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四章试探
    苏锦昭看着之前热闹的戏台子,如今这般的冷清,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苏锦铃见状,嘴角上扬,慢步走了上去,握着锦昭的手,语气满是关心的安慰她说:“长姐莫要自责了,父亲只是心情不好,下次注意便是了。”说着,瞬时一副委屈的模样,“方才本是好心,没想到忙没帮成,还被母亲误会是别有用心,长姐,你是知道的,我打从心里敬重你,一心盼着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锦昭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闻的冷笑,好一句盼着她好,当初是谁想方设法的害她,见不得她好,才是真吧。

    锦昭叹了叹气,同她说道:“你在父亲面前说那些话,左右不过是为了帮我说好话,你对我的用心,我怎会不明白。母亲的脾气,你又不是不知道,想是因为戏台子塌了的事,一时气恼,若是刚才说了什么不重话,你可莫要放在心上才是。”

    苏锦铃微微一愣,见苏锦昭把话说到了这份上,她总要表现大度一些,便道:“长姐说的这是哪里的话,把妹妹想成了什么样的人了,我怎么会跟母亲计较呢。”说到这里,突然话锋一转,“只是妹妹本是无心之说,却被母亲说成了别有用心,听了叫人寒心。”

    说罢,苏锦铃从衣袖中掏出绣帕去擦眼。

    瞧着这般楚楚模样,若是叫旁人见了,还以为是在她这里受了欺负。

    人前扮无辜,苏锦铃最拿手了。

    前世,她可不就是被她的表面给欺骗了,以为她这个妹妹天真单纯,毫无城府。

    见惯了后宫那些嫔妃动不动哭闹,亦或是扮作柔弱,以博取怜悯,久而久之,苏锦昭便见不得别人在她面前哭哭啼啼。更何况,苏锦铃并没有真的在哭,不过做样子给她看罢了。

    苏锦昭随找了理由说:“母亲说的话,你别放在心上就是,母亲和沈姨娘的事,你又不是不知道,她两每次遇到一起,总免不了一番争论。”

    想起傅氏对母亲的态度,苏锦铃心中立马生了一股恨意,平日里仗着主母的身份对自己指手画脚也就罢了,苏锦铃最见不得傅氏那种高高在上,对母亲不屑一顾,这是她无法容忍的。就算母亲当年有不是,现如今她已成了府里的二夫人,在傅氏眼里,却连个丫鬟都不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还要当着众人的面日日喊她母亲,对她恭敬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苏锦铃心中愤愤不平,咬着牙道:“我明白,母亲还对当年沈姨娘做的事耿耿于怀,毕竟是沈姨娘糊涂,母亲不高兴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沈曼心不顾姐妹之情,背着母亲去示好父亲,这种行为本就是为人所不耻,明明做错了事,苏锦铃偏偏说成了糊涂,可见她心里并非是认同母亲的。

    到底是母女,苏锦铃站在沈曼心那一边,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偏偏她却要违着心在她面前说假话。

    苏锦昭出声道:“好了,别难受了,不管母亲如何想你的,最起码我并没有这么认为。虽说你我并非同出一母,但你待我如何,我心里自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苏锦铃听了,脸色微微笑了起来:“长姐说的是,有长姐这句话,锦铃哪怕被母亲误会,受些委屈也不要紧,只要长姐信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苏锦铃的仍旧握着对方。

    苏锦昭笑笑:“我自然是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就因为前世轻易的相信了苏锦铃,她才吃了一次又一次的亏。

    如今,了解了眼前的少女,曾经吃过的亏,总得如数奉上,才不枉她受过的苦,承得痛。

    听到苏锦昭这么一说,苏锦铃略略松了一口气,她还真怕傅氏说的那些话会左右苏锦昭,毕竟她一个庶妹,怎能比得过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只可惜,傅氏母女的关系并不如平常人家亲密无间,这一点,倒让她有机可乘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戏台子倒塌一事,苏锦铃有些不大放心,便试探性的问道:“长姐,今日要不是无故出了意外,兴许这会圣上还在听戏呢,也不至于人都散了去,反倒显得冷清了。要我说,这次的意外来得真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锦昭眸子一动,心下当即明白了几分,随即附和说:“谁说不是呢,只怕今日之意外,他日要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,也不知道圣上那边如何想的,又是如何看我们将军府的,若是认为我们是故意怠慢,没有重视,该是如何是好。父亲这才刚受了封赏,又会不会有影响。”

    虽说这话是说给苏锦铃听的,但苏锦昭的心里也不免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她自己倒不怕闹笑话,前世的苏锦昭没少闹笑话,她担心父亲会因此事落了难堪。

    只是,她的话好似提醒了苏锦铃,原本是要让苏锦昭当众出丑的,并没有想到这一层面上。

    苏家如今的荣耀,可以说是苏剑南带来的,所谓,一荣俱荣。父亲若是不好了,别说是她了,整个苏家都会跟着受影响。

    她只顾得图一时之快,却并未往深层去想。

    想起往日里父亲待她也算不薄,苏锦铃神色微样,低头不敢看那戏台子。

    苏锦昭却已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心中怀着一丝愧疚,欲要离开,便和苏锦昭说道:“长姐,我看天色不早了,也该是时候回去了。这几天你一直操忙着,应早些回去休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苏锦昭点头说:“劳妹妹你挂心,这就回去了,你也回去吧,外面风起了,别受寒了才是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锦铃应了声:“长姐也是,别久站在外面。”,便转身离去了。看着苏锦铃脚步加快的背影,苏锦昭脸上的笑意慢慢敛去了。

    巧慈想到了什么,在一旁小声说道:“夫人之前有叮嘱过,看这情景,小姐是不打算查了吗?”

    苏锦昭开口道:“查,当然得查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落了面子事小,事关父亲和苏家,就不行。

    她不允许自己身边有心存之心的人,也许,是时候得解决了。

    她看向巧慈,一字一句的道:“不过,查之前得养足精神,有了精神再查不迟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,巧慈忙前忙后的,也没怎么好好的休息,因为没有足够休息好,眼圈都黑了一圈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