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三章 一日之乱始于晨
    

    夜深人静,但秦平的房之中依然有灯亮着。

    “虽然少爷对你们很照顾,安排了这么轻松的活计,但你们也得给我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神情严厉地监督着,新来的仆人都需要好好地教教规矩:“再给你们十五分钟,如果还没整理完,今天的晚饭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克尔拉慌张地应答,本已忙碌的双手动作又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波雅·汉库克咬了咬牙,她手上的手铐换了,变成了两个独立的铁环,宽大的袖子一遮也就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,她虽然行动方便了,但仍是没有多少力气,寻常走路勉强没有问题,但要加快速度确实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整理着桌上的纸张,看着白色大纸上的一个个意义不明的鬼画符,波雅·汉库克心中不屑,到底是不学无术的天龙人,尽写些无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等到波雅·汉库克把桌上的本和纸张整理完毕,克尔拉已经收拾完了其余的地方,还细心地用抹布擦抹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恩,不错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欣赏地看着克尔拉,这孩子确实是一个能干事的料子,关键还年纪小,有培养价值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好了,按少爷的吩咐,以后你们的工作职责就和现在一样。少爷在房你们就打打杂,少爷不在你们就赶紧整理。”

    “整理的时候可长点心,要记住自己放东西的位置,别到时候少爷要用却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渎职!”

    看着仔细倾听的克尔拉,普鲁斯满意地点点头:“好了,现在去吃饭吧,该怎么走我下午的时候就已经教过你们了。

    吃完就赶紧回自己的住所,不准在外闲逛,不然你们有的是苦头吃。”

    仆人的住所在主殿之旁,托天龙人好面子的福,居住的条件也十分不错。

    在守卫的注视下打开房门,波雅·汉库克一进屋就躺倒在床,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两个海楼石手环烦躁不已。

    随后进来的克尔拉轻轻关上房门,欣喜地打量着房中的环境。

    房间不大,但很简洁,一左一右放着两张床,中间放着一个大的柜子。

    克尔拉点点头,这可比奴隶区好多了,看到波雅·汉库克直接占了右手的床,她乖巧的走向左边。

    打开床头柜,从怀中取出被包裹好的一只小蛋糕,像藏食物的松鼠一般细心地放好,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刚才没有吃饱吗,为什么还要藏食物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的波雅·汉库克出声询问,长长的黑发挂在脸颊上,她也懒得去拨弄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今天的食物很好吃呢,我可是难得吃的那么饱。”想起丰盛的晚餐克尔拉的眼睛弯成了两个月牙。

    波雅·汉库克:“那你现在是在干吗?我记得携带食物出来被抓到可是要受罚的。”

    克尔拉慌张的竖起手指,示意波雅·汉库克小声,鬼鬼祟祟来到窗边,看着外面没有人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之前经常饿肚子,所以,我就想趁有机会偷偷藏一点,到时候如果被处罚就不会挨饿了。”

    克尔拉狡黠地笑着,这可是她想出来的好办法,在奴隶区她就是这样,把每一次的食物都留下一点,才支撑着她活下去。

    想起克尔拉如麻杆一样的身体,波雅·汉库克转过身子面对墙壁,瓮声道:“你真是一个没出息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感受着床垫的柔软,闻着杯子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,克尔拉心满意足地说道:“或许吧,但只要能活着。”

    看着黑黑的天花板,记忆中那个温柔的样子再次浮现,克尔拉眼中闪过思念,

    “因为我还想再见到妈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秦平眉头皱得越来越紧,然后猛然坐起,大口地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胸前印出来的刀痕,和歪躺在床上的墨龙吟,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他昨晚梦见自己拿着墨龙吟正在大杀四方,一直从南天门砍到了蓬莱仙岛东路,沿途的人都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正潇洒呢,突然从天而降一座五指大山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现在,他哪还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下床,活动着脖子走到桌旁,正要伸手拿衣服,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盯着桌上的贝壳,秦平马上想起这不就是自己昨天从收藏室带出来的吗?

    想起这样一个普通的贝壳竟然放在了收藏室中,秦平眼中闪过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拿起,仔细端详。

    确实很普通啊……秦平疑惑着,难道真是不小心放进去的?

    看着贝壳的底部有一小块不规则凸起,秦平好奇的伸手一点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正在行走的普鲁斯听到这巨响一愣,然后脸色一变,那方向是少爷的房间。

    等普鲁斯赶到,看到秦平完好地站在门口,心中一松:“少爷,发生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秦平甩了甩疼痛不已的右手,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:“没什么,就是我不小心把桌子弄坏了,已经有人在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恰巧在此时,两名男仆分别抱着半张破损的桌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普鲁斯让开路,看到桌子的残骸更加疑惑了,看着秦平:“少爷,你是怎么做到的?还有那一声巨响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好奇心。”秦平小声嘀咕,看着还有三三两两的仆人往这里聚集,其中还有守卫的身影,他才知道自己惹出了大乱子。

    还是避一避吧,秦平吩咐道:“普鲁斯,我没什么事,你赶紧通知下去吧,别让人过来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去吃早饭了。”说着动身离开,临走之前叮嘱了一句:“可千万别告诉我父亲,不然他又要担心了。我保证,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普鲁斯呆呆地看着自家少爷离去,这才发现房间中已是一片混乱,到处都是碎木屑。

    他更迷茫了,好奇心?是什么好奇心这么厉害?

    路上,秦平摸了摸自己口袋中的贝壳,眼中闪过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刚才可就是这东西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在他按下之后,巨大的冲击力从贝壳中发出,正对着的桌子在这冲击力之下成了牺牲。

    而他的右手也因为受到了巨大的反作用力,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果然没有普通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秦平感叹着,他觉得还可以好好搜刮一下收藏室,看看还有没有被遗忘的好东西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