哈。”

    包房中的三个人,相视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罗兹瓦德好不好受不知道,但走出包厢的秦平却是感觉缺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学刀的,他真的很想看到有人用刀,做梦都想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简单的摆个架子,然后砍砍铁块这种,因为这个迪恩也能做得到,秦平要看的是用刀来战斗。

    但今天的三场角斗却没有一个人是会剑道的,弗兰迪倒是有一把,可一把刀掉在地上的时间都比在手中的时间要长,显然不合格。

    普鲁斯看着站在门口的秦平询问道:“少爷,我们接下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先去与罗兹瓦德叔叔告别一声吧,然后就去找人。”秦平想了一下,然后不放心地询问道:“你应该知道待会我们要找谁的吧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自信一笑,自家少爷又外行了:“少爷,不需要我们去找他们,你只要到了地方,自然会有人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秦平放心了,随后一愣,问道:“普鲁斯,那三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他看到了罗兹瓦德一家与三个天龙人对峙在了一起,看表情好像不是很愉快。

    “少爷,带头的那个就是堂吉诃德·穆斯加鲁德·圣。”普鲁斯悄悄的在秦平的耳边介绍着,随后补充了一句:“他们与老爷的关系一般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一解释,秦平立马就懂了,这就是常见的胜利者在向失败者炫耀的戏码。

    只是要不要上去帮忙呢?

    秦平有点犹豫,帮人出头不是他的风格,要是胡乱出头惹出大麻烦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普鲁斯是个人精,早从自家少爷的脸上看出了端倪,贴心地提醒了一句:“少爷,老爷靠得住。”

    狗腿子……看了一眼微笑的普鲁斯,秦平心里吐槽着,恶少欺男霸女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有这种家伙在。

    不过确实是帮他下定了决心:“那我们就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点受不了罗兹瓦德一家的热情,但总没亏待过他,能帮还是要帮一把的。

    秦平还未靠近,就大声喊着:“罗兹瓦德叔叔,我正找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平的声音,罗兹瓦德在墨镜之下的眼睛看了一眼秦平身后的普鲁斯,却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然后哈哈一笑:“拉德莱德,今天的表演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没有打算介绍一旁的穆斯加鲁德几人。

    当然是不好了……秦平心中想着,但说好和不好却都不是很合适,只能点点头:“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哟,原来是拉德莱德啊,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被冷落的穆斯加鲁德主动出声,亲切地冲着秦平问好:“我是穆斯加鲁德,以前见到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为了照顾罗兹瓦德的情绪,秦平只能标准的微笑,既不亲近也不疏远。

    “既然拉德莱德在这里,那么我也就不和你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穆斯加鲁德见好就收,要奚落罗兹瓦德以后可有的是机会:“我们还要去开庆祝会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路过秦平身旁之时,突然邀请道:“拉德莱德你要来参加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父亲还找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秦平自然地编着瞎话,正常一点脑子的人这时候绝对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可惜。”穆斯加鲁德摇了摇头,脸上露出了十分遗憾的表情,随后一顿:“哦,对了,罗兹瓦德你可记得把钱送到我家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罗兹瓦德也不生气,在有外人的时候,他反而更加有忍耐性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在一片嬉笑中,穆斯加鲁德三人远去了。

    “要去我家坐坐吗,拉德莱德。”“皮条”罗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秦平看了一眼一旁眼睛生辉的夏露莉雅,连连摇头:“不了,我是真的还有事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微微一笑,不给罗兹瓦德再挽留的机会,直接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平也走了,罗兹瓦德招呼着自己的一双儿女,他们没必要再留在这个地方惹人笑话。

    本是众人齐聚的这个角落顿时散得干干净净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