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六十七章 一场期待的博弈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秦笑宇剑眉一挑,身子下意识躲闪。

    就在躲闪瞬间。

    一颗子弹,带着死亡的寒气,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若是秦笑宇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脑袋会在刹那中,就被洞穿。

    秦笑宇可以躲过。

    在地上的男子。此时却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。

    噗嗤噗嗤!

    几乎是在瞬间,无数子弹,瞬间打碎了众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快,准,狠!

    不浪费任何一颗子弹。

    这样的精准度,让人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沐玄灵回神,瞬间来到秦笑宇身边,凝视着前方密林:“对方有狙击手?”

    秦笑宇没出声,而是盯着前面的密林。

    密林中,传来一阵沙沙响声。

    随着响声出现,在林子中走出一人。

    来者红衣红发。

    身材瘦弱,如同竹竿一般。

    唯独是在肩头,扛着一支长枪。

    枪口正冒着点点烟雾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男子面庞上,有着一个交叉的刀口。

    让其原本秀丽的面庞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显得极为狰狞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秦笑宇看着面前来人,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面前这人,他并不认识。

    沐玄灵看着面前之人,全身劲气,下意识外放。

    欲要出手。

    但,就在此时,面前这男子,却是玩味一笑,手中枪支一转。

    枪口对着沐玄灵,轻轻一笑:“大妹子,我可告诉你,可千万不要乱动哦,我虽然不想杀人,但是我又控制不住自己,想杀人!”

    “或者你也可以试试,是你快,还是我手中的枪快?”

    威胁我?

    沐玄灵冷笑:“好,好,好,很好,你很有自信,但是你难道不知道,我最喜欢别人威胁我了?”

    沐玄灵话语落下,劲气一纳,地面上的一颗石子,瞬间灌满力量。

    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就如同是狂飞的子弹一般,朝着面前男子飞去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男子却是轻轻一叹,手中动作诡异一变。

    瞬间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颗子弹。

    直接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子弹,石块抨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子弹拐了一个弯,贴着沐玄灵的手臂划过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沐玄灵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——

    就如同是死神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秦笑宇此时亦是眯眼,刚刚那一瞬间,他甚至只觉得面前一花。

    这刀疤男子,就打出了一颗子弹。

    快!

    相当快!

    甚至他都有一种,没看清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强者!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,给出了如此评价。

    看向面前这刀疤男子的眼神,多了一抹赞赏。

    但,面对这一切,这刀疤男子却是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一脸的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大妹子,有没有被吓到?”

    “我都已经警告过你了,女人就应该好好在家生孩子带娃,没事,瞎溜达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沐玄灵心中火大,就要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秦笑宇拦下了沐玄灵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出手,击杀面前这男子的可能,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甚至很大。

    但,在一切事情,都不曾明了的时候。

    退!

    其实才是最好的进!

    “你干啥拦着我?”

    沐玄灵愤怒的看着秦笑宇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秦笑宇笑道:“拼个你死我活?”

    沐玄灵还想说点什么,面前这男子,却是看了过来,那深邃的眼眸中,带着一抹戏虐:“秦笑宇是吧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谁,可以在我的暗杀下逃生,你是第一人,不得不说,林中客之名,所得非虚!”

    秦笑宇皱眉,再次多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子:“你也不差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秦笑宇自信一笑:“比起我,你还差了那么一点!”

    刀疤男子,也不在意,轻轻一笑:“林中客,虽然你很厉害,不过你觉得,现在的你,你能守着你身后的安然,多少时间呢?”

    “对于安然,我家主人这次是势在必得!”

    刀疤男子话语中,有着深深自信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说到主人两字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其话语中,有着深深的尊敬。

    这样的尊敬,是来自内心的尊敬。

    是那种,可以丢弃生命的尊敬。

    秦笑宇不由对这主人,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“想要在我手中要人,你觉得有这个可能么?”秦笑宇自信一笑:“从来,都只有我问别人要人,没有别人问我要人的先例!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刀疤男子却是轻轻一哼:“不错不错,很有自信!”

    “不过可惜的是,在我家主人面前,你的智慧,只能是沧海一粟,不足为奇,今天我会出现在这,其实也是我家主人的安排!”

    “噢?”秦笑宇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,让我转告你,让你这些时间,认真做事,可千万别让我家主人失望了!”刀疤轻轻一笑:“主人说,他很期待和你博弈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刀疤男子,长枪扛在肩头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秦笑宇趣味一笑:“你回去告诉你家主人,这场棋局,我,秦笑宇,接下了!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的生命,就当做我今天对他的回馈,下次见面,可就不会这么好收场了!”

    刀疤男子崇敬一笑:“我家主人,真是料事如神,让我替他转达他的谢意”

    话落,刀疤长枪扛在肩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停顿。

    秦笑宇期待一笑:“这场棋局,当真是值得期待”

    沐玄灵却是不爽:“喂,你干啥不直接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有用么?”

    秦笑宇反问一句,眼中却是透着睿智之光:“现在的安市,错综复杂,龙蛇混杂,既然别人想要我们落入他的节奏!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随了他的愿呢?”

    “将这男子给击杀了,还有下一个,下下一个,只能是拖延自己的时间,我喜欢团灭!”

    沐玄灵愣了下,虽然没听懂秦笑宇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,在她心中,却是冒出这么一句话:“放长线钓大鱼!”

    秦笑宇转身,看着身后的安然。

    安然这个时候,也在安静的看着秦笑宇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都不曾有丝毫多余的话语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谁也无话。

    安然却是嫣然一笑,打破了沉寂,扶着破旧的房门,站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秦笑宇,我……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?”安然问道。

    秦笑宇摇头;“傻丫头,你别想这么多了,这和你没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“哼,这当然和她没关系了,因为这都是你弄出来的麻烦!”

    此时,却是有一道不善话语传来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