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六十九章 万事俱备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安凝香察觉秦笑宇神色有异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秦笑宇摇头:“那你对朱浩又了解多少呢?”

    “了解算不上吧!”

    安凝香说道:“朱浩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!”

    “他年纪轻轻,就可以独当一面,而且朱家的生意,也都做到了海外!”

    “其为人稳重,头脑很不错,而且难得的是,这么多年,都没有他的绯闻!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看的出来,他对安然,也不是没有情义,所以他是我最中意的人选!”

    秦笑宇皱眉:“那你找我来的目的是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安凝香迟疑了下,放下了自己的高贵:“我希望你可以帮我看着安然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些时间,在安然身边,出现了很多杀手!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们的目的,也都很明确,那就是活捉安然!”

    “第二,我希望你可以帮我,劝说一下,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,父亲一定要再三叮嘱我,朱浩是安然未来的根!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相信我的判断,我也相信父亲的判断!”

    “不过可惜,现在在她心中,心心念念都是你,我希望你可以远离她,当然,你若是觉得这样委屈了你,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!”

    安凝香说着,直接脱下了外套!

    露出了那精致了的身段,和磅礴的山峰!

    额!

    秦笑宇愣了下,心中赞赏美。

    却是不曾有出格的举动:“我想你误会了!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出手救下了安然几次!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都是出于意外和巧合!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也是我欠你老爹的,和你,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至于安然,不错,继承了你的优点,很美很美!”

    “不过,也仅此而已,在我心中,已经有很重要的人了!”

    秦笑宇话语平淡,却是带着真诚。

    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安凝香一喜。

    “自然当真!”秦笑宇点头:“最起码现在是这样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秦笑宇话语一转:“你刚刚说的话,都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当……当然是真的!”安凝香一咬牙,直接退下胸口上的罩衣。

    瞬间,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安凝香转身,看着秦笑宇:“来吧,我是你的,从今以后,只要你有需要,我就会随时感到,解锁各种姿势!”

    额!

    秦笑宇无奈一笑:“我说的是,你给我讲的故事,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!”安凝香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秦笑宇玩味一笑:“可是我怎么听说,朱家大少,朱浩有一种特殊的技能呢?”

    特殊的技能?

    安凝香愣了下:“你在说什么?我怎么听不懂?”

    听不懂?

    秦笑宇玩味一笑,手指挑起了安凝香的下巴,轻声说道:“与流,这不算是特殊的技能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啥呢?”

    安凝香轻轻一笑:“这玩得时间长了,不是很容易,就学会了么?”

    “真得只有这样么?”秦笑宇嗤笑。

    “我都已经这样了,我还会骗你不成?”安凝香对秦笑宇打了一个妩媚的眼神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渴望着什么。

    秦笑宇讥讽一笑:“你走吧,我今天没心情!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所说的话,我记下了,不过,我只能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安然的安全,我会全数负责!”

    说完,秦笑宇抽下最后一口香烟,走了出去,嘴角却是有着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安凝香看着秦笑宇的背影,一阵失神:“难道我真的老了么?”

    时间一眨而过,晚饭之后,酒馆也熄灯打烊了。

    秦笑宇却是抹黑进入了江月的屋子。

    江月正在屋子中换衣服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被人搂住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江月不由惊呼出声,娇羞的看了一眼秦笑宇:“你这冤家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秦笑宇嘿嘿一笑:“怎么?难道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哼,今天不是有美女来找你么?”江月嘟嘴:“你难道还没发泄到位?”

    江月毕竟是小女人。

    也是有着自己的小任性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秦笑宇剑眉一挑:“好个邓远,居然学会告状了!”

    “别人才没告你状呢?”江月嘟嘴。

    秦笑宇嘿嘿一笑,直接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唔

    江月瞬间没了声音,只觉得秦笑宇霸道的撬开了红唇,发起了猛烈的进攻。

    江月陷入其中。

    不能自拔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惊呼,江月迎着秦笑宇。

    战斗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秦笑宇和邓远,保持着常态。

    江月亦是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不知道,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和秦笑宇疯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却是一点都不累。

    甚至精神很好。

    但,此时没谁注意到,在一边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的江回声。

    眼中却是带着一抹诡异笑容:“嘿嘿,看来小月和秦笑宇,这些时间,可是没少努力!”

    “小月的身子,基本上也是恢复的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天意注定啊!”

    江回声眼中划过一抹坚定:“现在事情都已经到了这地步,看来,也是时候,将事情告诉他们了!”

    江回声收起旱烟袋子,烟枪在桌子上敲击了下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们都别忙活着开业了,今天我们不营业!”

    不营业?

    秦笑宇好奇的看着江回声。

    “爹,这些时间,我们生意不错,干啥要歇业啊?”江月也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营业就不营业!”

    江回声站起身子,双手背在身后:“你们三,都跟我来!”

    江回声背着手离开了。

    秦笑宇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老大,老丈这是要干啥?”邓远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秦笑宇眯眼,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!

    三人跟着江回声来到酒窖中。

    酒窖中,依然是散发着香味。

    但,这个时候,在三人狐疑的眼光中,江回声放下了手中的烟枪。

    打开了墙壁上的暗门。

    暗门打开,是一个个密封很好的罐子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这些罐子,秦笑宇皱眉,这罐子中,似乎有一种书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江回声搬出其中一个罐子。

    在三人面前放下。

    “爹,你这是在干啥?”江月好奇:“这些罐子,不都是你收藏如命的美酒么?”

    “美酒个屁!”

    江回声怒骂了一声:“这里面关系着一桩秘密,一桩和你们息息相关的秘密!”

    秘密?

    三人心中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江回声扫视了三人一眼,直接打开了罐子。

    但,就在罐子打开的瞬间,秦笑宇却是看直了眼珠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