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百一十六章 乱泼脏水
    一酒吧之中,一男子,包着纱布,苦闷的喝酒。

    正是想要碰瓷刘凡雅不成,反被打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哟?这不是黄哥嘛?你这是咋了?”一人惊呼着,坐在了男子面前。

    黄哥余光一扫,挥手:“你就别挖苦我了,我做的是什么职业,在看看我现在的样子,还能发生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在碰瓷一道上,你黄哥,可是前辈了啊?在这安市,你不说黑白通吃吧?”

    “但是要对付一些刺头,对你来说,还不是手到擒来?”

    黄哥摇头:“但是这次碰到了铁板,就不好玩了!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没弄到钱,还弄得自己一身伤!”

    黄哥摇头:“还是兄弟你好啊,每天都在古玩市场上,做点放水生意,那些可都是真金白银啊?”

    “而且大家谁不知道,公司里面,对你们做古玩的,都很是看重!”

    “哥哥我是不懂古玩,要是稍微懂一点皮毛,我就和你们去做古玩水生意了,随便一单,都是大生意啊!”

    黄哥不说还好,一说,对面的男子,却是连吐苦水:“哎哟喂,我的好哥哥啊,你要是在一个月之前说这话,那小弟我,肯定带着你发财啊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啊,不管是在什么地方,都有铁板啊?”

    “小弟我前些时间,差点就丢了小命!”

    噢?

    黄哥一下来了兴致:“这又是什么情况?你们做古玩的,公司不是有扶持的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会被人欺负?”

    男子摇头:“没办法啊,谁让我们碰到了行家呢?”

    “之前有一个青花瓷,我打算拿到市场上,去碰运气!”

    “但是没想到的是,这运气没碰上,反而是被教育了一客,真是丢人啊!”

    “而且就那次之后,我在古玩街,都要混不下去了,我已经很久,都没开张了!”

    “在这样下去,我就要饿死了!”

    黄哥愣了下:“这么惨?不知道是什么人,将你害的这么惨?老哥哥我帮你找点人,干他一顿!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男子大喜。

    “自然当真!”黄哥点头。

    “黄哥,你果然是仗义人!”男子拍着马屁:“不过至于这人,具体叫什么?我就不是很清楚了,甚至做什么的,我都不清楚!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在古玩街上的监控中,找到了这人的视频资料!”

    男子说着,拿出了自己全新买的手机。

    打开文件播放。

    瞬间,那晚在的古玩街上的一切,出现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黄哥却是一下站了起来,痛手狠狠一拍桌子,疼的龇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“黄哥,你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男子愣了下:“难道黄哥,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认识,我简直是太认识了!”

    黄哥阴沉一笑:“把我害成这样的,就是他——秦笑宇!”

    额!

    男子一愣:“黄哥抱歉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黄哥挥手,阴沉一笑,心中一条毒计出现。

    “黄哥,您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愣了下,在黄哥笑容中,他由心有一种冰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黄哥嘿嘿一笑:“兄弟,你别骗我,和哥哥我说个实话,公司这么中意你们古玩的,是不是在寻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男子愣了下,下意识就想否定,随即却是点了点头:“这个吧,虽然上面的人没说出来,但是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!”

    “水哥的确是要我们,寻找一套乐器!”

    乐器?

    黄哥嘿嘿一笑:“什么乐器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特磬?”

    男子点头:“应该是类似这样的乐器!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么长时间,我们也上交了很多!”

    “都没有一个合适的,水哥已经发飙好几次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很苦恼啊,在这样下去,水哥就要吃人了!”

    黄哥听在耳中,眼中却是划过一抹阴沉:“嘿嘿,兄弟,你别苦恼了,现在就有机会,出现在你面前,你不仅仅可以立功!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可以报仇!”

    “啊?这话怎么说?”男子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简单!”黄哥嘿嘿一笑:“兄弟,你回去直接说,你看见在秦笑宇手中,有一套优质特磬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愣了下:“我这不是在撒谎么?”

    撒谎?

    黄哥笑笑:“有么?我怎么不知道,兄弟你这分明就是,为了公司的前途,尽心尽力,搜集消息,怎么是撒谎呢?”

    “这样做,对你可是百利而无一害!”黄哥说道:“既然水哥希望找到的东西,肯定大有用处,他比你我都着急!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混蛋的实力,不是你我可以对付的,但是水哥要是肯出面的话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黄哥嘿嘿一笑:“你懂我的意思!”

    男子愣了下,越是觉得黄哥的话,很有道理,不由竖起了大拇指:“兄弟,我可真是服了你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仅仅是我一个人的话,水哥肯定不会相信啊?我还需要一个证人啊!”

    他也不傻,这主意是黄哥说的,自然要拉黄哥下水。

    黄哥也不点破,轻轻一笑:“兄弟,你别担心,哥哥我不就是现成的证人么?”

    男子惶恐:“黄哥果然是仗义大气之人,这次要是可以报仇,小弟我请哥哥十次大保健,都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黄哥阴沉一笑:“那兄弟你还在等什么?还不把这个线索,汇报上去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

    男子不断点头,拿出了手机,去到了角落,尊敬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这才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在另外一处别墅中,水哥一把推开*******的女子,阴沉眯眼:“秦笑宇?”

    “真得会在你那么?”

    “哼,不管在不在你手中,你都是公子前进大业上的阻碍,你都必须死!”

    水哥阴沉一笑,走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秦笑宇带着地鼠走出了任性酒馆,前往了希望药业。

    昨晚已经将一切,都给地鼠交代清楚了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这一刻在他心中,还是有些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?”秦笑宇眯眼,长久的生死磨练,告诉他,今天不宜出门。

    但,这一刻,在他心中却是万分期待:“今天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