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二章出手
    回到屋里,锦昭对着那些梅花枝发起了呆。

    今日就这么和他不期而遇,记忆里,一样的眉,一样的脸,一样的声音……若不是经历了那些事,她真就以为她还是之前那个苏锦昭,初次相见,记忆犹深。

    正想着,胭脂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不好了,出事了。”胭脂说。

    锦昭回过神,皱着眉,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这丫头行事越来越莽撞了。

    胭脂怔了一下,声音略带不安的往下说:“回大小姐,方才戏台子突然塌了……”

    未等胭脂说完,锦昭猛得站了起来:“什么?”忽然想起了什么来,又问,“可有伤到人?”

    胭脂低声道:“倒未伤到人,只是出了这样的事,不少人被吓着了,奴婢当时也被吓住了,急忙跑来向小姐你回禀此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胭脂捂着胸口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锦昭眉头紧皱着,面色一时不大好看。出了这样的意外,也不知道此刻那边的情况如何了。不容多想,锦昭提步就朝外面去,巧慈和胭脂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人到了后,已有人陆陆续续和父亲道别,皇上和如妃早已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傅氏见她来了,脸色也是不好看,走上去,对她说道:“怎么才过来?”

    她离开许久,母亲这是在说她来得迟。

    锦昭回道:“女儿来迟了,胭脂方才都和我说了,这次是女儿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倒塌的戏台子,锦昭紧握着手,她明明都亲自督促,事事交代再三,怎会出了这样的意外。

    瞧着女儿颇带自责的模样,傅氏心一软,声音放缓和了一些,说道:“事情来得太过于突然了,未免再出意外,圣上和如妃娘娘先行回了宫,其他朝臣也在挨个向你父亲道别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锦昭心里有些难受,好好的一场宴会,竟因她的大意弄成了这样,想必此刻父亲心情也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锦昭声音低道:“发生了这样的事,圣上一定很生气吧,都是女儿事先没有检查仔细,要不然也不会出这样的意外。”

    傅氏伸手轻拍了拍锦昭的肩膀,说:“圣上倒没说什么,只是考虑到安全问题,便和如妃先回去了。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,你也别太自责,好在当时三皇子及时将人救下,才没有人受伤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三皇子人还在,找机会,等下你去向人家道一声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锦昭眸中一顿,环顾了周围,终于发现了宇文煜,许是对方察觉到了什么,此刻也朝她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锦昭心陡然一动,忙收回了双眸,对傅氏道:“这次错在我,女儿定会好好反思的。”

    傅氏嗯了一声,看着她饶有深意的说道:“主动认错,固然是好的,不过认错之前,得查查错因,凡事得弄个明白,切不可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母亲这番话,话里有话,似乎不相信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的确,连她自己都是怀疑的。

    以为接下来没她什么事,便可安心的离开,谁想这才离开了一会,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次宴会是她一手操办,出了错,她有逃脱不了的责任。

    她扯了扯嘴角,应道:“母亲放心,女儿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傅氏点了一下头:“你明白就好。”说完,便去陪苏剑南送客人。

    锦昭低着头看脚上的鞋子,犹豫了很久,一番挣扎之后,最后才下定决心按照母亲说的去做。

    但是,等她再抬头去看方才的地方时,发现宇文煜已经不在那里了。锦昭又看了看周围,依旧没有他的身影。瞬时眼眸垂了下来,眼底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了吗?

    他是走了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锦昭发声一遍一遍的问自己,满心纷乱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有种难以言语的失落,只觉得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痛了一下,生生的疼痛着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从背后拍了她一下,她转过身看去,竟是宇文峰,眸中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看我作甚?”宇文峰撇了撇嘴道。

    锦昭没有答他话,而是问道:“你怎么没有走?”刚才没有看到宇文煜,她以为宇文峰也跟着他一块离开了。

    宇文峰回道:“原本是要走的,看到你来了,想着过来和你打声招呼。”说话间,目光指着塌了的戏台子,庆幸道,“还好你不在,方才情况真是危急,要不是三哥及时出手,只怕这会已有人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锦昭眼眸低垂,表情微样。声音低道:“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宇文峰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随说:“别太自责,这是个意外,毕竟你也不想的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次你确实应该得好好感谢三哥,要是没有他帮忙,指不定会怎样呢。”

    锦昭静静的听着,随意的嗯了一声,目光落在刚才宇文煜最后出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走了吧?”锦昭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说好了,不想再有任何瓜葛的,再见时,不知怎的,心中竟有几分不舍和留恋。

    宇文峰并不知锦昭当下复杂的心情,点头说:“走了,不过不要紧,等下次见到他时,你再向他道谢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峰迟疑了一下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锦昭问: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印象里,宇文峰是个有话直说的人,何时这般吞吞吐吐了。

    宇文峰想了想,最后才说道:“也不知道你对三哥有什么成见,总感觉你刻意避着他似的,他这个人吧,别看他表面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其实并非如此。虽然不能劝你对他一下子改观,时间久了,就会发现我说的是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煜是什么样的人,身为他枕边人,和他生活了多年,锦昭自然是了解的。

    只是一旦无情起来,也会寒了人心。

    见她不语,宇文峰也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,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,时间会给答案的。他就算说再多,要是苏锦昭不信,是无用的。

    宇文峰便道: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我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锦昭嗯了一声,目送他离去,没有相送。

    宇文峰向来行事随意,不拘小节,那些表面的客套对他来说,并不适用。

    抬眸,看着宇文煜的位子,心下久久难平……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