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八章简单
    锦昭继续扮作一脸无辜模样,说道:“三皇子若是出于好奇跟着锦昭来此,如今既已瞧见了,还是早些回去吧,免得大家见不到你,该是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锦昭目光看着手里的梅花枝,或是看往别处,总之就是不去看宇文煜。

    宇文煜听了,却说道:“莫不是我的到来打扰了苏大小姐?”

    打扰?他居然用了打扰。

    前世,她想尽法子讨好于他,只是人的心一旦受了伤,便很难再愈合,眼下,面对宇文煜,锦昭表面上故作淡定,心里实则有些无措,到底是曾经爱到骨子里的男子。

    她虽有支走他的意思,毕竟是皇子,也不好直接明言,最后只好说道:“打扰倒是谈不上,只是三皇子久不在宴席上,也不大好,锦昭纯属一番好意的提醒罢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宇文煜轻笑了下:“没想到大小姐还替我这般着想,方才我还以为你不欢迎我来这里呢,看来,倒是我多想了。”说着,看了看周围,“这儿的风景不错,比看戏有趣多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心知肚明,嘴上却说着反话,这个宇文煜和当年一样,还是一样的狡猾,偏生之前的苏锦昭一心向他。

    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,锦昭无奈道:“罢了,我还要多采些梅花枝回去,就不打扰三皇子赏风景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往前处走去,不再理会宇文煜。转身时,锦昭只觉得自己心跳加快,脚步也跟着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面对锦昭冷淡的态度和无视,宇文煜也不恼,看着少女的背影,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,换做别的女子,怕是早就找机会搭话了,偏偏苏锦昭却有意避着他,不想与自己有何瓜葛似的,这丫头倒是有趣。

    没了宇文煜在旁边,锦昭采摘梅花枝也自由些,没过一会,梅花枝已摘得差不多了,这时巧慈走了过来,提着手里的一篮梅花给锦昭看,眨着眼睛问道:“小姐你看,这些够做梅花羹吗?”

    满满一篮子,够做好多次了,锦昭点头说:“够了够了,多的留着下次再做。”

    巧慈应了声,看了看时辰,说:“出来有一会了,小姐,要不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锦昭嗯了声,忽然想起了什么来,下意识的朝周围望了望,见四下无人,眸中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落,可能是走了吧。

    巧慈见此,想了想,问:“小姐可是在找三皇子?这会人怕是应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心思被巧慈看了出来,锦昭微有些尴尬,言语之间却不肯承认:“当然不是寻他,我巴不得他早走为好,最好眼不见心不烦,省的在这碍眼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,巧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几位皇子都是样貌堂堂,尤其那位三皇子,更是生的一张绝世容貌,谈吐之间,气宇不凡,贵气逼人,让人的目光无法移开。奇怪的是,大小姐对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方才的一幕,巧慈也是瞧在眼里,算来两人是第一次见面,面对世间这般优秀的男子,大小姐好像并不怎么喜欢那个三皇子,有意与他保持距离,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两人之间有什么过节,对于小姐的冷淡,好在对方没有气恼,这样对比下来,反显得大度了许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巧慈犹豫道:“奴婢看得出,大小姐好像并不怎么喜欢三皇子……莫不是以前有什么过节。”说到这里,巧慈又觉得不是这么一回事,究竟是什么原因呢,巧慈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锦昭看了一眼巧慈,若有所思道:“别瞎猜了,我只是想今生可以多尽尽孝心,活得简单点,如果可以,我希望最好不要与那些皇室的人有任何的牵扯。”

    巧慈听得似懂非懂,不解道:“别人都是想着法子与那些权贵攀上关系,为的是有朝一天,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,你看今日二小姐为了这场盛宴,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,偏偏小姐你却是不屑于这一切,好不容易三皇子主动过来与你搭话,你都不太愿意理睬人家,好在三皇子修养好,才没有予以计较,换做脾气不好的,怕是早就翻脸了。”

    锦昭笑笑:“这么说的话,那我应该感谢他了。”

    巧慈微愣了一下,这话听上去明摆着对三皇子有敌意,好好的一个人,她不知究竟哪里得罪了大小姐,招自家主子这般的不待见。

    巧慈解释说:“大小姐误会了奴婢不是这个意思,奴婢只是觉得以小姐的条件,应该找个家世身份都与之相配的男子,今日那些皇子瞧着都不错,那个如妃还当面对小姐你大加赞赏,似乎有意撮合你和二皇子,话说回来,这些皇子当中,大小姐难道就没有中意的吗?”

    锦昭明白巧慈的意思,她自然是盼着自己可以嫁得好,她没有回答巧慈的问题,而是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你倒是有心了,还特意帮着留意那些皇子,有句话说的好,一入宫门,深四海。与其嫁的好,倒不如嫁一个真心待自己的人,繁华固然好,可我却只想要一方净土,遵从自己的初心,做真实的自己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巧慈听着有些糊涂了,明明和自己年纪相仿,说的好像经历了一回似的,明明还是个未出阁的少女,说话却颇带几分老成。巧慈觉得锦昭的眼里好像有东西,只是她看不清。

    想要得到的更多,是要付出代价的,当初她以为自己拥有了一切,到头来,不过是落了一身伤罢了。

    之前那个心思简单的苏锦昭已经死了,如今这个,不想去参与那些争斗当中,想获得简单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锦昭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:“你应该饿坏了吧,走吧,回去给你做梅花羹。”

    待两人走远了,梅林一处走出来一风度翩翩的男子,看着锦昭渐行渐远的身影,宇文煜的嘴角再没了之前的笑意,表情竟难得的深沉,一双眸子深邃的不见深底。

    等到少女终于消失在视线里,他缓缓低头看着手里方才摘的梅花枝,紧紧的握着,一时陷入了沉思……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