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八章用意
    和碧桃说了半日的话才离开,一路上胭脂边走着边寻思着碧桃的话,快到沐瑾院,才发现这个时候锦昭和巧慈已经回来了。胭脂赶忙收住思绪,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回来了。”胭脂上前行了一礼。未免担心大小姐问她去了哪里回来迟了,主动交待说,“方才奴婢遇到碧桃,说了会话,这才回来的晚了,请大小姐见谅。”

    锦昭手顿了一下,随后只点头轻嗯了一声,低头喝着茶,好像并未在意似的。

    胭脂嘴角一僵,看自家主子如此这般满不在乎的样子,微有些失望,轻轻退到旁边侯着。

    锦昭放下茶杯,看向胭脂,问道:“你和碧桃平日关系,不错?”

    听到锦昭问话,还是问她和碧桃的关系,想着碧桃是三少爷的丫鬟,甚得三少爷的信任,而三少爷又是大小姐的亲弟弟,冲着这层关系,胭脂自作聪明的回答道:“回大小姐,奴婢和碧桃平日里关系处的还算不错,私下里以姐妹相称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锦昭看了她一眼,只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这一眼,看得胭脂浑身不大自在,她不明白大小姐这个眼神有何含义,但让她心里着实不舒服。她以为大小姐起码会说几句话,谁知,一个字都没有说。她甚至怀疑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有何不妥,才惹得大小姐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正想着,这时傅氏身边的惜梅丫头过来。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大小姐。”一进屋子,惜梅恭敬的向锦昭见了礼。

    锦昭看了对方一眼,不愧是母亲调教的丫鬟,行礼的姿势都是十分标准。

    锦昭朝她说道:“母亲让你过来,可是有什么话要你带过来?”

    惜梅连忙点头,回道:“回大小姐,老爷来信说这两日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父亲要回来,锦昭顿时一喜:“父亲他要回来了?”

    算一算日子,父亲去边关已经两月有余,而她却觉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父亲了,其实,的确是有很长时间没见了,听到父亲这两日便会抵达,难免有些欣喜。

    不过看惜梅的样子,似乎还有话要说,锦昭道:“母亲让你过来,该不会只为了这一件事吧?”

    经历了前世种种,她似乎越发的了解母亲了。

    惜梅眸色闪过一抹惊讶之色,点头回道:“如大小姐所见,夫人还交代说大小姐的厨艺不错,要是老爷能吃到大小姐亲手煮的菜,一定会很开心,便让奴婢过来告诉你一声。”

    果然,这才是母亲让惜梅跑这一趟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锦昭自然明白母亲的用意,因为上次她为母亲下厨的事弄得府里上下皆知,若是她在父亲回府当日亲手下厨,必定会讨得父亲的欢心,这也是母亲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锦昭笑着说:“你回去转告母亲,就说她的意思我已明白,请她放心。”

    既然这是母亲的意思,身为她的女儿,她会做好这件事,前世没能如她愿,也未能尽到为人子女应尽的本分,以至于让她含泪离开,但愿今世可以弥补。

    见大小姐爽快答应,惜梅心中一喜:“那奴婢就不打扰大小姐了,夫人那里还等着奴婢回去回话,这就退下了。”说完,便朝着映华阁去了。

    等人走后,胭脂瞅准机会,上前自告奋勇道:“大小姐亲自下厨,要不要奴婢给你打下手,奴婢平时也常在厨房帮忙,不会比巧慈姑娘做得差的。”

    巧慈能做的,她自然也是可以的,胭脂希望大小姐可以看到她的诚意。

    对于胭脂所献的殷勤,锦昭并未领情,她摆手道:“不用了,沐瑾院还有其他事等着你去做,你做好分内之事就行了,至于为父亲下厨的事,我自有主张。你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胭脂嘴角当即僵住,其他的事,不过也就是每日的清扫而已,大小姐这般的拒绝她,还支开她,让她心头一冷。

    胭脂面色尴尬的应了一声,心有不甘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离开沐瑾院,胭脂越想越生气,但大小姐的转变,却让她越想越害怕。明明之前对她的态度就不是这样的,她念头一转,想到了巧慈。

    指定是那丫头在大小姐跟前说了她坏话,一定是这样,大小姐才会对她这般不待见。

    想到这,胭脂心中顿时来了火,平时看着老实模样,没想到背后竟卑鄙如此,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    呸,胭脂气的骂出来了声,声音不大,却被经过的夏芙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不是胭脂姑娘吗?这大白天的怎的火气这么大,究竟是谁不长眼惹你生气了,难道不知咱们胭脂姑娘可是大小姐身边的红人吗?”夏芙当面打趣道。

    胭脂本来就有些气,听到夏芙火上加油的一番挖苦,心里就更来气了,她没好气的来了一句:“要你管。”

    说罢,懒得理她准备要走,夏芙却快步走上前拦她道:“怎么,一见到我这就要走了?”

    夏芙一再触犯胭脂的底线,她当即瞪了对方一眼:“我可没你闲,再说了,我和你似乎并没有太熟。”

    夏芙脸上的笑意仍在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瞧你说的这叫什么话,你我虽跟随不同的主子,但都是将军府的丫鬟,同一屋檐下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怎么能叫不熟,胭脂你说这话可要伤人心了。”

    伤心?怕是来看她的笑话是真。夏芙什么样的人,她最是清楚不过,哪有那般好心。

    即便她现在是个二等丫头,与夏芙相比,虽说是低了些,但她不怕得罪她,毕竟她现在还是沐瑾院的丫鬟,还是大小姐的人。

    胭脂撇嘴道:“你不在二小姐身边伺候着,与我这里絮叨个什么,小心二小姐到时候因偷懒之过责罚于你。”

    夏芙听了,笑了起来,不以为然道:“这你就想错了,二小姐不是那种轻易说变就变的人,她才舍不得责骂于我呢,说起来,我倒是比旁人幸运一些。”

    胭脂听了这话,心里极为不舒服,好个夏芙,她这是明摆着在说自己被大小姐冷落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