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八章 这个我也要了
    

    要想找一个奴隶,就免不了要去竞技场的左侧。

    嗒,嗒,嗒

    强忍着心中的不适,走在昏暗的走廊中,自从踏进这一片区域开始那不舒服的气息就一直环绕着他。

    他也曾询问过普鲁斯是否有这种感觉,得到的却是否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穿过短暂的走廊,来到一个大厅之中,上方是透明的圆顶玻璃,在阳光的照射下,大厅十分明亮而温暖。

    再前方则是出现了一左一右两条岔路,方向不同,却是一样的黑暗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秦平的视线突然被那右边那条走廊吸引了,

    恍惚之中,他感觉那里好像是……

    地狱!

    “少爷,少爷!”

    空洞的眼神出现变化,秦平回过神来:“啊,普鲁斯你这是在叫我吗?”

    普鲁斯:“是的,少爷,你刚才怎么突然就站着不动了,是因为之前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。”秦平摇了摇头,含糊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就太好了,我们现在应该往这走。”普鲁斯也不疑有他,继续在前领路:“还有少爷,待会交谈就让我来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毕竟是要求别人,你要是谈也得和其他的贵族谈,如果是我就没那么多问题了,我也一定能办好的。”

    防止自家少爷瞎想,一边走着,普鲁斯一边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有不懂的就听,在这一点上秦平一直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渐渐地,沿途的守卫多了起来,但无一例外,见到秦平都恭敬地行礼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等再次走到一个大厅之中,一名盛装的男子迎了上来,正是刚才在现场解说的马福斯。

    马福斯微笑着行礼:“原来是拉德莱德·圣大人,却不知道大人来此有何贵干。”

    早在他们一路过来的时候就有守卫向里面汇报了情况,马福斯才会掐准了时间在这里迎接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笑容,秦平很难相信对方是一个实力不俗的人,想着普鲁斯的交代,他只是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普鲁斯则倨傲地回答道:“我们是来要一个奴隶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奴隶自然是没问题。”马福斯爽快地一笑,随后笑容一敛,用试探的语气询问道:“只是,大人,您是不是走错了。”

    奴隶囚室关满了天龙人们购买来的奴隶,交由他们看管,每当天龙人需要提取奴隶的时候自然也是到这来的。但那可是在另一条走廊,这里是像他这种工作人员呆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没有走错。”普鲁斯很确定地说道,“这一次我们是特地来找你的,因为我家少爷要的奴隶是属于你们大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大人的奴隶?”马福斯一愣,疑惑地看着秦平,他可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,天龙人可没有向别人要奴隶的习惯,他们丢不起那人。

    再说了,只要他们想,什么样的奴隶找不到,为什么还特地去要呢?

    普鲁斯点了点头,善解人意地说道:“没错,一个在这里工作的女奴。有困难你就提,该是什么条件就是什么条件,我家少爷不会让你难做的。”

    马福斯再次确认了一遍秦平的眼神,发现他们是真的为了这个目的来的,稍一思考就点了点头:“没有问题,只是还请拉德莱德·圣大人在这里稍作等待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马福斯的背影,秦平皱了皱眉,悄悄询问道:“这是同意了吗?可是他还没问我们要谁啊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微微一笑却是了然于心:“少爷,这事他可做不了主,他还先要去往上汇报才行,只要他的上面那位同意了,那就不会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让秦平等很久,马福斯再次步履匆匆地赶了回来,脸上洋溢着轻松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他的主人一定点头了。”普鲁斯在秦平的耳边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有着普鲁斯的阅历,秦平心中算是对这件事有了把握,同时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拉德莱德·圣大人,我已经命令守卫们去提押所有在这工作的女奴了,还需要一会儿功夫。”马福斯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辛苦你了。”秦平故作高深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秦平不说话,其他人也不可能交谈,好在守卫们的工作效率还是挺快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们就受到了通知,所有的女奴都集合完毕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还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马福斯带着两人来到一个房间中,介绍道:“这些就是在我们这里工作的女奴,一共12名,大人想要谁直接带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平一走进房间就皱起了眉头,放眼望去,那些女奴高低各不相同,但全是衣衫褴褛,瘦骨嶙峋,头发蓬乱,脸上都有着浓浓的灰渍。

    秦平一一扫去,她们全都低着脑袋,没有一个敢和秦平对视。

    秦平起了把她们全都要来的心思,一番挣扎,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,吩咐道:“普鲁斯,你找吧,我在外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奴隶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的词语,也许不看到那个场面就会好一点吧。

    人既然已经召齐了,再从中找出一个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,看到普鲁斯领着一个小女奴出来的时候,秦平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种地方呆了。

    突然,他们听到一阵急切的脚步声,一名守卫提着一个女奴匆匆赶来:“大人,这是最后一个女奴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意外情况,马福斯皱了皱眉,神色冰冷地看着那名守卫:“我不是说过要把她送去苦力间的吗?你为什么带她回来了?”

    守卫脸色一变,眼神惊恐,战战兢兢地解释:“我听说要把所有的女奴都来,所以才会……”

    马福斯打断道:“我知道了,不过现在不需要了,你继续带她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秦平认出了这名女奴,看着那倔强、仇恨的眼神,他心中有了计较:“这个我也要了,你开个价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?”马福斯却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怕我家少爷出不起钱吗?”普鲁斯不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马福斯解释道:“我相信大人刚才应该也看到了,这个女奴有袭击的倾向,还是送去苦力间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家少爷的身边有着实力强大的护卫,怎么会怕一个女奴,再说了把她手脚绑上不久行了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不屑道,一个女奴而已,能反上天了?

    “那行,不过为了安全起见,我让两名守卫护送你们过去。”马福斯点点头,也不再劝,反正他得了指示,对方要什么都可以给,只要付钱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回去的路,秦平一马当先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