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掌姝 第四十六章赶来
    颜值定睛一看,吓了一跳,那不是二小姐赏给她的珠钗吗,怎么会落到大小姐手里,她明明已经藏了起来,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她看向巧慈,目光里带了几分恨意。一定是这死丫头趁她外出,偷偷从她房里找出来的,如此,便可在大小姐面前邀功。

    怪不得大小姐最近对她的态度越发的冷淡,原来竟是这丫头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胭脂一咬牙,抵死不认,喊冤道:“奴婢不认得这支珠钗,大小姐方才也说了,这东西不是普通之物,像奴婢这等身份低微的人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珠钗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还在睁眼说瞎话,死不悔改。

    苏锦昭质问道:“你既不识得这东西,为何这珠钗却在你屋里找到,你又做何解释?”

    胭脂面色一僵,不容多想,赶忙解释道:“这一定是诬陷,是有人存心栽赃,大小姐,奴婢对你忠心一片,你可一定要相信。”

    忠心?可笑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苏锦昭把玩着手里珠钗,字字冷道:“是吗?你对我是忠心还是假意,等下便可知晓。”

    说罢,对巧慈使了一个眼色,示意她去搜胭脂的身。

    巧慈心领神会,大步朝胭脂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胭脂心里一紧,吓得脸色都白了,连连往后移,失声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巧慈一字一句道:“当然是为了力证你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胭脂清楚的明白,若是让巧慈搜身,那么她便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许,也不能任由巧慈搜她的身。

    她向苏锦昭哭求道:“大小姐,奴婢平时里伺候你好歹也是尽心尽力,今日若是被丫鬟搜了身,这往后叫奴婢在姐妹当中怎么抬得起头来,如此,奴婢还不如一头撞死在这柱子上,以表自己的清白算了。”

    苏锦昭不信她会真的撞柱表清白,一个背主弃义、贪心不足的人,会不顾惜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见苏锦昭无动于衷,胭脂咬了咬牙,心一横,欲要往对面的柱子上撞。

    正巧,此举被探亲回来的青雯撞见了,她忙上前拦住胭脂。

    “胭脂姐,你这是要做什么呀?”说着,她看向苏锦昭,仿佛在问出了何事。

    苏锦昭本来就不信胭脂会真的寻死明志,被青雯拦下,省的她再去吩咐巧慈了。

    面对小丫头挂满疑惑的小脸,苏锦昭淡淡的说道:“你才刚回来,府里最近发生的事你还不清楚。”意思再明白不过,是让她不要插手。

    青雯年纪不过十二岁,却也听懂了,拦下胭脂后,自觉的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她终归是一个丫鬟,主子的吩咐,她不敢不从。

    苏锦昭微点了下头,还算是听话。

    看看时辰,人差不多该来了。

    苏锦昭低眉,看向跪在地上的胭脂,微微勾起嘴角:“既然你说对我忠心不二,怎么,搜一下身,你就不肯了?”

    见苏锦昭态度决绝,不容商量,胭脂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,她哭道:“奴婢……奴婢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姐!”屋外一个甜美的声音突然响起,只是这一声长姐带了几分急促,像是匆匆赶来一般。

    苏锦昭嘴角微微上扬,不枉费她让巧慈事先放出声去,这才引得苏锦铃前来。

    苏锦铃见到这般场景,脚步加快的进了屋。

    人未坐下,便指着跪在地上的胭脂,问苏锦昭:“长姐,大老远的就听见你屋里的哭声了,胭脂这丫头平日看着乖巧懂事,不知今日犯了什么错,惹得长姐这般不高兴,瞧着这一张哭花了的脸,多让人心疼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胭脂赶忙向苏锦铃磕头行礼。

    二小姐这会过来,肯定是来帮她说好话的,她做的那些事,多半是二小姐授意的,她现在被大小姐怀疑,二小姐总不能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苏锦铃听说胭脂离开蓉秀院后便被苏锦昭叫来问话,左右思量后,未免这丫头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,决定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她要是再晚来一步,只怕胭脂这丫头就要全部交代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苏锦昭脸色仍旧带着笑意,不动声色的请苏锦铃坐下,慢慢说道:“昨日戏台子无故倒塌,事后我让人检查了一番,才发现并非意外,而是人为之。”话落了一半,她停了下来,抬眸朝苏锦铃。

    此时,苏锦铃表情微样,故作淡定道:“是吗?我之前还以为是意外呢,没想到竟是……意外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用余光瞥了一眼胭脂,心底涌起几分不安来。

    苏锦昭将一切瞧在眼里,继续说:“谁说不是呢,起初我也宁愿是意外,也不愿相信是人故意为之,不过胭脂这丫头应该没有那么大胆子,想来是受人指使,这背后之人心思也是歹毒的很,要是那天闹出了什么人命,可如何是好,只怕整个将军府在圣上面前都交代不清楚。所幸是无碍。”

    歹毒之人,这不是在说她自己吗。

    苏锦铃脸色一时不太好,却又不得不出声应道:“长姐说的是,这人不顾他人安危,心是真够狠毒的。”

    向来都是骂别人,自己骂自己狠毒,苏锦昭听了都想笑,想必此时苏锦铃心里的滋味不太好受。

    苏锦昭点头道:“之前都是我亲自交代下去办的,若不是身边人出了问题,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了。”

    苏锦铃握了握手,说:“长姐身边那么多丫鬟,为何偏偏怀疑到胭脂身上,这丫头看上去老实本分,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,长姐莫不是弄错了,说不定在戏台子上做手脚的另有他人。”

    苏锦昭嘴角划过一抹耐人寻味的笑,苏锦铃果然是着急了,这般急着为胭脂撇清嫌疑,目的再明显不过了。

    苏锦昭拿着手里的珠钗在苏锦铃面前晃了一下,道:“倒不是我针对这丫头,而是近日我发现这丫头行为实在可疑。喏,你看这支珠钗,是从她房间里搜出来的,妹妹好好想一想,区区一个丫鬟,怎么会有如此贵重的东西,不得不让人起疑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支珠钗,苏锦铃脸色都变了。那是她为了拉拢胭脂赏赐给她的,不曾想,今日居然落到了苏锦昭手里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