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章 宝贵?
    

    波雅·汉库克张了张嘴,本要张口说出自己的名字,却突然警觉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不对劲,我为什么会想要回答这个天龙人的问题?

    看着秦平的眼神中充满着提防,波雅·汉库克觉得一定是眼前这个天龙人搞得鬼。

    再次没有得到回答,秦平也没有丝毫的办法,还是先去安抚另一个好相处的吧。

    至少,相对而言。

    “你先穿上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秦平看着克尔拉吩咐道,这一大块排骨看得他心酸,要是一个丰满的美女或许他还能养养眼,想着,本能地看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同样是奴隶,怎么有的人发育就可以这么好……秦平的心中感叹着。

    感受到了秦平偷偷摸摸的目光,女人的第六感发动,波雅·汉库克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心虚地回头,发现克尔拉任没有动弹,秦平清清嗓子:“克尔拉,我命令你赶紧穿上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听到命令,克尔拉总算是有了反应,立马穿戴好衣服,不安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一个僵硬的笑容出现在了脸上,没当不安和恐惧她总是这样。

    任重而道远啊。

    看着性格扭曲的克尔拉,秦平心疼地不行。下定决心,他一定要让克尔拉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少爷,赫鲁斯到了。”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普鲁斯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赫鲁斯和克尔拉之间并没有发生多么曲折离奇的故事。

    就是偶然之间彼此认识了对方,然后赫鲁斯心生同情,扯着休米尔斯的大旗,隔三差五的往里跑。

    或许,克尔拉能活到现在其实也是因为如此吧……看着克尔拉的笑容总算是有了一丝真诚,秦平也觉得自己洒脱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普鲁斯,她们两个应该怎么安排?”秦平询问道,脑子一热的后果就是有更多的麻烦需要解决。

    不过有问题找普鲁斯,现在已经成了他的习惯,他由衷地发现,有这样一个管家真的很省心。

    体贴,聪明,忠心,做事稳妥,优点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听到秦平的问题,克尔拉眼中隐藏着期待,一脸戒备的波雅·汉库克也悄然支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和天龙人在一起哪怕再危险,但也绝对比那个暗无天日的奴隶区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来了……被询问的普鲁斯心中一叹,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头疼的看着自家少爷,普鲁斯很无奈,虽然失忆后的少爷性格变了,但还是一样的喜欢给他出难题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觉得她们待在奴隶区才是最合适的。”普鲁斯抱着侥幸建议道:“只要少爷吩咐下去,她们是不会受到虐待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普鲁斯的话,克尔拉的身躯一抖,波雅·汉库克眼中一暗。

    赫鲁斯更是忍不住喊道: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恼怒地瞪了一眼自家的混账儿子,这是还嫌自己惹得麻烦不够多吗。

    “换一个!”

    秦平没好气的给了一个白眼,完全没考虑就否决了,就克尔拉这样,他怎么可能忍心再送回去。

    就知道这个办法不行。

    普鲁斯也只是抱着侥幸,因为这确实是最好的方法。

    仔细思考一番,普鲁斯觉得有些事还是要说清楚才行:“少爷,办法的确是有,但却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秦平: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在家族工作的仆从每过几年就要换一批,算算日子,也差不多到了要重新找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介绍着:“只是,家族却有一个规定,那就是不能选用奴隶。”

    秦平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普鲁斯继续解释:“先说奴隶本身,自从他们身上被打上了烙印,奴隶这个身份他们就再也无法摆脱。

    如果选用他们不但会受到别的家族耻笑,还随时面临着他们作乱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波雅·汉库克,普鲁斯意有所指:“因为,她们可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。”

    太阳底下就没有新鲜事,自家少爷也并不是第一个想要收用奴隶的天龙人。

    原因各有不同,或因为同情,或是因为奴隶展示了某一方面的质得到了天龙人的赏识,等等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,那就是那些天龙人都认为自己能掌控住这些奴隶,而这很多都是奴隶给予的错觉。

    但普鲁斯不会,有这么多前车之鉴在,他对奴隶一直都是提防着的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家族的安全是永远放在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秦平点点头,他相信普鲁斯的话,但觉得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:“但她们就只是两个女孩子而已,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那个别忘了她还吃过恶魔果实。”普鲁斯指着波雅·汉库克,这种与恶魔做交易的人都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反而是好事。”秦平哈哈一笑,提醒道:“普鲁斯你可别忘了,只要有海楼石存在,她反而没有任何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平站了起来:“好了,我决定了,你们两个就留下来做家族的仆从吧。至于具体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秦平踱着步,开始思量。

    干重的活明显不行,一个还小,一个没力气。

    那又有什么轻松的活呢?

    许久,看着凌乱的桌,秦平有了主意:“克尔拉,从今往后你的任务就是给我收拾房,至于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波雅·汉库克,秦平犹豫了一下还是心软了:“你也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普鲁斯还想劝解。

    “普鲁斯,就让我任性一回吧,不然我的心里实在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秦平真诚地看着普鲁斯,十二岁的身躯散发着无法令人拒绝的魅力。

    沉默着,最终,普鲁斯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点点头,普鲁斯提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线:“但少爷,答应我,一定不能解开这个女奴的手铐。”

    看着波雅·汉库克被反拷的双手,秦平有点为难:“这样会不会很难受,而且她也没办法干活啊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:“少爷放心,海楼石手铐仓库里可是有的,到时候给她换一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秦平点点头,然后感叹了一句:“你说为什么他们会把宝贵的恶魔果实给一个奴隶吃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这个,这个女奴也就不需要受这苦了吧……秦平想着。

    “宝贵?”普鲁斯看着自家的少爷愣了愣,

    “家族中就有3个啊。”

    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