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一章偷听
    锦昭从映华阁离开,一路上都没有说一句话,回来后更是待在屋子里。见她整个人都不太对劲,以为是为了皇上来将军府的事烦心,想了想,便安慰道:“大小姐,你也别太担心了,夫人说了到时候会让佟妈妈协助你,真遇到棘手的问题,夫人也不会袖手旁观的,实在不行,就请夫人出面。”

    锦昭看了她一眼,她倒不是担心这个,前世她操持后宫,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,这点又算得了什么呢。她担心的倒是别的事,如果真像母亲说的,圣上亲临府上,那么势必那个人也会随同而来。想到这里,锦昭的心莫名的揪疼了一下。

    锦昭只朝巧慈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需要准备的事很多,巧慈见锦昭却不点都不着急的样子,想了想,便主动问道:“小姐,离圣上来将军府只有三天了,你需要奴婢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锦昭却摆手道:“不急,先别忙活,容我好好想想再说。”

    巧慈以为锦昭会吩咐她事情做,已经随时做好了准备,哪知却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时,胭脂进来了,向锦昭行了一礼,抬头时瞧着大小姐神色不太对劲,不免有些心慌,便走到巧慈身旁,用胳膊戳了她一下,小声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她想起上次帮着二小姐在大小姐做的菜里放芥末粉的事,不安又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巧慈看了她一眼,很快又收回了目光,并没有答她话,胭脂这爱打听的小毛病一点都没改变,更何况大小姐还在这里。,巧慈不想理她,眼神便看着别处。

    对于巧慈这样的态度,胭脂心里当即冒了些火,碍于锦昭在的缘故,只好把火压着。

    空气异常的静,让一旁的胭脂好生不自在,自从背着大小姐做了那样的事情,这几日她心里一直恐惧着,在锦昭面前极力表现,生怕哪天被大小姐发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锦昭淡淡的出了声:“没别的事,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同应了声。

    刚转身走时,锦昭又吩咐胭脂:“你去把开着的窗户给关了。”

    胭脂心里咯噔了一下,忙应道:“瞧奴婢的记性,倒是忘了大小姐吹不得风的,巧慈也是的,怎么也跟着糊涂了,奴婢就这将窗户给关了。”

    锦昭神情莫名的看了胭脂一眼,没有做声,临了,还不忘带上巧慈说落一句,这的确像她认识的胭脂。

    反倒是巧慈,她记得走的时候窗户是关着的,怎么就开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胭脂的话,平日里这些话,她听得多了,所以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关了窗,两人将门轻轻掩了,才退出去。

    快走出沐瑾院时,胭脂忍不住叫住了巧慈:“你现在仗着大小姐的宠爱,胆子是越来越大,都不敢将我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巧慈一脸平静的说道:“倒不是我变了,我还是原来的巧慈,只是胭脂你变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巧慈说的是她背叛大小姐事。

    但对于这答非所问的话,胭脂不仅没听懂,压着的火也一下子冒了上来,她冷笑道:“是吗?那我问你,方才我问你话,你为什么不回答?还是说你和大小姐有什么是瞒着我不成。”

    巧慈不卑不亢的说:“你说的这叫什么话,身为奴婢,只管做好自己本份的事就好,即便主子有事,也不该是我们能够打听的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锦昭之前有交代,巧慈真想当面质问胭脂为何要在大小姐的菜里放芥末粉。

    胭脂听了,却不以为然,撇了撇嘴,说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大小姐现在对你的态度不比之前,到哪都带着你,大小姐的事,你会不知道,别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一样好哄骗。我看你是诚心不想告诉我,怕影响到你在大小姐心目中的地位吧。”胭脂越说越来劲,语气也不由的带了几分挖苦,“以前你无论做什么,都不讨大小姐喜欢,现在不一样了,都成了大小姐身边的红人了,难得主子对你另眼相看,你还不得抓紧了机会,往后我是不是见了你还要行礼?”

    巧慈只觉得胭脂的话难听入耳,再由着她说下去,还不定会说出什么更难听的话来,便出声道:“手上的活还没做完呢,你要是没别的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胭脂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她话还没说完,巧慈这丫头居然说要走,很明显是不把她放在眼里,当即说道:“怎么,说几句就听不下去了是吗,你又知这些天我被大小姐冷落,是如何过来的,你不想听,我偏要说。”

    巧慈见胭脂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自顾的走了。

    胭脂呸了一声,暗骂了几句忽然想起了什么事,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方才在外面她偷听到大小姐和巧慈那丫头说皇帝要来府里,这么重要的事,她要是提前告诉二小姐,说不定二小姐一高兴,便不与她计较之前的事,这可是个讨好二小姐的法子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胭脂便动身往蓉秀院去。

    夏芙远远的瞧见胭脂往这边来,不由得迎了上去,堵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你啊,你怎么还敢往这里来,你不知道二小姐的气还没消吗?你就这么过来,岂不是过来找骂。”

    听不出来是善意的提醒,还是关心。

    胭脂却面带笑意的说:“多谢夏芙姑娘的提醒,上次的事没办好,二小姐生气也在情理之中,是我辜负了二小姐对我的期望,这几日我一直想寻着机会过来,又担心二小姐气还没消,惹了她心烦,好在总算找着机会了,这不,还得麻烦夏芙姑娘为我带路,好让我能和二小姐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夏芙听此话,不由得看向胭脂,心中有些好奇,于是乎说道:“这么说,你此番过来是将功补过了?”

    看胭脂自信满满的样子,指不定又从大小姐那里打听到了什么消息来。

    胭脂点头回道:“这次打探到的消息,我相信二小姐一定会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夏芙半信半疑道,想了想,没准真是什么好的消息,便说,“二小姐这会在屋子里呢,你且等着,容我进去向她禀告一声。”

    胭脂见夏芙松口,肯为她传话,立马应了一声:“有劳夏芙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