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章下厨
    锦昭眼眶一红,下意识别过脸,为的不让母亲给瞧见了。

    前世弟弟苏承业英年早逝,而她呢,在深宫里百病缠身,当初口口声声说爱她一生的男子却对她不闻不问,怎么能叫好。

    看似风光无限,不曾想,她这一生活的竟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傅映华见女儿别过脸去,问道:“平日里说一句就要顶上十句的,今日这是怎么了?这般安静,可让母亲好生不习惯呢。”

    锦昭平复了一下情绪,转过脸,对着母亲说:“母亲不是一直说女儿整齐闹腾,不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,现在安静了,母亲怎么现在反倒是嫌弃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氏笑了两声,说:“原来是母亲的错啊。”

    锦昭也跟着笑了起来:“母亲我跟您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傅氏自然知道锦昭方才说的是玩笑话,只是……只是眼前不过才十四岁的少女,说话间竟带有几分沉稳,于是傅氏再次打量起她这个女儿。

    被母亲这般看着,锦昭显得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傅氏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我的锦昭长得真是好看。”

    这话落了锦昭的耳里,她没有吭声,前世她就是太在意容貌,再加上她那个妹妹的鼓动,以为长着一张好看的脸,男子便会为她倾倒,却不想,不过是一张皮囊而已,以至于后来每每照镜子,连她自己都厌恶。

    锦昭暗自思忖,一旁的佟妈妈却开口夸道:“咱们大小姐容貌极佳,名动京都,不知要倾倒多少世家子弟,等到过了及笄礼,只怕媒婆要将军的门槛都踏破了。”

    锦昭听了,只笑笑,向佟妈妈说:“佟妈妈就莫要打趣锦昭了,京都比我好看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,这一点我有自知之明的。”

    锦昭并不是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微风。后宫里什么莺莺歌歌的女子没有,为了得宠,可是什么招数都使得出来,前世的她,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倒是傅氏听了,却不乐意道:“胡说,我的锦昭可是最好看的,旁人哪能比得上,就说上次那个伯阳公家的女儿,长得哪有我们锦昭一半的好看,不过就是出身好了些罢了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连连点头附声。

    自己的孩子,无论什么样,在她们眼里,都是最好的,好像每个做母亲的都是这样,总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锦昭想,要是当初她听母亲的话,不入宫的话,母亲是不是就不会被她气的早早过世,那么,结局或许就会不一样吧。

    幸好,老天让她又重活了一次,这一世,她决定要好好孝顺母亲,不再让悲剧重演,也不让自己的后半生过得悲苦。

    说了半天的话,锦昭看了看时离晚膳时间还有一会,便道:“母亲今日想吃什么,不如女儿做给你吃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光是佟妈妈和巧慈,就连一向了解她的傅氏也惊呆了,多年养成的涵养并未像其他人一样表现夸张罢了。

    傅氏笑说:“你可是半点厨房都不进的人,居然说要做吃的,这听起来倒是新鲜事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趁机说道:“大小姐有心了,还是奴婢去做吧,夫人的喜好,老奴都记着在。”

    话落,佟妈妈正要出屋,锦昭上前一步,拦她道:“佟妈妈留步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看了看傅氏,见傅氏靠在踏上没有说话,看着锦昭为难说:“可是大小姐,你真的没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傅氏对食物一向很挑剔,对于锦昭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,莫说是做出美味的食物来了,能做出来都是一件难事。

    佟妈妈担心她话出了口,万一没做到,会落了面子。

    在锦昭的记忆里,佟妈妈一直很疼她,把她当作亲生女儿一样。

    锦昭笑着说:“佟妈妈这是对我没有信心不成?”

    也难怪佟妈妈不相信她,要是以前她可不敢说这样的话,前世为了宇文煜,她特地让宫里的御厨教她如何做菜。如今她这手艺,只怕比府里的厨子还要好些。

    佟妈妈连连摆手:“奴婢不敢,只不过奴婢觉着厨房油烟大,不是大小姐你待的地方,况且做饭这种粗活,应是奴婢们做的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从小就宠着锦昭,什么活都不让她伸手,自然而然养成了专被别人伺候的日子。要不是那段困苦的日子,她不会那么快独立。

    佟妈妈如何劝说,锦昭心意已决,她说:“佟妈妈放心,只是想给母亲做顿饭而已,身子没那么娇贵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正要再开口,见两人试图说服对方,这时傅氏打断道:“好了,锦昭既然这么说了,就按照她说的办吧。话说,我还没尝过锦昭的手艺,难得这孩子主动开口,就让她试试,无妨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,傅氏心里是好奇的,她这个平日里厨房都不进的人,今日突然说要给她做饭,听了虽然感动,但和佟妈妈一样,傅氏也是不大相信的。看锦昭一副认真的样子,她反而好奇了起来,闲着无事,她倒想瞧瞧这个女儿会做出什么花样来。

    傅氏既然发话了,佟妈妈只好打住了不再说了。不过终归是不放心,便道:“大小姐第一次下厨,要不要老奴去给你打下手?”

    锦昭摆了摆手,说:“佟妈妈还是在这里陪母亲说话就好。”然后又看向傅氏,“请母亲稍等一会,我这就去给您准备晚膳。”

    傅氏点了点头:“不急,你忙你的便是。”

    话落,锦昭喊了一声巧慈,主仆二人一前一后出了屋,朝着厨房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人走后,佟妈妈忍不住说道:“夫人,大小姐可是从来不进厨房的,老奴实在不大放心,要是弄伤了可怎么办,奴婢还是跟过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傅氏却抬手道:“你呀,就是把她保护的太好,什么都不让她做,以后嫁了人,事事都要靠她自己的。”说到这里,语气顿了一下,表情微微一沉,若有所思道:“你没发现今日这还好跟往常有些不太一样吗?”

    佟妈妈仔细想了想,点头回说:“确实是有些不一样,夫人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放在平时,大小姐是不会做这些的。

    傅氏低眉暗自思量了一会,才道:“且看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