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四章 技高一筹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看着前面黑雾之中,缓缓出现的两人。

    秦笑宇轻轻眯眼,眼中划过一抹冷笑:“当真是你们!”

    “翼族伽罗!”

    “翼族布罗姆!”

    面对秦笑宇的话,伽罗却是哈哈狂笑:“秦笑宇,就算你在厉害,那又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你,始终是落在了我们的圈套中,你觉得你还有机会离开么?”

    伽罗眼中透着一抹冷笑:“上次在云山市,你害死加尔文的仇,我还没和你算呢?”

    “恩?是么?好像不是我吧!”秦笑宇鄙夷一笑:“准确的说,是你们的同伴,实力真是不咋的”

    “一不小心,就被的别的强者,给挥手之间击杀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伽罗眼中划过一抹愤怒:“混蛋,要不是你,加尔文也不会死,这一切都是你的错,血债就要血来偿还!”

    “噢?”

    秦笑宇讥讽一笑:“你觉得你们会有这个机会么?”

    伽罗狂笑:“秦笑宇,不得不承认,你的确是很强,但是,那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在进入这里的时候,就已经陷入了我们的圈套!”

    “你真当你,安排人来追杀我们,我们会一点防备都没有么?”

    “这别墅,就是专门,给你安排的墓地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伽罗轻轻挥手,瞬间,在这屋子周围,瞬间出现了无数黑色气柱!

    柱子不高!

    但,这无数的柱子,却是将这屋子,完全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柱子出现,在这屋子中,瞬间出现了一道死丧之气。

    浓厚的死丧之气,缠绕在秦笑宇几人内心。

    “老大?我现在就弄死他!”邓远的爆脾气一下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残阳是心中火大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突然觉得,自己这么长时间,都被面前两个混蛋给戏弄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但,就在提气瞬间,却是劲气反噬自身。

    瞬间遭受重创。

    身子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两人心中惊愕,完全不明白,这都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劲气为何会反噬自身!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伽罗此时却是嚣张大笑:“来啊,你们在继续嚣张啊,你们不是要弄死我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就在你们面前,你们来啊,弄死我啊!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邓远怒骂了一句,却是没有丝毫办法。

    这一刻,邓远只觉得,自己全身上下,都充斥着一股死丧之气。

    这死丧之气,完全堵塞了体内气穴,劲气难以外放。

    秦笑宇眯眼,这一刻,他也有了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秦笑宇却是玩味一笑:“伽罗,你好歹也是魔族翼族!”

    “还是魔族降世的第一人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这点本事?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样的话,真是让我太失望了!”

    伽罗双眼一沉,身后翅膀一振。

    瞬间,两道强势气流。

    瞬间席卷冲向了秦笑宇。

    秦笑宇的身子四周,瞬间涌上了无数死丧之气。

    身子,动惮不得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邓远,残阳两人大惊。

    秦笑宇摇头阻止,轻声说道:“你还能有点全新的花样么?”

    伽罗眯眼冷笑:“秦笑宇,你就不要想着激怒我了,激将法对我没用!”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想在我愤怒的时候,露出破绽,然后给你机会么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想多了,你是不会有这个机会了!”

    布罗姆此时亦是附和:“就是,我们老大为了今天,可是煞费苦心!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既然来了,就不要在想着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也没有出去的机会了,加尔文的仇,必须用你的生命,来终结!”

    伽罗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秦笑宇冷笑:“我在来的时候,还在防备你们恢复过快,但是现在看来,却是我自己想多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实力,怕是都没怎么恢复!”

    “这才会弄出这么一个鸟阵来对付我们!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次你怕是要失望了!”

    秦笑宇说着,一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风轻云淡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伽罗一惊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可能的?”

    秦笑宇冷笑:“我不是好端端的站在这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伽罗不敢相信:“这可是我花费了大工夫,才弄好的,你怎么会这么轻松破解?”

    “切!”秦笑宇轻声一哼:“不过就是寒冥之石而已,说得那么什么神秘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知道?”伽罗再次惊愕。

    “寒冥之石,乃是汇聚天地阴寒之气所成,其中所散发出的劲气,对古武者的劲气,有着抑制作用!”秦笑宇自信说道:“不过,这寒冥之石,也算是奇石!”

    “普通人,若是想得到一块,都很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你,却是可以一下拿出这么多,看来在你身后,也是有一位,很厉害的强者啊!”

    “或者说,在你身后,是有一个强大的组织,在帮助你呢?”

    伽罗面色一变:“秦笑宇,就算你可以出来,那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的同班,都已经受伤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,还想在开阵对付我们不成?”

    “只要可以杀了你,我愿意付出一切!”

    伽罗面色上,带着一抹疯狂。

    秦笑宇冷笑:“你错了,或者说,在最开始的时候,就是你中计了!”

    我?

    伽罗愣了下,眼中带着一抹讥讽:“秦笑宇,可别把话说的太满了,今天我们鹿死谁手,还不一定呢?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秦笑宇鄙夷一笑,咬破了自己的手指。

    在其中逼出一滴鲜血。

    鲜血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滴答!

    鲜血落在地上瞬间,就如同是,滴落在了水面上一般。

    滴答一声。

    随即!

    在这屋子中,有着一道光圈划过。

    光圈所过之处,如同是波浪席卷一般。

    黑烟散去。

    原本被黑雾所笼罩的屋子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亦是露出了原本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连屋外的气柱,也被削弱了不少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伽罗皱眉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事实不是已经摆在面前了么?”秦笑宇玩味一笑:“你……中计了!”

    伽罗皱眉,始终是想不到,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黑雾,完全散开的那一顺。

    伽罗眼中,划过一抹错愕:“那是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