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章挑拨
    刚下过雪,外面的天气有些冷,锦昭从傅氏那离开后,一路上并未逗留,径直往沐瑾院。一路上时不时的与巧慈搭话,这让巧慈受宠若惊,也很是不习惯,大小姐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巧慈低声道:“奴婢有错,之前不该说话没有分寸而惹了大小姐不快。”

    锦昭当即停下了脚步,转身冲她说道:“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好,倒是我,不该因为一时不快罚了你,你莫要往心里去才是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巧慈整个人都怔住了。大小姐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,这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巧慈忙回道:“大小姐千万别这么说,要错也是奴婢有错,大小姐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的确,做主子总是没有错的。

    锦昭刚要张口,远处的一女子声音传入了耳。

    “碧桃妹妹。”说话的是夏芙,苏锦铃身边的贴身丫鬟。

    这两人居然碰到了一起,想起前世的事,锦昭一时来了兴致,对巧慈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巧慈立马会意,不再说话,随锦昭走到一处,打算听听看这二人接下来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夏芙快步走上前去,挽着碧桃的胳膊,一脸笑意的对她说道:“碧桃妹妹,今日打扮的真是好看,可是要去给三少爷研磨?”

    碧桃略带羞涩的点了点头,细声道:“正是,不知夏芙姐姐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夏芙是府里的一等大丫鬟,又是苏锦铃身边的红人,语气客气有礼。

    夏芙看着她,笑答道:“怎么,难道就不能找你唠嗑了,非要有事才能找你不成。”顿了顿又继续言说,“也是,碧桃妹妹在三少爷那当差,身份非比寻常,自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,不然,研墨这种事,别的丫鬟也可做,偏偏只叫你去。要是妹妹往后富贵了,可莫要忘了我啊。”

    碧桃年纪不大,但夏芙的这一番话却真真听了出来,心暗暗窃喜,面上却推开夏芙,别过脸去,故作娇羞道:“夏芙姐姐就莫要拿我开玩笑了,三少爷往后要娶的自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,而我不过是府里的一个丫鬟罢了,主仆有别,碧桃能留在伺候三少爷左右就已经很知足了,哪敢再奢望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夏芙重新将手覆在碧桃的手上,嘴角轻轻扬起,笑说道:“瞧你说的,以为我是拿话哄你不成,以你较好的模样,在府里恐怕也没几个能盖过你的,千金小姐又如何,以你在三少爷心中的位置,还怕了她们不成。”

    夏芙几句话说的碧桃心里直痒痒,仿佛真如对方所说,三少爷会娶了她,日后是会荣耀的。欣喜过后,她很快意识到了什么,忙回过神,摆手道:“不不不,这玩笑来不得,夏芙姐姐就别再打趣我了。”

    夏芙却没有要住口的意思,她继续说:“怎么就成打趣你,连我家姑娘也常在奴婢面前夸你呢,你也知道,我家二小姐可是很少夸府里丫鬟的,你能入得了她的眼,自然有你的好。要不是大夫人把你指给了三少爷,没准二小姐就把你要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碧桃听这话,顿时眼睛一亮,忙说道:“夏芙姐姐莫要拿话匡我了,府里谁不知道,你才是二小姐身边的大红人,跟你比起来,我又算得了什么。以前我以为胭脂才是大小姐跟前的红人,可是大小姐却带了巧慈去了大夫人那里请安,之前大小姐还罚她去抄写佛经,真是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碧桃想起胭脂情绪低落的样子。往日里,大小姐可不会那样对巧慈的,偏偏最近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叫人很是想不通。

    夏芙嘴角一勾,拿眼瞥了一下碧桃,她怎能听不出来碧桃话中有话,不过碧桃的话说得倒是不假,她在二小姐身边伺候多年,可不是旁人能比得了的。方才她也不过就是随口一说罢了,不是什么人都能和她相提并论的,算她碧桃还有点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,表面还要假意说道:“这事我也听说了,说来也是奇怪了,真不知大小姐究竟怎么想的,明明巧慈犯了错,最后竟跟个没事人一样,往后都这样的话,这府里的规矩还不乱了套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碧桃冷笑道:“她是主子,我们是奴婢,规矩还不是主子的一句话,能有什么办法。可伶胭脂还想着尽心尽力的伺候大小姐,没准伺候高兴了,能给她指一门好亲事,如今看来,怕是不太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夏芙眼珠转了转,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抚道:“府里就数你和胭脂关系最好,我自然明白你说这些气话是替她感到不值,不过这些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,旁人面前可说不得,万一哪天传到了大小姐耳里,不是你我能担待得起的。且叫你那个小姐妹看开一点吧,谁叫我们生来是做丫鬟的命,天生就是看人脸色受气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夏芙顺便叹起了气来。

    碧桃自是明白这个道理,于是说道:“夏芙姐姐说的我当记在心里,回头便和胭脂说,叫她看开点。只是来日方长,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,让巧慈那丫头先得意几天吧,我相信胭脂她会获得大小姐信任的。”

    夏芙嘴角一僵,费了这么多口舌,碧桃居然还抱着这样的念头,真是一根筋,刚要张口说话时,却被碧桃打断了。

    碧桃看了看时辰,说:“对了,时候不早了,我不能跟夏芙姐姐在这里絮叨了,少爷那边还等着我过去呢,耽搁久了,总归是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夏芙注意到她脸色有几分焦虑,目光望着前方,注意力早已不在她这里,随即作罢,转而说:“瞧我,天这般冷,我还找你说话,而且少爷还在等你过去,可不能耽搁你时间了,少爷一向只认你研的墨,你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认她研的墨,又怎么会每次叫她过去,碧桃脸上浮现一片红晕,娇羞答道:“夏芙姐姐,我先过去了,我们改日再聊。”

    夏芙故作一脸明白的意思,冲她摆摆手:“去吧去吧,不拉你闲扯了,正事要紧,我可不想到时候你跟我急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