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七十六章 六丧门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灵气入体瞬间,伽罗瞬间觉得,脑中灵魂,一阵动荡。

    灵魂深处,进行了最本能的反击。

    “恩?”秦笑宇眉头一挑:“给我安静!”

    轻哼声落下,伽罗灵魂深处,那原本躁动的灵魂。

    那隐藏在灵魂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都被揭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,可惜,都是一些无关要紧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奇怪?”秦笑宇眼中划过一抹狐疑: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我有什么地方疏漏了?”秦笑宇再次扫描着伽罗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终于,秦笑宇剑眉一挑,眼中爆出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在伽罗灵魂深处,有着一层微弱的枷锁。

    好像是封锁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了!”秦笑宇眼中爆出一抹精光,正要突破。

    但,就在接触到这层枷锁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层枷锁,瞬间炸开。

    一道诡异劲气,顺着秦笑宇的劲气,反向冲来。

    竟然有一种反客为主的趋势。

    夺舍!

    秦笑宇脑中出现两字。

    随着这两字出现。

    秦笑宇皱眉,眼中划过一抹温怒:“哼哼,还不给我退下!”

    一声退下!

    秦笑宇体内劲气一震,瞬间震碎了这诡异劲气。

    随着劲气消散。

    秦笑宇这才挑眉,看着面前的伽罗,眼中划过一抹凝色。

    刚刚在禁止爆开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秦笑宇面前,再次出现了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一道背对着的人影。

    这人,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,索取公孙武记忆的时候。

    所看见的背影。

    这人两次出现,两人记忆中,都被打下了禁制。

    一旦有外人想要攻击。

    就会瞬间销毁。

    这样的的手段——

    厉害!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暗自赞赏。

    可以将禁制,完美打在记忆中。

    就不难看出,对方强势的实力。

    除开这人影之外,还有三个字,亦是极为刺耳。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样?”邓远好奇问道:“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秦笑宇点头:“有,也没有!”

    额!

    邓远稍微一愣,知道秦笑宇这么说,必有深意。

    残阳却是挽起袖子:“老大,上次不小心,跑出来的三魔!”

    “现在,已经死了两个了,就剩下这半死不活的伽罗了,我现在就办了他!”

    残阳说着,残虹枪瞬间在手,一枪刺出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枪尖准确刺入了伽罗的脑袋,噗嗤一声,伽罗的脑袋,就好像是爆西瓜一般。

    瞬间炸开!

    鲜血飞溅!

    伽罗——

    死!

    但,就在此时,却是异变再出。

    那洒在地上的鲜血,好像是有生命一般。

    居然蠕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残阳被吓了一跳:“老大,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恩?”秦笑宇眉山一挑,道指一凝。

    道心决运转,点下一指道气。

    道气打下,却是不曾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鲜血始终是在蠕动——

    汇聚!

    到了最后,这鲜血,直接汇聚成了一颗血色珠子。

    在这珠子上,正汇聚着深深的煞气!

    整个别墅中,阴风阵阵,吹来一阵阴沉话语:“哈哈哈,秦笑宇,你觉得我们之间完结了么?”

    “这才只是开始而已!”

    “我谋划了这么长时间,岂会让你轻易击杀?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没想到,你会将我打成原始魔胎,让我重新成长,不过没关系,这只会让我变得更强!”

    魔胎!

    秦笑宇眼皮一跳;“糟糕!”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了?”邓远好奇:“这不就是一个血球嘛,我们把它打碎了,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不!”秦笑摇头:“魔胎是魔族最初的状态!”

    “这个状态,也是决定他们天资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因为在此时,他们可以靠着吸收,来强大自己的实力!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只是针对刚刚出生的魔胎,人死之后在凝聚成魔胎,我倒是头一次听说!”

    原始魔胎,持续冷笑:“秦笑宇,不得不承认,你知道得,真是太多了,但是那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原始魔胎阴沉一笑,血球一蹦老高。

    “这血球真是太可恶了!”邓远恶狠狠一骂:“看我一斧子,把他劈个粉碎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邓远双手举起开山斧。

    朝着前面,一斧头落下。

    但,原始魔胎却是轻松躲过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秦笑宇,我刚刚凝聚成魔胎,而且在这又汇聚了无数魔能,此时,我在这,就是如鱼得水,再见吧!”

    原始魔胎嚣张一笑,打算逃离。

    “哼!”秦笑宇轻声一哼,两眼一咪:“是么?那你真是太自信了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秦笑宇双手十指不断变化。

    随着十指不断变化。

    在秦笑宇面前,打出一个个的诡异字符。

    “这是”原始魔胎一惊,在秦笑宇打出的字符下。

    原始魔胎,只觉得劲气停顿。

    秦笑宇打出的字符。

    对他有一种强大的克制作用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原始魔胎心中一颤:“不行,这小子诡异的很,我得先离开!”

    “等我再次回来,定会要了这混蛋的脑袋!”

    原始魔胎心中打定主意。

    就要撤退!

    但,就在此时,秦笑宇却是冷笑:“怎么?现在才知道害怕?想要离开么?”

    “已经晚了!”

    秦笑宇双眼一沉,道指一打。

    在手中打出一道光芒。

    直奔原始魔胎!

    在这光芒下,原始魔胎的动作。

    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差点就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在这千钧一发之际。

    却是突然出现一道强势劲气!

    劲气震碎了秦笑宇所画道符。

    道符震碎。

    秦笑宇胸口劲气一颤。

    身子险些后退,心中亦是一颤:“这个感觉是”

    惊愕中,只见一道吸力传来。

    吸着原始魔胎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痴心妄想!”秦笑宇怒上眉山。

    大手一握麒麟刀,刀身一抖。

    刀气猛发!

    刀气劈开面前吸力。

    “哼,六丧门的朋友,既然来了,何不现身呢?”

    秦笑宇持刀而立。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一阵掌声带着一声诡异话语:“啧啧,天门之主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诡异话语中,走出一道邪魅身影。

    来人身穿黑衣,全身死气缠绕,让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五华生!”秦笑宇眯眼,锁定着面前黑衣人,眼中有着一抹凝色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