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四章迟到
    入席后,锦昭让人将准备好的菜肴摆上了桌,看着一桌子的美食,众人无不惊叹。

    苏老夫人先一步对锦昭说道:“你这孩子还说自己的厨艺不怎么样,我还差点相信了,冲着这水平,当真是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祖母这么一说之后,她若是再说自己厨艺不好,反倒是显得自己矫情了。锦昭只好静静地听着,索性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苏剑南惊讶之间,也点头附和道:“锦昭的厨艺倒是能和宫里的御厨颇有些相似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,我原先一直以为这孩子一步都不进厨房的,想不到今日倒让我惊讶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锦昭身上,赞许的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坐在身边的傅氏趁机说道:“将军走后,锦昭相较以前懂事了不少,每日都去我和母亲那里请安。对了,还有承业,最近写的字也进步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苏剑南的眼神一时柔和了下来,温声道:“这个家多亏了你打理有方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傅氏微怔了一下,既而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,摇头道:“将军在外征战沙场,才叫辛苦,可惜妾身却不能为将军分忧,能做的便只有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傅氏管家有方,苏家上下被打理的井井有条,这么说自然是谦虚了。

    苏剑南握了握傅氏的手,说:“这些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小事,夫人莫要过谦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一大家子,何其容易,这一点,锦昭再明白不过。而傅氏却做的很好,这让锦昭十分佩服。

    一旁的苏锦铃见父亲一味的夸赞傅氏,反而将自己的母亲冷落了,心中难免有些不甘,念头一转,当即开口言道:“父亲有所不知,其实姨娘平日里也有帮着尽一份力的。”

    沈曼心终究是苏剑南娶的妾室,在称呼上,苏锦铃是要管傅氏喊一声母亲的,而自己的亲生母亲,只能喊姨娘。

    锦昭了然一笑,不管父亲对沈曼心如何个心思,碍于母亲在场,父亲多少会有所顾忌母亲的感受,毕竟当初的事,父亲有愧于母亲。偏偏苏锦铃聪明反被聪明误。

    果然,父亲听了后,只嗯了一声,并没有说及其他的话。

    苏剑南这种淡淡的态度,不光苏锦铃见了不快,连沈曼心也是挂不住面子。

    锦昭看了一眼母亲,只见母亲略低着头看自己的手绢,表情没有任何异样,好似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锦铃本想将父亲的注意力转移到母亲身上,谁知,却没能如愿,心中又着实不甘,她不想今日的风头都被大房抢了去,可眼下却又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,心里是又急又气。

    眼看着菜都上的差不多了,锦昭扫了一下众人,发现弟弟的位子还空着在,于是招了巧慈到身边来,低声吩咐说:“你去一趟沁轩院,看看三少爷有没有过来。”

    总不能叫大家一直等着,况且苏承业一向守时,今日父亲回来这么重要的日子,人应该早就在场才是。母亲刚才才夸过他的,迟到总归是不大好的。

    锦昭这样想着,门口突然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锦昭抬头看去,只见苏承业满头大汗的出现在门口,心想,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苏承业进了屋,一一向席上坐着的人问了安,傅氏抬头招他过去,从袖口掏出手帕替他擦汗:“你这孩子怎么满头大汗的,今日你父亲回来,大家可都在等你了。”嘴上虽是嗔怪,语气却又藏不住关心。

    苏承业解释说:“和儿子玩的好的一个好朋友今日病了,儿子便去看看,这才回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锦昭看着眼前的这般场景,弟弟和母亲的关系总是亲密无间的,而她却是做不来的。

    待苏承业坐下后,苏剑南对他说道:“听你母亲说你的字进步了不少,学业上也很用功,父亲很是欣慰。”

    被自己的父亲当面夸赞,苏承业倒显得有些不大好意思,他略显腼腆道:“承业想像父亲一样,将来做个有用之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锦昭手一顿,面色一时不太好。弟弟一直崇拜父亲,凡事以父亲为榜样,前世可不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念头,最后却是害苦了她的弟弟。殊不知,父亲的风光和荣耀,皆因这些年征战沙场所积下的功劳。

    欲握玫瑰,必承其伤,年幼的弟弟虽说有如此之志,倒也没错,只是要做个像父亲那样所谓有用之人,可不只是简单的努力就行了。当初,那个人不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对于弟弟有这样的志向,父亲自然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傅氏帮儿子擦完汗后,便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时苏锦铃略思忖了一下,开口言道:“你去看望朋友,虽说事情情有可原,不过今日父亲回来,情况特殊,你委实不该在这个时候离开,你瞧,长姐做了一桌的美食,到现在都没有动筷,幸亏你回来了,否则可就辜负了长姐一番辛苦做出来的美味佳肴了,下次可不许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苏承业看着眼前一桌子美食,大家为了等他一直未动筷,一时心中甚感歉意。

    “今日父亲回来,承业应该早些回来才是,让大家都等我一个人,心中实在是深感歉意。”苏承业说道。

    苏锦铃的话,听上去是好心提醒,仔细一听,无疑是在从侧面说苏承业不懂事。

    苏剑南才夸过傅氏管家有方,这么一说,无疑是在打她的脸。

    傅氏当然听着心里有些不快,脸色一时沉了下来,刚要张口,苏老夫人先一步说:“你也是有事耽搁了,又不是存心迟到的,我想大家都不会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说,即便今日苏承业迟到了,旁人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,谁让苏老夫人对这个孙子从来是疼爱有加。

    老夫人发了话,傅氏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沈曼心未免女儿说话不知分寸,惹了老夫人生气,便附和说:“老夫人说的是,承业这孩子做事一向是有分寸,方才是锦铃失言了,还望承业莫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苏承业面带笑容的摇头道:“姨娘放心,二姐也是好心提醒,我是不会放在心里的。”

    锦昭暗自摇了摇头,到底还是经历少了些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