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一章泄露
    锦昭将需要的食材交给冯管家去准备,而自己反倒像个没事人一样待在屋里,看看书打发时光。

    苏锦铃过来的时候看到这场景,心中顿时生惑,她抬步进了屋,扬起嘴角上的笑意说道:“我还以为长姐这会正忙着呢,谁知却好生的悠闲自在。”

    锦昭抬眸看了她一眼,又收起目光,说道:“我能有什么可忙的,不过闲来无事看看书罢了。”

    看书能养养性子,不易冲动,但是,前世的苏锦招是不大喜欢看书的。

    苏锦铃似是不信,笑了笑说道:“长姐什么时候对书感兴趣了,我听说父亲就要回来了,长姐不是要为父亲下厨吗?可准备了?”

    锦昭手一顿,看向她道:“你是听谁说我要为父亲下厨的?我倒是很好奇这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母亲才派人过来说起这事,苏锦铃这么快就知道了?

    自然是胭脂那丫头告诉她的,否则她哪那么快知道,府里有什么紧要的事,一向都是大房第一个知晓,当她去翠居院和母亲说起这事时,母亲也是一脸的惊讶,像是不知道父亲要回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苏锦铃想了想,心虚道:“我也就是无意间听说起罢了,也不知是真是假,长姐又何必刨根问底呢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,今日苏锦铃过来是为了探一探此事的真假。

    锦昭不动声色的说:“是吗,那告诉你的这个人消息还真是灵通的很。”

    苏锦铃当即神色一怔,握了握手,面色一时尴尬道:“不过是与否,还得听听长姐亲口说,我一向对你的话深信不疑。”

    锦昭笑笑:“这么说,妹妹今日是过来探探虚实的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锦铃心中一沉,她确实如苏锦昭所说,过来探探情况的,不过,她不能当着苏锦昭的面这么说。苏锦铃眸一一闪,随笑着解释说:“瞧长姐说的,我就是想着过来看看,要是真是如此,我这个做妹妹的也好帮长姐搭把手,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帮忙?说得好听,不帮倒忙她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锦昭摆了摆手,说:“我还能应付过来,就不必麻烦妹妹你了,再说你平时不进厨房一步的人,也不擅长做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苏锦铃听这话,心里就觉得不快,说的好像只有她苏锦昭一个人能做到,别人能不能似的。

    苏锦铃脸上依旧带着笑:“也是,锦铃自然没有长姐好本事,学的一手好厨艺,叫人好生钦佩。”

    锦昭笑了一下,她能有一手好厨艺,归根结底还多亏了苏锦铃。要不是她当初背后陷害,步步紧逼,她又怎么会沦落到那种地步,又怎么会想着学好厨艺去讨好宇文煜,那个时候的她,才叫天真。

    锦昭随口说道:“妹妹又何必羡慕,你若是想学,大可让李厨子教你,我想以你的聪明,一学就会。”

    苏锦铃听了这番话,却满是不屑。她堂堂苏家二小姐,怎么能做这种粗活,学好女红,才是正事。像下厨这种事,一向都是由下人们去做的,也不知道苏锦昭究竟怎么想的,居然不顾及身份的去做这种事,也不怕他日被别人笑话了。苏锦昭可以由着自己,她可不会。

    苏锦铃说道:“长姐真是高看我了,不是每个人都像长姐一样有这份勇气的,要是我,我可做不来。我还是学学女红算了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锦昭听出苏锦铃话里的嫌弃,也是,经过前世种种,她对苏锦铃再是了解不过了,否则那日,她宁愿在外面等着,也不愿进去厨房半步,可想而知,她是有多介意。

    被苏锦铃左一句长姐,右一句长姐,锦昭听着十分不舒服,不过现在的她,性子反而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锦昭目光轻轻扫了一眼苏锦铃,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也是,听说姨娘的女红就做得很不错,难怪妹妹会喜欢女红了。”

    锦昭口中所说的姨娘自然指的是沈曼心,而且还是当着她的面说的,这摆明了是想让她难堪。

    苏锦铃气得牙痒痒,扯了扯嘴角,说道:“既然长姐不用我帮忙,蓉秀院还有事,我便不扰长姐了,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锦铃借故要离开。

    锦昭也不挽留她,由着她去了。

    苏锦铃走后,巧慈凑身低声说道:“小姐本想低调行事,没想到如今连二小姐都知道了,看来府里上下应该也都知晓了吧。”

    锦昭抬眸看了看,饶有深意的说道:“那倒未必,母亲做事向来不爱张扬,她派了身边的惜梅来,就已经是最好的说明。”

    巧慈眼神闪过一丝不解,于是问道:“那二小姐是如何得知的呢?”

    傅氏前脚才派人过来,后脚二小姐便来了,巧慈起初也是颇有疑惑的,经锦昭这么一说,好像确实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锦昭嘴角划过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,然后目光看向巧慈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除非是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巧慈眼前一亮,不敢确信的轻声道:“大小姐是怀疑是身边的人?”说完,她忙跪了下来,“大小姐明鉴,巧慈没有告诉别人,二小姐怎么知道的,不关奴婢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罢,巧慈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平日里大小姐和二小姐的关系不错,可是今日看着,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。不过主子的心思,她一个丫鬟也不好随意揣测,总感觉最近自家的姑娘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。就连何时学的厨艺,她跟了多年,也是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锦昭上前拉巧慈起来:“你不必惊慌,我知道不是你说的,而且我也没说是你透露的。”

    看这情景,锦昭像是知道谁说的。巧慈虽然好奇,也不好多问。于是说道:“大小姐请放心,奴婢会注意自己的言行的。”

    管住自己的嘴巴,好好的伺候大小姐,这才是她当前应尽的本分,至于其他事,哪是她一个丫鬟能管得了的。但倘若是对大小姐不利的事,当然,她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