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四章 条件
    

    真是一个浪费时间的家伙……波雅·汉库克站在门旁,心中嘀咕着。

    一大早那个该死的天龙人就到了房,然后竟然盯着两枚普普通通的贝壳看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坐在桌前,秦平看着桌上的两枚贝壳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一枚是他昨天找到的,另一枚是他刚刚找来的。

    本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态去收藏室找一圈的,没想到还真被他又找到了一枚。

    第一枚贝壳在误打误撞之下验证过了,绝对是好东西。打在木质的桌子上尚且有那么大的威力,打在人身上更是不容小觑,可以当做杀手锏。

    只是,看着样子大相径庭的第二枚贝壳,秦平却有点犯难。

    怎么看着第二枚贝壳的用处也应该第一枚不一样,要是来个动静更大的把房炸了咋整,要知道他的手现在还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犹豫许久,秦平还是放弃了,要不让赫鲁斯来实验?恩,他皮糙肉厚,这个办法可行。

    不然,迪恩也可以,他的本事可比赫鲁斯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地收好两枚贝壳,秦平可不敢再放在口袋中,要是不小心摁到了,砰的一声,简直不要太开心。

    然后,伸手去够白纸,但入手之下却是一片空,疑惑一看,这才发现整张桌子已是空空当当。

    用探寻的眼光看向一左一右立在门旁的大小“门神”,秦平出声问道:“那个,昨天是谁帮我整理桌子的?”

    克尔拉没有出声,眨巴着大眼睛看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秦平心中了然,顺着目光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受到注视,咬咬牙,波雅·汉库克往前走了一步:“是我,……少爷。”

    许久,才憋出后面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怎么才一晚上的时间这个家伙的性格就变了?

    秦平眨巴了一下眼睛,心中疑惑:“那好,我用来写字的白纸呢,你放在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拿。”既然已经走出了第一步,波雅·汉库克也就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看着慢慢悠悠的波雅·汉库克打开柜子,然后捧着一叠白纸再慢慢悠悠的走过来,秦平心头的疑云更厚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你的纸。”波雅·汉库克放下白纸,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有阴谋……看了一眼白纸,再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名女奴,再感觉不出问题他秦平就是一个棒槌。

    “恩,放着吧。”

    秦平点点头,取下最上方已被用过的白纸,提笔就往上面写字。

    波雅·汉库克也不走开,就站在一旁看着秦平认认真真的画出一个个方方正正的符号,心中不屑,却微笑地问道:“少爷,你这是在干吗?”

    被提问的秦平不抬头,也不怕被看,随口回道:“我这是在写东西。”

    写东西?波雅·汉库克忍不住笑出声,竟然是这么拙劣的谎言,这个天龙人难道认为她不认识字吗。

    听到笑声的秦平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了脑袋,他是真的在写东西,只不过却用的是汉字:“你应该多笑笑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波雅·汉库克的笑容一滞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笑起来很好看。”秦平说得很真心。

    我竟然被调戏了……脸颊微红,波雅·汉库克恼怒不已,心中也开始有了一点恐慌,她才想起早已没有灰尘掩盖自己的脸庞。

    不行,我要加快速度了……波雅·汉库克深吸一口气,露出了手臂上的两个厚厚的手环:“少爷,戴着这两个手环我浑身用不上力气,走路都走不快,哪怕想干活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能不能帮我解开它们。”最后,波雅·汉库克眼中神色流转,等到秦平抬头却变成了希冀的目光。

    洁白的两条手臂配上黑黑厚厚的手环确实不好看,但秦平还是摇了摇头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波雅·汉库克的脸色一瞬间就垮了,不甘心地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一张纸写满了,秦平一边抽纸,一边说道:“如果你没吃恶魔果实我绝对不会用手铐,保准你和克尔拉一样,可惜,你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不吃恶魔果实也能轻松解决你!

    波雅·汉库克心中懊悔着,如果不是吃了恶魔果实,她早就有机会跑了。

    这时,秦平继续说道:“当然,如果你不会攻击我,那么我也不是不能帮你解开。”

    心中燃起希望的波雅·汉库克目光灼灼地看着秦平:“我一定不会攻击少爷的。”

    秦平抬头,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波雅·汉库克:“你说了不算,等我什么时候觉得你安分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看懂了秦平的眼神,波雅·汉库克强忍着怒火:“可是,这得等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本是随口的抱怨,谁料秦平却点了点头:“也是,那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在白纸上刷刷写下两个大字,秦平递出白纸说道:“等到你什么时候能理解这两个字的意思,那么我也会帮你解开。”

    于是,接下来的一星期,波雅·汉库克基本上都是对着白纸度过的,哪怕晚上回到住所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完全无法理解其中意思的波雅·汉库克烦躁的想要将白纸撕碎,她感觉自己被骗了,这鬼画符怎么可能会有含义。

    不然怎么可能一个星期都没有任何进展,一定是那个天龙人在耍她。

    但是,万一真的有呢?这可是关系着她自由的希望啊。

    实在无法下定决心,波雅·汉库克赌气地将白纸扔到一旁,看着又像小松鼠一样储存食物的克尔拉,询问道:“你想不想获得自由?”

    “诶?”克尔拉正美美地吃着两天前放的蛋糕,听到问题,疑惑地左顾右盼,才发现是在问她,点了点头:“当然想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帮我,等我手环打开了,我们就一起逃走。”波雅·汉库克期待地看着克尔拉,同样是奴隶出身,对方一定不会拒绝的。

    克尔拉却摇了摇头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波雅·汉库克惊诧而又愤怒:“为什么?你难道打算做仆人一辈子吗?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惹天龙人生气,被杀了。又或者继续成为奴隶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想见见你的母亲了吗?”最后,波雅·汉库克抛出了杀手锏。

    触动心神,克尔拉咬着发白的嘴唇:“当然想啊,我做梦都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逃不出去的啊,这里可是很高很高的,还有那么多守卫。我们,一定逃不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波雅·汉库克神情一滞,脸上布满了绝望。

    是啊,这里可是位于红土大陆顶端的玛丽乔亚啊,就算获得了自由又怎样,她怎么可能逃走。

    原来她一直都被眼前虚假的自由迷惑了。

    双手环抱膝盖,波雅·汉库克埋着脑袋,开始无助地哭泣。

    看着突然哭泣的波雅·汉库克克尔拉有些不知所措,只能上前安慰道:“其实,昨天管家不是说了吗,每3年就会换一批仆人,到时候我们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她最近充满希望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,不行的,我等不了三年啊!”波雅·汉库克的泪水不断从脸庞滑落,滴在腿上,还没来得及被吸收,第二滴又马上落下。

    再抬头,已是泪眼朦胧,

    “我还有两个妹妹在那里啊!”

    门外,一个黑色的身影依靠在墙上,静静地听着里面的交谈,抿了抿嘴唇,然后悄然离去。
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