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三章表现
    没过一会,屋外传来了脚步声,脚步声铿锵有力,傅氏忙坐正了身子,低头理了理衣服,扶了扶头上的发钗。

    这一幕恰被锦昭瞧见了,想不到一向淡定自若的母亲,大概只有在面对父亲的时候,才会紧张吧。

    正想着,一身军装的男子走了进来。锦昭定睛一看,身子顿时愣住了,记忆里的父亲还是那么的精神焕发。印象中那些做将军的人,应是一身戎装,腰间佩戴宝刀,性格豪放之人,可是父亲谈吐之间却是少有的斯文有礼。不过严肃起来,也是让人望而生畏的。

    锦昭忙随众人一起起了身。

    苏剑南快步走到苏老夫人面前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儿子给母亲请安,儿子不在的这些日子,母亲是否一切都安好?”

    苏老夫人忙伸出双手去拉苏剑南起来,声音难掩激动:“好好好,母亲一切都好,快起来,叫母亲好好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不见两个多月的人,难免让人心中挂念。更何况又是至亲之人,苏老夫人满心欢喜的同时,又忍不住心疼。

    “瞧瞧,这才走了多久,人都瘦了,想来外面的日子一定清苦。”说话间,眼眶微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剑南解释说:“行军打仗在外,哪有不吃点苦的,要是儿子连这点苦都受不得,怎配担当这大将军头衔,又怎配当你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苏老夫人就更心疼了:“你这孩子什么都好,就是有苦自己挨着不与人说,这一走就是两月有余,也不知在外面究竟吃了多少苦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用手帕擦着眼角的泪。

    苏剑南忙安慰说:“儿子在外一切安好,倒是不能在母亲跟前尽孝,还让母亲每日担忧挂念,实在是不孝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,我一语,大概是许久未见了,心中思念所致。

    见此场景,沈曼心柔声说道:“今个是高兴的日子,大将军回来了,理应高兴才是,老夫人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。”

    沈曼心总能找准时机,在恰当的时刻说恰当的话。

    苏老夫人随即敛去了脸上的难过,点头说道:“是这个理,瞧我,这是怎么了,倒让人见笑了……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这时傅氏出了声:“母亲也是思儿至深。”顿了一下,又指着锦昭说,“知道将军今日回来,这孩子特地下厨做了一桌子的菜。”

    苏剑南听后,不禁将目光落在锦昭身上,语气不无惊讶的问道:“是吗?锦昭竟会厨艺?”

    面对父亲的疑惑,锦昭恭声会回道:“只粗略懂一些,谈不上精湛,听说父亲今日回来,就想试着做给你尝尝,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,还望父亲到时别嫌弃了女儿的手艺才是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番话,苏剑南不禁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少女,眸中除了惊讶之色之外,赞赏的目光表露无疑。说觉得话稳重有度,像是一下子更懂事了不少,就连其他人也是不大相信这些话是出自锦昭之口。

    苏剑南点点头:“锦昭现在懂事了,都会下厨了,待会我可要好好尝尝你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被大家如此看着,锦昭并未觉得不自在,反而习惯了一般,她脸上仍旧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苏锦玲见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苏锦昭一个人身上,自己反倒是被冷落在一旁,心里一时急了起来,她上前对苏剑南撒娇道:“父亲,你离家两月多,女儿每日都向菩萨虔诚跪求,祈祷菩萨保佑你平安归来,现在好了,一家人终于是团圆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剑南无这才看向她,笑了起来,回应道:“难得锦铃一片孝心,今日父亲很是高兴。”

    除了效忠朝廷之外,家人也是苏剑南最为在乎的,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场景,他心中自是满怀欣慰。

    殊不知,锦昭听到苏锦铃说的话,冷然一笑。若是她真在乎父亲的安危,当初也不会为了攀附权贵,一心向着别人,不顾及亲情了。而且,她心中再清楚不过,苏锦铃是不信佛的。

    锦昭正想着,旁边的傅氏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衣角,锦昭抬眸,正对上母亲神情异样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锦昭明白,母亲是觉得自己今日太过于安静,不像往日里那个话多的苏锦昭,尤其是在父回来这么特别的日子里,以前那个苏锦昭怕是第一个冲到父亲跟前了,哪还轮到苏锦铃跟父亲撒娇。

    对于傅氏的提醒,锦昭并未有所动,她能这样在一旁静静地看着,看着亲人谈言欢笑的情景,已是很满足了,别的,她不奢望,也不敢再去奢求更多了。

    见女儿迟迟未动,以为未能明白自己的意思,傅氏暗自叹了口气,心中又不甘被那对母女抢去了风头,于是缓缓走过去,拉着苏老夫人,语气和言道:“母亲,既然大将军已经回来了,我看这饭点的时间快到了,想必大家应该也饿了,不如入席吧。锦昭她这两天一直忙活着,难得这孩子有这份孝心。”

    说罢,苏锦铃嘴角一僵,未免让人瞧见,忙又敛了去,换上一副笑脸,柔声道:“既是长姐的手艺,今日沾了父亲的光,我这个做妹妹还是第一次能有幸尝到长姐做的佳肴,待会入席可要多吃一些。”

    说的好像是自己平时不做给她吃似的。

    锦昭言道:“说不定手艺还不及府里的李厨子,你可别对我抱有太多希望,免得不合你的口味,到时失望了,就不大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锦铃立马一副委屈的样子,声音胆怯道:“怎么会呢,说的我好像待会要挑长姐的刺一样,长姐,莫要误会了我。”

    误不误会的,恐怕没人比苏锦铃更清楚了。也就是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当初她才轻易相信了苏锦铃,对她的话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锦昭笑笑,说:“没有就好,我倒不知妹妹心里如何想的,更何况,方才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而已,至于其他的,并未多想。”

    说完,锦昭将目光看向别处,不再看苏锦铃。

    此时,苏锦铃只觉得落了尴尬,心中气愤难当,却又不好在人前表露出来,只得压着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