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章亏欠
    用过晚膳,锦昭又陪傅氏说了会话,眼看天色不早了,这才离开了映华阁。

    等人走后,傅氏静静沉思了起来,佟妈妈却一脸笑意的说:“咱们大小姐如今都会下厨了,还真是了不起呢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是从小看着锦昭长大的,一直以来把锦昭当作个孩子看待,即便锦昭已十四岁了,在她眼里,也一样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锦昭下厨这事,不光是傅氏,连佟妈妈也是十分惊讶的。

    傅氏收回思绪,看向佟妈妈,说:“会下厨就了不起了?我可不想她以后去当个厨子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下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不妥,连连点头道:“夫人说的是,大小姐往后应是个有福气的人,哪能做这种粗活,今日这么做怕也是为了夫人你,你看大小姐如今越发的孝顺了。”

    傅氏听了,眸子微愣了一下,若有所思道:“我自然知道她的一片孝心的,只是我并不希望她把心思都放在这上面,她应该为以后的路谋一谋才是,别什么人的话都信了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明白傅氏说的是二小姐,她说:“夫人是不想大小姐与二小姐走的太近?”

    偌大的将军府,放眼望去,若说谁与大小姐走的近,那一定非二小姐莫属了。更何况锦昭的脾气说来就来,一般人很难与她亲近。

    傅氏点点头:“锦玲这丫头表面上看似温顺,实则有心的很。如果她00真心有锦昭这个长姐,那我当然是盼着她们姐妹感情好,倘若不是,我这个做母亲的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锦昭受她教唆,毕竟,锦玲并非我亲生,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,你可明白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犹豫道:“奴婢看着二小姐不像是有心机的人。”

    一个不过才十三岁罢了,年纪这般小,还未出阁,怎么可能是颇有心机的人。这一点,佟妈妈却不认同,傅氏终究是她的主子,便是有不同的看法,她也不敢明面上反驳。

    谁知,傅氏冷哼道:“看似无辜的人,才越叫人提防着。当初沈曼心表面上与我姐妹相称,却在我怀锦昭的时候背着我私下里勾引大将军,用的可真是好手段。苏锦铃是她女儿,有其母必有其女,决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跟头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事,傅氏的情绪难免有些激动,这是她心里的一根刺,这么多年了,与人共侍一夫不说,那对母女又和她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叫她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佟妈妈自然是知道这事的,想当初这件事对傅氏影响挺大的,在生下锦昭时消瘦了不少,还差点落下病根。

    也因此,傅氏曾一度刻意与锦昭疏远,在她看来,要不是她怀孕,沈曼心又怎么会有机可乘。好在这些年,傅氏在锦昭的事上也慢慢看开了,到底是身上掉下的一块肉,怎么可能不在乎呢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佟妈妈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夫人既然不喜欢沈曼心,又为何与她继续姐妹相称,撕破脸好让她知趣岂不更好,毕竟这个家您才是女主人,难道还怕了她不成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佟妈妈始终想不明白,正好今日提起了,她便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氏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,道:“你方才也说了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,如果我面上不和,别人一定会认为我处处针对她,背后还不定怎么议论我欺负她呢。再者,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将军,他一心盼着这个家和睦,我若不如了他的意,只怕他处在中间也难做。”她顿了一下,又说,“当初的事,他深知对不起我,这么些年,一直对我怀有愧疚,倘若我真处处针对沈曼心,大将军只会觉得我心胸狭窄,容不下她们母女,只怕心里的那份愧疚早就没了。我就是让他觉得是欠了我,至少面对沈曼心的时候,就会想起我的委屈来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当即明白了过来:“奴婢倒不如夫人想的深远,夫人体谅大将军的难处,如此,对你的在意只会只增不减,相反,沈曼心那里便不会再多出一分喜欢来。相比之下,别人自然也会夸你大度,由此一来,沈曼心便落了诸多不是,夫人此举倒是高明。只是……”话到这里,佟妈妈却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傅氏抬头看了她一下,只是一眼,并未言语。

    佟妈妈抿了抿嘴,这才道:“只是这样一来,夫人便苦了自己。”听上去有些替她不值的意思。

    明明做错事的人是大将军和沈曼心,却要让傅氏为二人周全着,这叫一个什么道理。

    傅氏苦笑道:“你这话要是叫旁人听了,只怕会笑话的。在他们看来,我这个将军府的女主人,光这将军夫人的头衔,便是何等的荣耀了,如今又有一双儿女,应是该知足了的。但谁又能明白,这风光无限的背后,个中滋味估计也只有自己能体会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原以为苏家只有她一个女主人,大将军也只有她这么一个枕边人,世事难料,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和别的女子共侍一夫,以她心高气傲的心性,这种事,她是无法忍受的,偏偏忍受了这么多年。说来也觉得自己很可笑,仿佛一个巴掌生生的打在了自己脸上。

    佟妈妈安慰道:“夫人,如今大小姐对您孝顺有加,小少爷又聪明用功,凡事要往好的方面想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傅氏嗯了一声,点头道:“你说的没错,大将军虽纳了沈曼心为妾,至少老天是眷顾我的,怎么说也赐给了我一双儿女。承业以后是要掌管苏家的,至于锦昭,我一直担心这孩子性子冲动,往后要吃大亏,今日看来,说话沉稳了不少,整个人看起来也与先前有所不同,也不知道这丫头几时想通的,不过,这样的改变倒让我欣慰了不少,但愿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发展下去,也不枉我费心养育了他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佟妈妈道:“会好的,有你为她们事事周全,大小姐和小少爷将来必不会比别人差的,夫人您就把心放宽吧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