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章 天生绝脉
    第18章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了?”秦笑宇一时之间有些慌。

    “头疼!”

    柳诗柔低声说道,说完这两字之后,全身的力气,好像是被用光了一般,倒在了秦笑宇怀中。

    柔软感觉,瞬间充满了秦笑宇胸膛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秦笑宇却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注意,反而是紧张的看着柳诗柔:“喂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但是可惜的是,柳诗柔这个时候,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就这么靠在秦笑宇怀中,呼吸变得有些紊乱而急促!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暗自惊醒,这情况很不正常啊,几乎是不曾有丝毫迟疑,秦笑宇手指按在了柳诗柔手臂上。

    一丝御龙劲气,悄然探查着柳诗柔体内一切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但,这么一探查,秦笑宇却是大吃一惊:“天生绝脉!”

    人的身子,是由无数经脉分布,这些经脉在大脑的操控下,可以做出很多动作。

    然而这所谓的天生绝脉,并不是没有,而是有而没有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柳诗柔的身子结构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唯独是经脉不通!

    古人有言,打通奇经八脉,其实就是强化。

    然而柳诗柔这里的绝脉,也和奇经八脉有关系,堵塞了!

    对!

    就是堵塞!

    这样最直接的后果就是,柳诗柔体内气息不顺,阴阳不和。

    天生绝脉,秦笑宇在野史上有过了解。

    百年一出,男女随机,绝脉者,双十而现,七年而死!

    也就是说每一百年,就会有一个天生绝脉的出现,不过要到了二十岁的时候,绝脉症状才会明显出现。

    七年而死,也就是说,绝脉者,都活不过二十七岁!

    现在柳诗柔二十六岁半!

    也就是说,柳诗柔只有半年时间了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绝脉者,每当月圆之夜,一月之中,阴阳转换最为活跃的时候,将会如同业火焚烧。

    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要是坚持不住的话,怕是不用七年,在月圆之夜,就会死去!

    在联想到昨天,说到中秋节,柳诗柔那诡异的神情,秦笑宇心中回神。

    月圆之夜,对柳诗柔来说,就是一场灾难!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,秦笑宇心中有些怜惜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不过就在秦笑宇心中想着这些的时候,柳诗柔全身的温度,开始急速升高。

    现在怕是已经到了四十上下。

    柳诗柔绝美的小脸,此时此刻,变得相当潮红,在额头上也是有着点点汗珠。

    “不能在等下去了!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清楚,这绝脉之痛,已经困扰了柳诗柔不下六年了。

    在其体内储存的业火,已经到了相当浓度。

    不爆发还好,一旦爆发出来,柳诗柔随时都有小命不保的危险。

    心中这么想的时候,秦笑宇动作不慢,搂起柳诗柔,来到了里面房屋中。

    在屋子中,有一个废旧澡盆,是秦笑宇之前泡澡用的。

    放好水,来到了柳诗柔身边。

    “热!”

    柳诗柔此时显得越发难受了,甚至撩开了肩头衣服。

    咕噜!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,秦笑宇看的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“救人,救人!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不停告诉自己,这是在救人,一定要冷静,冷静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秦笑宇还真是担忧,自己一个没控制住冲了上去怎么办?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秦笑宇长出了一口浊气,吐出心中的一丝压抑,神色变得认真起来,脱下了柳诗柔的衣服。

    随着衣服脱下,柳诗柔全身出现在了秦笑宇面前。

    咕噜!

    这大早的,荷尔蒙本就放肆。

    何况此时此刻,在秦笑宇面前,是如此迷人美丽。

    那一抹白皙,无疑是在挑战着秦笑宇的底线。

    好在秦笑宇压下了心中的想法,搂起半果的柳诗柔,将其放在了澡盆中。

    秦笑宇正了正心,在怀中拿出了一卷牛皮纸,在上面密密麻麻的,有着不少的银针。

    长短不一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银针出现的时候,秦笑宇面色,却是变得更加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逍遥谷弟子,世代一人,九九银针,杀救随心!

    念头落下,秦笑宇手指的在这牛皮纸上划过,五指指缝中,多了五跟银针。

    针尖闪烁着一点寒光。

    寒光闪烁,秦笑宇眼神犹如星辰一闪,指尖连点。

    手掌每一次落下,在柳诗柔那雪白的后背上,就多出了一只银针。

    银针锁定在柳诗柔后背大穴之上。

    随着银针落下,柳诗柔头顶竟然冒出点点烟雾。

    场面一时之间,显得有些玄妙。

    七针落下。

    秦笑宇这才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七根银针在柳诗柔后背,自风门起,一路往下到胆俞。

    七针层层深入,自由玄妙。

    此时若是有老医灸在,定会惊愕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这可不就是失传许久的——

    风定七针!

    看似简单,实则是内有乾坤。

    下针的时间,力度等等,没有个几十年学习,是难以熟练掌握的。

    何况秦笑宇如此年轻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柳诗柔这个时候,也悠悠一声,缓缓睁眼。

    美眸睁开瞬间,柳诗柔眼中划过一抹狐疑。

    在昏迷前的事情,此时也涌入到了脑海中。

    她记得自己先是有些头疼,眩晕,然后又是灼热感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她很清楚,这是病发的前兆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发病,都是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已经死了么?”

    柳诗柔嘴角拉出一抹浅笑:“死了倒也是不错,就不用再有那么多折磨了,可是我怎么还在秦笑宇家呢?”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地府和人间,其实是一样的么?

    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秦笑宇此时倒是很关心柳诗柔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秦笑宇?

    柳诗柔回头,看着秦笑宇,美眸中划过一抹狐疑:“你怎么在这里?难道你也死了?”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柳诗柔一惊,低头一看,美眸顿时瞪大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她,全身光溜溜的,什么都没穿,自己的衣服,连同最贴身的,都一起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柳诗柔尖叫了起来,两手拍打着的水面,澡盆中的水,不停涌出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先别激动,否则银针乱位,就麻烦了!”秦笑宇也没想到,柳诗柔竟然会有这么大反应。

    难免有些担忧,走上前去,想要阻止柳诗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出去啊!”柳诗柔却是越发挣扎了,在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,这货看光了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啊!”秦笑宇都要急死了,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直接按住了柳诗柔。

    手掌自腋下划过,按上了一团柔软!

    两人顿时一惊……

    还在找”乡野小村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