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六十八章 这都是你的错
    “是她!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朝着身后看去,此时安凝香正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凝香在秦笑宇面前停下了身子。

    瞪着秦笑宇,双眼中带着怒火。

    恨不得生吃活剥了秦笑宇:“这就是你给我找的ssss保镖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强者?”

    安凝香胸口气的不断起伏着。

    秦笑宇耸肩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沐玄灵却是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直接站在了安凝香面前:“哟呵?你现在知道事情的严重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你早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一大早,你就神神秘秘要安然找你,还含沙射影的不让我跟着!”

    “现在出了事情,你就开始往我身上泼脏水了?”沐玄灵冷笑:“我也真是够了,见过不要脸得,但我就没见过,你这么不要脸的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安凝香气的小脸发白,又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将怒气,全都洒在了秦笑宇身上:“你看看你看看,这就是你的手下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么教导你手下的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素质么?”

    秦笑宇一阵头大。

    面前这安凝香真是有点——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安然此时也挡在了安凝香面前,冷笑着看着安凝香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来看看,你女儿我有没有摔死?”

    “或者说,你是来看看,一个玩物,是否还有利用的价值?”

    “再或者说,你只是来看你的筹码,还在不在?”

    安凝香愣了下,看着安然。

    美眸中带着悲痛:“然然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安然冷笑:“被我说中了,你无言以对了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现在你看见我还活着,你是不是挺高兴的?”

    “因为,我活着,你就可以得到一切,你想得到的的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这段时间,我会过的很好,因为我还有心愿没有完成,我,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    安凝香一咬嘴唇,无奈一叹:“哎,然然,你要相信我,我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够了!”

    安然轻声一喝,打断了安凝香的话。

    秦笑宇轻轻皱眉,对安然道:“我们走吧,你这额头上的伤,也要处理下!”

    “恩!”安然温顺点头,跟着秦笑宇离开。

    安凝香看着离开的三人。

    轻声一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呢?”

    秦笑宇带着安然回到了屋子中。

    找来了酒精,给安然的伤口消毒。

    这才细心的给安然包扎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虽然这次的碰撞,比较严重,不过好在没有伤到根本!”秦笑宇说道:“不过,也不能太大意了,经过这次的碰撞,你也许会出现一些脑震荡的反应,虽然我现在给你压制了下去!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几天,你还是需要安生修养!”

    “至于伤疤的话,你就不用担心了,敷药几天,我可以确保你,不会留下任何的伤疤!”

    安然轻轻点头:“恩!”

    秦笑宇对沐玄灵打了一个眼神:“安然,就先麻烦你照顾了!”

    “恩!”沐玄灵点头,虽然不爽安凝香。

    不过这几天和安然的接触,她倒是觉得,安然是一个可怜的妹子。

    值得人去关怀!

    秦笑宇安排了下,这才离开了安然家,直奔酒馆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酒馆。

    江回声还没回来,秦笑宇心中也算是轻松了点。

    毕竟少了一顿啰嗦。

    “老大,安大小姐没事吧?”邓远凑上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秦笑宇摇头,将事情大致说了下。

    额!

    邓远也是暗自惊愕:“老大,在枪界中,还有这样的存在?”

    “而且奇怪的是,之前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这人身后的主人,到底是个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秦笑宇耸肩:“不知道,不过这次的安市之行,当真是充满了意外和惊喜!”

    邓远也是嘿嘿一笑:“也许,这次真的可以好好的shuang一下!”

    但,就在这个时候,秦笑宇鼻尖中,传来一阵熟悉香味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秦笑宇皱眉,朝着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一道妩媚身影,正风姿摇曳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——

    安凝香。

    秦笑宇暗自皱眉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和你单独聊聊!”安凝香平淡说道。

    但,在这平淡话语中,却是不难听出,其中夹杂着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邓远嘿嘿一笑,忙着去干活了。

    秦笑宇点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安凝香带着秦笑宇,来到了外面车上。

    车子的空间很宽敞。

    整个车子中,都弥漫着一股淡香味。

    安凝香拿出香烟,给自己点上了一支。

    又递给了秦笑宇。

    秦笑宇也没客气: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和然然有关!”安凝香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秦笑宇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然然并不喜欢朱家大少朱浩!”安凝香说道:“但是这不是我能更改的,你可知道然然唯有嫁给給朱浩才可以平安无事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秦笑宇眯眼。

    安然的身子情况,他认真观察过。

    也仔细检查过。

    没有四号不对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!”安凝香耸肩:“这是我父亲下的死命令,不管怎么样,都要然然和朱浩成婚!”

    “详细的缘由,他也没说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他也一直在闭关,我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!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么多年,按我观察,然然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和常人一样,但是这么多年,我几乎是想尽了一切办法,让然然修炼,但是可惜,然然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劲气可言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力量,也没有丝毫变化!”

    “你作为一个强者,应该知道,一个人,不管资质如何,都不可能不能修炼!”

    “而且每月的月圆之夜,然然都会睡得相当好!”

    “种种的种种,让我相信了父亲的话,我要将安然,嫁给朱浩!”

    秦笑宇皱眉;“安奉山,他真的是闭关了?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安凝香点头:“的确如此,他在交代了事情之后,就开始闭关,开始还会出来,但是现在,他已经有三年没出了!”

    三年?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一动:“难道是那个时候的伤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