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四章谈话
    眼看着离圣上来府的日子越来越近,苏锦铃一边让胭脂打探苏锦昭这边的动静,一边让府里的妈妈为她做新衣。

    圣上来府,那些皇子肯定也会随同,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可以与之接触,她当然得好好打扮一番才行。不过自从出了上次的事情后,胭脂也不敢明面着乱来。

    锦昭叫来冯管家,和他商量事情后,又让佟妈妈们教府里下人们规矩。

    佟妈妈从十二岁便到傅家当丫鬟,如今已有三十个年头了,傅家向来最注重规矩和礼仪,锦昭想来想去,觉得佟妈妈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,更何况,母亲之前已言明,让佟妈妈帮她,必要的时候,她这个做母亲也会亲自助她的。

    为了给苏锦铃打探消息,锦昭商量事情的时候,胭脂都守在一旁,只为了听他们说些什么,好去告诉苏锦铃,没准一高兴了,还能得些赏赐什么的,那她可就赚了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锦昭虽心知肚明,却并未借机打发她出去,仿佛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巧慈趁胭脂出去的时候,忍不住对锦昭说:“小姐,你就由着胭脂她吗?就不担心她又去给二小姐通风报信?”

    锦昭边摆弄着梅花枝,边问:“那你有什么好的法子吗?”

    巧慈一时语噎,让胭脂离开沐瑾院,从大小姐的身边离开,不失为一个法子,只是以胭脂的性子,自己会主动离开吗?想也知道,是不可能的。大小姐心里明明清楚却迟迟没有挑明这件事,是不想让胭脂难堪,还是别的原因,巧慈就不得而知了。不过有一点,巧慈可以确定,那就是大小姐似乎并不担心,否则,也不会由着胭脂这样了。巧慈心想,要是以前的大小姐,肯定会发一通火,然后将胭脂赶出去的。眼前的少女,遇事比之先沉稳了很多。

    最后巧慈摇头说:“奴婢没用,想不到好的办法帮大小姐排忧解难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巧慈低着头,似乎没想到法子帮主子而自责。

    锦昭见此,伸手拍了拍她的肩,反过来安抚她说:“一个丫鬟,暂且还不足为惧,由着她去吧,你也不必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能不担心呢,巧慈犹豫道:“可她背后的人毕竟是二小姐,枉大小姐当她是姐妹,想不到背地里却要害你,当真是辜负了大小姐平日里待她的好。”

    巧慈这是在为她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锦昭只笑笑,连巧慈都感到惊讶,只怕不是亲眼所见,旁人是不会相信苏锦铃会是一个如此虚情假意的人。

    “她自己都不在乎这所谓的姐妹之情,我又何必紧紧抓着不放,既然她到现在都没有和我撕破脸,对我多少是有所顾忌的,我若是气恼了,反而显得我在意了。只要我心里是清楚的就行,总好过蒙在鼓里,由她牵着鼻子走的要好些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巧慈点了一下头,心里默认了锦昭说的,但见她处变不惊的样子,念头一转,又说道:“将一个生了二心的人留在身边,确实让人不大放心,大小姐还是多留个心眼。”

    锦昭点了一下,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对于锦昭这般反应,巧慈莫名的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锦昭见她这般诧异的表情,随即问道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巧慈回了回神,说:“没什么,奴婢只是觉得大小姐你似乎愿意听进去奴婢说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锦昭随即一怔。想想,其实也是,前世的苏锦昭只听得顺耳的话,对于巧慈这般逆耳的良言,并不待见,说的多了,以至于不怎么喜欢这个丫头,反而更偏爱胭脂那丫头,殊不知,巧慈这丫头才是对她最忠心的。

    锦昭握住巧慈的手,轻拍了拍说:“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,以后我会为你寻得一户好人家,让你下半辈子有个依靠,不用再做这伺候人的活。”

    巧慈听了,心中莫名的慌了,忙松开锦昭的手,声音低道:“奴婢不是为了这个才这样说的,大小姐不要误会,奴婢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巧慈急于说清,却并不能很好的解释清楚。这丫头一紧张起来,话就说不清。

    锦昭笑了起来,看着她说:“你不用解释,你是什么样的人,对我如何,我心里明白着。方才我说的是心里话,并不是玩笑之语,身为女子,终究是要有个依靠的,总不能到最后孤独一人终老吧。”顿了顿,又继续说,“以后你要是遇到中意的男子,要和我说,到时我替把关,看看他是不是你值得托付于一生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巧慈听了,一下子的羞红了脸,难为情的说:“大小姐,你就别打趣奴婢了,奴婢只想当你的丫鬟,一辈子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锦昭听了,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傻丫头,说什么傻话呢,姑娘家的,哪有不嫁人的,难道真想一辈子孤独到老不成。”

    前世,她没有机会看到巧慈出嫁,也不知今生这丫头会遇到什么样的男子,对她好不好。

    正想着,巧慈突然出声说:“这么说,大小姐你也会嫁人了。”说话间,巧慈低眉思索道,“不知道谁会有这么好的福气娶到大小姐,娶大小姐的人长什么模样,好不好看,配不配得上大小姐……不过,大小姐这般的好,对方应该不会差到哪去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锦昭嘴角顿时一僵,笑意渐渐敛了去,表情一时微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前世,她的确嫁了一个才华样貌都出众的男子,可惜却也是伤她最深的人,她以为自己嫁给了幸福,原来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罢了。

    巧慈见锦昭神情不太对劲,有些不安,低声问道:“小姐,是不是奴婢说错了什么话,惹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锦昭缓过神,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,若有所思道:“这一生,我也想知道自己会嫁一个什么样的男子,那人对我会不会真心以待。”

    巧慈以为她是担心会嫁的不好,便安慰说:“小姐别太担心,夫人也会帮你把关的,到时候肯定会帮你选一个良人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锦昭面色不太好,也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