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章 双艳过往
    “他怎么会在这?”

    落婉秋皱眉,眼中有着一抹忌惮:“这混蛋,不会又想对我们下毒吧?”

    下毒?

    秦笑宇摇头:“血艳之毒,的确是很凶狠,但是他一天,也只能下一次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落婉秋松了一口气,随即却是玩味一笑:“那是不是说,我现在可以打他了?”

    落婉秋这暴脾气,说做就做,二话不说,夺过秦笑宇手中的狙击枪。

    一颗子弹,急速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,只见对面的柴双艳,轻轻挥手。

    瞬间,一颗子弹头,就落在了落婉秋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落婉秋愣了下:“他……他这实力,是比你还变态么”

    秦笑宇摇头:“有的人,天生就是上天的宠儿,有着某种的特殊能力,你对面的柴双艳,就是那宠儿中的怜者!”

    额!

    落婉秋好奇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!”秦笑宇摇头,静默看着对面的柴双艳。

    对面的柴双艳,红衣飘荡,轻轻挥手,光芒流转,打出了一个奇怪的符号。

    这符号似圆非圆!

    似方非方!

    中心一横!

    看着这符号,秦笑宇却是暗自皱眉,心中划过一抹轻痛:“果然,还是揭开了么?”

    心中这么想的时候,一道平淡话语传到了秦笑宇耳中:“秦笑宇,你骗得我好惨好惨!”

    “原来血泪之眼,真的在你这里!”

    “但是当年,你为何要骗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骗我,田儿也不会死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个解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秦笑宇长出了一口浊气:“我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落婉秋好奇:“你们之间很有故事啊?什么是血泪之眼?”

    秦笑宇始终静默。

    柴双艳此时却是冷笑:“呵,真是好一句我无话可说,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这天底下,最狠心的人,没有之一!”

    “铁石心肠都不如你的万分之一!”

    “柴锡,回头好么?”秦笑宇轻声呢喃。

    落婉秋愣了下,转身看着秦笑宇,美眸中,带着一抹错愕。

    “他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我在他的话语中,听到了乞求!”

    “这真的是他么?”

    “面前这个男人,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柴双艳冷笑一声:“柴锡?秦笑宇亏你还记得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但是回头?我还能回头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逼我,是你们逼我啊!”

    一声逼我,柴双艳全身劲气一颤,一道血红之花,以柴双艳为中心,陡然绽放。

    花色绽放。

    一道强横的死丧之气,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秦笑宇首当其冲,被这死丧之气笼罩。

    “恩?”秦笑宇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此时在夜色,残月下,一抹血红身影。

    瞬间飞起,如同夺灵的怨魂一般。

    秦笑宇轻声一叹:“不该,不该啊!”

    一声不该。

    秦笑宇全身劲气猛抖,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拳掌相接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震退。

    震退瞬间,却是再次冲杀而上。

    招招夺命!

    招招凶险。

    分神即是黄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骗我?”柴双艳约战越狠,越战越恨!

    “柴锡,你清醒啊!”秦笑宇无奈:“你可知道灵门的目的?”

    “清醒?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,是你欺骗我,要不是你,田儿不会死!”柴锡双眼带血。

    “柴锡,你可知道田儿的苦心!”秦笑宇逼退秦笑宇:“你可知道血泪之眼,对田儿来说,并不能救命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血泪之眼,是在统治田儿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血泪之眼,不过是灵门的一场阴谋!”

    “你又可知道,田儿希望你好好活着!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痛,痛入骨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柴双艳一掌击退秦笑宇:“但是你可知道,我只要田儿活着,我只要她活着!”

    柴双艳话语低沉嘶哑,停止了攻击,神情很是呆滞:“我只要她活着,只要她活着!”

    秦笑宇痛在心中:“柴锡,这是田儿自己的选择,亦是最正确的选择!”

    “当年,田儿血统奇特,遭受重创之后,需要融合血泪之眼!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可知道,融合了血泪之眼的田儿,将不在是田儿,而是成为灵门圣女!”

    “灵门圣女,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将会是她走入邪恶的开端,也是你们兄妹的分割!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花费大心思,得到血泪之眼,让田儿服用,但是,这是你用自己,和灵门做交易,田儿她希望你可以好好的!”

    “她找到我,希望我可以毁掉血泪之眼,希望你可以活着,好好的活着,但是可惜,我在销毁血泪之眼的时候,遭受了血泪之眼的反噬,好在天门功法,对其有克制作用,这才化解了血泪之眼。”

    柴双艳眼中滴出一点血泪:“你够了,少拿你那什么苍生大道来和我说?”

    “我柴家一门英烈,守护圣天九护!”

    “但是那又怎么样呢?最后的结果是什么?遭受正道之人围攻,要不是他们见利忘义,我柴家怎么会灭?”

    “田儿又怎么会受伤?田儿不受伤,又怎么需要血泪之眼?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?什么是魔?什么是正?那些披着光鲜亮丽外套的狼,就是正了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正,屠杀我柴家满门的时候,可有过心慈手软?田儿才十岁,十岁啊!”

    柴双艳桀桀冷笑:“所以,我要毁灭这苍生,我要所有人都为田儿陪葬,我要所有人的灵魂,来祭奠我的家人!”

    “柴锡,你不该是这样!”秦笑宇摇头:“清醒吧,仇恨已经完全蒙蔽了你的双眼,当年围攻你柴家之人,难道你不觉得蹊跷么?”

    “蹊跷?”柴双艳冷笑:“有什么蹊跷的?不就是担心被恶魔病毒所伤害,这才把主意,打到了我们柴家的圣天九护上?”

    “小人,都是一群卑鄙的小人!”柴双艳怒骂:“我曾经以血为誓,我要所有人陪葬,这其中也包括你!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,最好的兄弟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柴双艳放肆狂笑,笑声在夜色下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一旁的落婉秋,亦是暗自咂舌:“没想到这两人之间,会有这么深的纠葛!”

    秦笑宇静默无言,但,下一秒,秦笑宇却是愣了下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一刻,柴双艳的眼神,看向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在那个方向,正是安然和沐玄灵的屋子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