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一十章 劝告
    “怎么?难道你认识这个慕容宸?”

    落婉秋好奇的看着秦笑宇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是认识!”秦笑宇耸肩:“只是之前,我和慕容家的一个人,有些牵连而已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落婉秋一下就来了兴致:“你快说说,你又祸害了谁家小姑娘?”

    “祸害小姑娘?”

    秦笑宇玩味一笑:“你觉得我要是祸害了慕容家的谁,你觉得我还能出现在这么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知道了!”

    落婉秋学着秦笑宇的样子摊手:“反正你这家伙的胆子,只有那么大了,你做一些让人觉得,匪夷所思的事情,也不是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笑宇一阵无语:“我看起来像是很轻浮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够轻浮?”落婉秋鄙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笑宇黑脸:“好吧,那你来找我干啥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落婉秋愣了下,嘿嘿一笑:“我还是想拜你为师!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秦笑宇剑眉一挑:“你不是说,我这人很轻浮么?既然这样的话,那你为啥要拜我为师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落婉秋看着秦笑宇一阵无语:“你这人,怎么这么小气呢?我那不是和你说着玩么?”

    “说着玩?”

    秦笑宇嘿嘿一笑:“没办法,我这人就一个毛病,实在是小气的很!”

    “所以不管你怎么说,我还是这样!”

    “说不收徒,就不收徒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落婉秋恨不得咬死秦笑宇,面前这混蛋,真是太混蛋了。

    “嗯哼?”

    秦笑宇剑眉一挑:“我怎么了?你看我不爽,你可以不拜我为师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落婉秋嘴角抽搐,恨不得一拳打死秦笑宇,但,理智让她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平静的看着秦笑宇:“反正,我就赖着你了!”

    “你高兴就好!”秦笑宇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邓远看着面前两人,尴尬一笑:“嘿嘿,其实你要是实在想拜师的话,你可以拜我为师啊?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落婉秋鄙夷:“你个弱鸡,给我走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邓远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秦笑宇回到屋子中,就开始了修炼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事情,让秦笑宇再次觉得,实力的不足。

    秦笑宇眯眼:“之前,我是林中客的时候,我觉得,世上最强,不过天阶而已!”

    “但,后来,当我在鬼谷之后,我看见了全新的世界,我知道了天阶并不是最强!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我接手天门,让我看见了虚无!”

    “但,虚无真的是顶峰么?”

    秦笑宇心中问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强者无止境!

    秦笑宇摇头:“在这世界上,还有很多,不曾被人发现的秘密!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虚无,也许只是一个起步而已,偌大的世界,偌大的古武,定还有其他老怪!”

    实力!

    秦笑宇定心,开始了修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之下,另外一处别墅,戏台之上。

    一道孤单人影,就着夜色戏说纷纭!

    留声之壳,将其声音,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曲落,现场多了几分寂寥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,漂亮哥哥,你唱的真好!”在留声之壳中,传来了小舒的掌声:“漂亮哥哥,你明明可以靠着才华吃饭,你干啥还要刷脸呢?”

    柴双艳轻笑:“因为这个世界上,最不缺的就是才华!”

    “不懂!”小舒摇头。

    柴双艳宠溺一笑:“你还小,有些事情,你不用知道,现在你要做的就是,盖好被子睡觉!”

    “小心天凉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小舒点头:“不过,漂亮哥哥,你明天还要继续给我唱戏啊,你的声音,真的好听!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    柴双艳宠溺答应,等小舒说了晚安,这才收起了留声之壳。

    握着手中留声之壳。

    柴双艳心绪波动:“为什么,我会如此平静?”

    “柴双艳,你变了!”

    一道话语,自黑夜中,传入了柴双艳耳中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柴双艳轻轻皱眉,朝着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在门口,正有一大腹便便的男子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柴双艳长袖一挥,劲气激荡而出,下一秒,在男子面前,瞬间出现了一道痕迹。

    “你别在过来!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!”

    男子轻轻一笑:“柴双艳,好歹我水哥,也是创梦未来有限公司的掌舵人,你用这种口气对味说话,你不觉得,你很过分么?”

    “过分?”

    柴双艳冷笑:“你想不想见识下,更过分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话语落,周遭一抹血色劲气,瞬间出现在了水哥身边。

    一道无形的威压,笼罩在了水哥全身。

    水哥皱眉:“杀气!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水哥冷笑:“柴双艳,看来你真的变了,或者说,是我疏忽大意了?为什么在你心中,还有一丝情义?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柴双艳眉山一皱,平静道:“你,不许动她!”

    “哟呵?”

    水哥玩味一笑:“你这是生气了么?”

    “柴双艳还会生气?”

    “而且是为了一个黄毛丫头,你,真是太让我意外了!”

    柴双艳冷哼一声:“哼,真是冥顽不灵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柴双艳大手一挥,瞬间,周遭血红之气,强势压迫水哥。

    “恩?”水哥皱眉,本能抵挡。

    随即却是——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在水哥嘴中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柴双艳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你,不许动她!”柴双艳话语平静,却是充满了坚定。

    似乎,是在宣告!

    水哥擦拭了嘴角鲜血:“好好好,既然如此,那不动他,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水哥话语一顿:“柴双艳,你已经回来这么长时间了,你可是什么都没做,公子说了,对你和秦笑宇之间的,恩怨情仇,他没有知道的***!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记了自己的使命!”

    柴双艳长袖一挥,水哥身子周围的血气,瞬间消失:“你回去告诉你们公子,我柴双艳做事,容不得别人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“柴双艳,你放肆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柴双艳眉山一怒,水哥再次受挫,身子蹬蹬后退,在其嘴中,再次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水哥愤怒。

    柴双艳冷哼:“下次,在不请而来,杀无赦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