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章愿意
    等的久了,苏锦铃明显有些不耐烦,她向来就是耐不住性子的人。

    夏芙似乎看了出来,凑近低声道:“二小姐,大小姐迟迟没有出来,这不知道还要继续等多久,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锦铃咬了咬唇,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夏芙便不再出声了。

    没看到人,苏锦铃哪能甘心离开。

    说话间,锦昭和巧慈从厨房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苏锦铃见状,快步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可算出来了,我在这里都等你半天了。”苏锦铃柔声道。

    锦昭低头自顾的理了理衣袖,语气淡道:“你等我作甚?”

    说的好像是自己让她等似的。

    面对锦昭突然冷淡的态度,苏锦铃有点不适应,她勉强笑道:“听说长姐来了厨房,这不想着你头一次下厨,便过来看看。怎么样,可还顺利?”听着像是在关心,说着,她慢慢靠近,“不知母亲的晚膳做得如何了,可否让我这个做妹妹的瞧一瞧?”

    她才不相信苏锦昭会做菜,只是之前闻到的香味又作何解释,苏锦铃百思不得其解,不弄个明白她总归是不甘心的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暗自笑了一下,方才抬头看向苏锦铃,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二妹有心了,给母亲做的晚膳都准备的差不多了,只是外面才刚下过雪,一时冷的很,二妹要真是想看看,不如随我回映华院。”

    闻此,苏锦铃眸光一愣,听说要去映华院,自是不愿意的,但却又不肯私心,于是她又拉着锦昭的胳膊说:“真的不可以吗?我就想看一眼,长姐怎么跟个宝贝似的。”

    就只是单纯的看一眼这么简单吗?锦昭可不信,看苏锦铃无辜般的眼神,她这次可不再吃她这一套,抽回了手:“母亲那里还在等着呢,耽搁了就不大好了,妹妹也不想母亲等太久吧。”

    苏锦铃面色一僵,一时语噎,她没想到锦昭会拿傅氏来压她,她自然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她微有些失望道:“瞧我这记性,这会已是晚膳时辰,我还拉着长姐在这里说话,别真的让母亲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锦昭将一切看在眼里,笑说:“你也别好奇了,不过是做了几道家常小菜,上不了台面的。”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李厨子,又说,“你若是有什么想吃的,叫厨子做便是,到底是掌勺师傅,厨艺总是比我好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,锦昭也不打算继续跟她絮叨,带着巧慈便往映华阁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,苏锦铃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,亏得她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,居然一点都不买账,说不给看就不给看,这还是她认识的苏锦昭吗?

    想到此处,苏锦铃眸光一闪,似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一旁的夏芙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大小姐今日挺奇怪的,平时只要二小姐你好言好语说的话,她都会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锦铃淡道:“你也发觉她今日不太一样,是吧。”

    夏芙就是这么一说,也说不上一个所以然来,听到锦铃问她,想了想,回答道:“奴婢自然没有二小姐你看得深远。”

    傅氏对锦昭下厨一事原本并未抱多大希望,见锦昭把晚膳带了过来,不免有些意外,在看到事盒里的菜肴,就更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这真的是你的做的?”傅氏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问道。

    锦昭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巧慈恭声回道:“当时奴婢就在旁边,这些的确是大小姐亲手做的,府里的厨子都没有帮忙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氏疑惑道:“可母亲明明记得你并不擅长做这些的。”说着,傅氏又仔细瞧了瞧眼前的几道菜肴,别说,光卖相看上去就让人很有食欲的样子。她拿眼指了指慢慢说道,“看着真心不错,就不知道味道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锦昭拿起筷子递给傅氏:“母亲不妨尝尝,看看是否合你的口味?”

    这几道菜她一直想做给母亲吃,一直苦于没有机会,如今总算能得偿如愿了,此刻,锦昭心情难免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傅氏看了她一眼,接过筷子夹了那道碧螺虾仁尝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傅氏微闭着眼,吃的津津有味甚是满足的样子,锦昭微微一笑。她心知母亲是个对食物比较挑剔的人,如今这般,她应该可以放下心来了,也不枉费当初跟宫里的御厨学了足足两个月的时光。

    待傅氏睁开眼,锦昭问她道:“母亲,味道如何?做的可还合你的口味?”

    自然是合口味的,傅氏点点头说:“不错,只是母亲有一疑问。”

    锦昭平静道:“母亲请说。”

    傅氏用筷子指着那道碧螺虾仁,问道:“眼下是冬天,虾仁一般不常有的,你是如何得来的?”

    锦昭对此并不意外,仿佛猜到了傅氏会这么问,她一字一句的回道:“母亲说的是,这个时候确实不易有虾仁,不过方才母亲吃的虾仁其实是我用面粉做成的,只不过吃起来味道像而已,并非真的虾仁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她居然连一向精明的母亲也给“骗”过了。

    傅氏听了,露出意外的表情来,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出现在锦昭面前。

    傅氏诧异道:“怎么会呢,方才我吃的时候明明就是虾仁的味道。”说着,她看了一眼巧慈。

    巧慈心领神会,立马说道:“大夫人,如大小姐所说,这确实是用面粉做成的虾仁,当时奴婢也是颇为惊讶的,要不是奴婢亲眼瞧见,只怕还不相信呢。”

    听罢,傅氏低头看了看眼前的菜肴,而后笑了起来,她夸道:“想不到锦昭的厨艺竟这般好,我居然都不知道。”说着,她看向锦昭,忽然话锋一转,问,“这都是什么时候学的?说说,究竟还有什么其他我不知道的了?”

    语气听着并非是质问,倒更像是好奇。

    锦昭的厨艺是在宫里和御厨学的,总不能直接和母亲这样说,锦昭想了想,笑说:“母亲说笑了,你是我的母亲,能有什么事瞒你的,这几道菜都是我闲来无事照着食谱上学的,想着能做给母亲吃,母亲若是喜欢的话,我倒是可以天天做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傅氏半信半疑的说:“是吗?”她放下筷子,拉着锦昭的手,目光落在一双纤长的手上,“不过我可舍不得你天天下厨,万一手变粗糙了,母亲可是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“心疼”二字,锦昭眸光一怔,转瞬表情又恢复如常,朝傅氏说:“锦昭是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