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三章 隐藏的真深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残阳愣了下,一时之间,不知道,如何回答!

    “恩?难道是情报不准?”秦笑宇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残阳愣了下,连忙摇头:“老大,你听我说,这次的事情有点特别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在云山追着他们来到了安市,在来到安市之后,我对他们的感应,就少了很多,甚至是微乎其微!”

    “但,好在时不时的有那么一点点,这也是我这么长时间,没和你联系的原因!”

    “好在这些时间,我清楚的感觉到,在这山庄中,有很强烈的气息!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这样,我才会发出消息!”

    恩?

    秦笑宇皱眉,看着面前的山庄:“在这山庄中,一个人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准确的说,是有两人在其中,是两夫妻!”邓远说道:“我在这边也打听的差不多了,这两夫妻,来这里的时间,已经是很长了!”

    “一直都是替别人,看守这山庄!”

    秦笑宇皱眉:“那这两人,你见过了?”

    “见过!”

    残阳点头:“我专门去找了这两人,他们不过就是一对中年夫妻,也没什么劲气波动!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走了周边!”

    “大家给出的结论,都是一样的,这两人,的确是在这好长时间了!”

    秦笑宇皱眉,来到前面,蹲下身子,单手放在地上,体内劲气运转。

    劲气运转,寻找着一切线索。

    “恩?魔气?”

    终于,秦笑有感觉到了一丝魔气。

    但,这样的气息,却是一闪而逝!

    收起劲气,秦笑宇再次看着面前的山庄。

    轻轻眯眼,面前出现了两字——

    古怪!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怎是古怪的很。

    见秦笑宇想事情,邓远,残阳也没打搅。

    秦笑宇轻声一叹:“算了,先进去看看在说!”

    来到大门之外,残阳直接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!”

    在里面传来一声,很是不爽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残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!”在里面传来一道不悦之声:“你们先等着!”

    两分钟后,一男子跑了出来,一边跑,一边穿裤子。

    来到大门口,那字哭丧着脸:“我的大爷啊,你要来,也不知道早点招呼下,你看我现在都已经休息了,你才来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临时有事嘛!”残阳介绍道:“这是我老大,对风水格局啥的,很有研究,而且还善于发现鬼魂!”

    “你这山庄,邪气太重了,老大来给你祛除下!”

    邪气!

    一听这话,男子被吓了一跳,一脸媚笑的看着秦笑宇:“想不到大师年纪轻轻,就懂这么多事情?”

    “正好这些时间,我总觉得晚上睡觉,阴风阵阵的,也不知道大师,可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?”

    秦笑宇轻轻一笑,一副很高深的样子:“先生,残阳说的不错,你这庄园,的确招惹到了,不能惹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在晚来一点的话,那你这身上的阳气,也就被吸干了!”

    “好在你今天遇到了我,我看你和残阳是朋友的面子上,就免费帮你做法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男子愣了下,随即不断道谢:“多谢多谢!”

    感激涕零,还不断鄙夷着:“哎,现在这年头,这钱真是不好赚了,我们这无良雇主,每天就给我生活费,其他说好的工资,也是一点没见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鬼宅,就我们两口子,我两晚上,真是害怕的要死!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师来了,可一定要帮帮我们,不要我们钱没赚到,还把自己的小命,都给丢了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秦笑宇风轻云淡的说道:“你放心,既然我今天来了,自然就会给你一个交代,让其中的恶鬼,无处遁形!”

    男子一听,又是一阵千恩万谢,这才带着秦笑宇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屋子中,在床上却是有一正在穿衣服的,在沙发上穿衣服。

    一看见秦笑宇,吓得身子一缩。

    秦笑宇身边的男子,怒骂了一句:“你这败家娘们,衣服还没穿上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女子委屈噘嘴,麻溜的穿好了衣服。

    秦笑宇却是打量着这个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装修的很不错。

    在地上,却是摆放着不少生活用品,显得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尤其是此时,在地上,还丢着几团纸巾

    显然是刚刚用过的。

    在纸巾上,还飘荡着一股怪味。

    秦笑宇暗自摇头,体内劲气,却是不断蔓延而出,寻找着魔族翼族气息。

    但是可惜的是,一圈下来,却是——

    一无所获!

    这让秦笑宇心中很是无语:“莫非是残阳弄错了?”

    残阳这个时候,也是着急的很,不断寻找着线索:“奇怪,我明明感受到了翼族气息,为什么我一进来,这气息就消失不见了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一脚踢开了地上的纸巾,尊敬问道:“大师,不知道您看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可有看出什么端倪?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去买点黑狗血回来?”

    秦笑宇摇头,眼神却是不断寻找着,不曾放过任何一丝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秦笑宇眼光一顿,目光看向了墙壁上的一些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个痕迹是?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好奇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有人在这战斗过?”秦笑宇心中暗自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,不知道您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继续问到,显得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别急别急!”秦笑宇挥手:“这事情,是急不来的,我需要慢慢去寻找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男子点头:“大师,我和我这婆娘的小命,可就都看你了!”

    秦笑宇眼神,却是始终注视着前面的墙壁。

    在墙壁痕迹上,还有着非常浅淡的红点!

    血!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一惊:“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一惊,串联起了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“残阳,邓远小心身后!”

    秦笑宇话语刚落。

    不等邓远,残阳两人回神。

    在屋子中,瞬间响起一阵阴沉之笑:“哈哈哈,秦笑宇,没看出来,你真是聪明,这样都被你看出来了!”

    残阳一惊;“是他们!”

    惊愕刚落,这屋子中,却是突然出现了浓厚黑雾,黑雾翻腾中,两道嚣张带翅的身子,自黑雾中,狂笑而出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