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五章拉勾
    这个声音,锦昭再熟悉不过了。她下意识抬头望去,只见一长相清秀模样的男子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的锦昭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之情,抬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承业。”她嘴角挪动,最后忍不住轻声喊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再次重逢,锦昭心情莫名的复杂。

    锦昭难得来他这里,苏承业笑着问道:“长姐什么时候过来的,今日来我这里,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锦昭平复了一下心绪,微笑着朝他说温声道:“怎么,难道我非得有事才能找你不成,你我姐弟两个还不能好好说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承业微微冷愣了一下,自打他记事起以来,他的长姐可没有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,还说了这般的话,这实在不像平日里的锦昭。

    他和苏锦昭是姐弟不假,但却没有像平常人家的姐弟那样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见弟弟愣在原地,锦昭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行为较以前有些反常,顿了一下,她主动上前拉着苏承业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跟你开玩笑的,你看长姐给你带什么来了。”说着,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巧慈。

    巧慈立马会意将食盒里的点心拿了出来,放在苏承业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你今日是有口福了,这是大小姐亲手做的烧饼,奴婢有幸尝了一块,味道可好了。”巧慈笑说。

    苏承业看了看摆在眼前的点心,又抬头看了一眼苏锦昭,有些惊讶,指着面前的点心好奇的问道:“这是长姐做的?”

    今日母亲告诉他昨个长姐下厨的事,他还不相信,看到眼前的点心,他忽然有些动摇了。

    锦昭点头说:“看来弟弟你不相信呢,要不先尝尝看,看看长姐的手艺如何。”

    说着,锦昭从盘里拿了一块点心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苏承业犹豫了一下,最后伸手接了过去,尝了起来,不过只是咬了一小口。锦昭想起她第一次做烧饼给承业吃的场景,当时他也是带着试探先咬了一小口,大概是觉得她做的东西会很难吃吧,又不想博了她的面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锦昭扬起嘴角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如锦昭想的,苏承业以为不会很好吃,没想到却是香翠可口,甚是好吃。

    “长姐,没想到你做的东西竟这般好吃。”说着,苏承业又吃了一口,这回是大口的吃着,“对了,这点心叫什么,怎么以前都没见过呢。”这么好吃的点心,他居然都没有吃过。

    锦昭脸上依旧带着笑,说道:“这叫烧饼,里面放了肉末和一些梅菜,我闲来无事,便想着做给你尝尝,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和前世一样,他果然是喜欢的。当初也只做了一回,弟弟便念叨着,只不过后来落魄了之后,就一直没什么机会做给弟弟吃,难得这一世圆了她这个心愿,锦昭觉得很欣慰。

    许是东西好吃的缘故,苏承业三下五除二就把手里的烧饼吃完了,然后又看向盘里顺手又拿了一块,大口大口的吃起来。

    锦昭被他这个吃相逗乐了,一旁的巧慈也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看见两人脸上的笑意,苏承业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吃相有些不雅,瞬间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还是一个孩子,难免有些腼腆和羞涩。锦昭当即收起了笑意,又对巧慈使了一个眼色,两人均不再笑话他的吃相了。

    这时,苏承业突然放下了手中未吃完的烧饼。

    锦昭见了,心中觉得奇怪,问道:“怎么不吃了?你刚才不是说喜欢吃来着吗?”

    苏承业自然是喜欢的,何况还是长姐亲手给他做的,他怎么会不喜欢呢。他解释说:“这烧饼的确很好吃,只是这么好吃的东西,要是哪天我馋了,可怎么办。”说完,表现出一副苦恼的样子。

    原来竟是这个原因,锦昭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说道:“那还不简单,你要是想吃的话,长姐做给你吃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苏承听了,心中一喜,又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长姐说的可是真的?莫要骗我才是。”语气颇有几分怀疑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,长姐是不会骗自己的亲弟弟的。”锦昭不假思索的回他道。

    话刚落,苏承业伸出手来,锦昭不明所以的问他说: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苏承业道:“当然是和长姐你拉勾,免得长姐以后忘记了,拉了勾也算是和长姐做了约定,这样就不会赖账了。”说着,随朝她作了个拉勾的手势。

    锦昭苦笑不得,到底还是一个孩子,便和他拉了勾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下子总算是可以放心了吧。”锦昭看着他,目光柔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自然是放心的,苏承业点点头,一脸开心的说:“一想到以后再能吃到长姐亲手做的烧饼,我自然十分开心。”说完,忍不住又细细打量起锦昭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上下打量着,锦昭有些不习惯。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说:“总这样奇怪的眼神看我作什么,难不成我脸上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承业忙摇头:“脸上倒是没有东西,只是觉得今日长姐与以往有些不大一样,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就比如这烧饼,我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听说你会厨艺,今日去母亲那里请安,母亲无意间说起你有一手好厨艺,我还偏不信,总觉得那不是你能做的事。不过……”他停顿了一下,目光重新落在了那盘烧饼上面,“现在我算是相信了,长姐这手艺,肯定是没话说。长姐对我还真是好。”

    锦昭笑了笑,说:“瞧你这话说的,怎的还跟我客气了,烧饼本就是做给你吃的,你喜欢我做的东西,也是对我的肯定,再说了,你是我的亲弟弟,我不对你好,难道还对别人好不成。”

    看到弟弟脸上的笑意,锦昭只觉得今日一早没有白忙活,当然她也愿意做这些,前世没有好好照顾好这个弟弟,好在上天重新给她这么一个机会,这一世她决定好好弥补。那些对弟弟别有用心的人,只要她们敢动什么歪脑筋,她也不会手慈手软的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