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章 难道又是钱
    第8章

    “卧槽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狠狠一惊:“本应该是十五,阴阳倒换,最为剧烈的时候,才会有爆发病情的,现在怎么会一下子就提前爆发了呢?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骂了一句:“不管怎么样,我现在还是先帮你稳定病情吧,要是在耽搁一下,怕是就真的晚了!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如是想到。

    心中这么想的时候,秦笑宇搂起柳诗柔,将其扒光衣服,放在了木桶中。

    再次拿出了银针。

    银针在手,秦笑宇面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指捻银针,分别落在柳诗柔后背,风门,腧穴,心腧,肝喻,等数大要穴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银针入体,柳诗柔琼鼻之中,轻轻发出一声颤音,全身肌肤,开始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阳气上行?

    秦笑宇再次惊了一下:“妈的,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!”

    念头落下,秦笑宇直接扒光了衣服,钻到了浴盆中。

    咕!

    看着面前这完美的身材,秦笑宇心中一颤,咽喉位置有些干燥。

    本能的给出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呸,你想啥呢?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,将自己鄙夷了一下,收起了心思,手掌和柳诗柔的手掌,双手合十交替,心中口诀,暗自一动。

    《御龙诀》开始暗自运转:“天地清明,德善若存,大道其心,天地可徵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御龙诀的运转,在两人之间,竟然升起了一阵浅淡的光幕。

    场面一时之间,显得有些玄妙。

    但,这个时候,若是有外人在场,定会惊讶的发现,在柳诗柔身上的热气,此时竟然,犹如流水一般,进入了秦笑宇的身子。

    劲气,在秦笑宇身上流淌一圈之后,再次流淌而出,进入到了柳诗柔的身子。

    一进一出!

    玄妙无比。

    一夜时间,就此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秦笑宇这才松开了自己的手掌,长出了一口浊气;“病情终于被稳定住了!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柳诗柔这个时候,长长的睫毛,颤抖了一下,狐疑睁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在睁眼瞬间,柳诗柔就愣了一下,秦笑宇怎么光着身子?

    还和自己在一个澡盆中?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难道这是自己太想了么?

    所以才开始做春梦了么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这不是梦?

    柳诗柔瞬间回神,昨晚自己一下倒在了秦笑宇怀中啊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秦笑宇这个时候,嘿嘿一笑,站起了身子:“恩,看来你没事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秦笑宇这一下站起来,柳诗柔却是再次看呆:“好吓人啊!”

    这是麒麟臂么?

    “禽兽!”

    柳诗柔吓得捂上了眼!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胸呢?

    柳诗柔这才想到,自己也是光着身子呢?

    不由慌了,捂上不遮下!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还看,你这流氓,你还不出去!”

    看着秦笑宇的本钱,柳诗柔心中都吓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一眼,你看我一眼,大家谁都不吃亏啊?”

    秦笑宇摸摸鼻尖,走出了木桶,却是将兄弟鄙夷了一下:“尼玛,下次矜持点,才有肉吃!”

    “这流氓怎么会那么吓人啊?闺蜜不是说,欧美片中的,就是最大的了么?”

    柳诗柔嘟嘟嘴:“果然是情兽!”

    秦笑宇走出屋子,收拾了一下,心中却是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阴阳失衡,大限前兆,看来我必须在这所剩不多的时间中,找到圣华舍利,否则柳诗柔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秦笑宇有些为难;“可是这东西,我应该要在什么地方下手呢?而且这些时间,我还必须努力调和柳诗柔的身子情况,否则在多病发两次,怕是不到二十七,这妞就先挂了!”

    嘎吱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在秦笑宇身后传来一道嘎吱声,伴随着的是一娇怒的柔声细雨:“哼,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啊,昨晚你都命悬一线了,我就是有心对你做啥,我也没那功夫啊!”秦笑宇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哼哼,算你靠谱,没有乘人之危!”柳诗柔下意识的看了看秦笑宇:“想不到这流氓的本钱,居然这么大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!”秦笑宇正色的拍了拍胸脯,不过下一秒,却是嘿嘿一笑:“其实嘛,你看现在我们趁着这大好的晨曦,来一个造小人的运动,岂不是很好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的美!”柳诗柔小脸一红,完全不敢去看秦笑宇,下一秒鼓起勇气,问:“秦笑宇,我的病情,是不是更加严重了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拉!”

    秦笑宇摆摆手:“你放心吧,虽然现在我还没有关于,圣华舍利的线索,但是这些时间,我会使用子龙须来为你调理身子的!”

    子龙须?

    柳诗柔一愣: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中药材,其本身的作用就是调和人体五行,现在你这情况,使用正好合适!”

    秦笑宇说的轻松,心中却是有些蛋疼,一个子龙须的价格,怕是早就到了几百一千了,现在得去什么地方找这么多钱呢?

    虽然现在每天稳定有不少收入,可是这明显不够啊!

    “这样子啊?”

    柳诗柔愣了一下,看向秦笑宇的眼神中,带着一抹迷恋:“秦笑宇,你懂得可真多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秦笑宇嘿嘿一笑,心中有着小得意。

    “宇哥宇哥,你在么?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在门外传来一道喊声。

    “恩?是柱子?”

    秦笑宇愣了一下,答应了一句,柱子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捂着胸口,不停的大喘息。

    “柱子,你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秦笑宇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哥,出大事了,你快去看看吧!”柱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出啥事了?你别着急,慢慢说!”秦笑宇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哥,今天我们下河去打捞,但是这一网下去了,上来虽然有不少鲫鱼啥的,但是多了很多的新鲜玩意!”

    柱子说着,在兜中摸出了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柱子手中的几个东西,秦笑宇就愣了一下:“我去,竟然是这玩意——扇贝!”

    “扇贝?”

    柱子摸摸头,有些费解:“哥,这玩意值钱么?我们在大河那边,摸出了好多这样的,怕是有几十斤了都!”

    几十斤?

    秦笑宇惊了一下:“走,快带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乡野小村医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